• 確認
  • .
2018/12/14 | 讀者投書
籃球場上的父權陰影:男籃球經被「選妃」、女籃預約場地被佔
這是籃球場上的性別權力結構,很大一部分體現了社會中存在已久的父權毒瘤,另一部分則是籃球場上性別比嚴重失衡下所造成的問題。一個真正的性別友善球場來自於一個性別友善的社會,不是四個大字「女性優先」就能夠解決的問題,但是這樣的性別友善球場是解決籃球場上性別權力失衡紮實的第一步。
2018/10/26 | 朱建豪
作為一名漫威迷,我認為布莉拉森是夠格的《驚奇隊長》人選
拉森正試圖闡明一個道理:女人不必然地要先迎合大眾的審美,才能作為一名受人矚目的超級英雄。
2018/06/20 | 讀者投書
她不過是一名「女模」:觀展「實況」,反思藝術圈男性霸權
展覽中有出現宣傳照的那名女性,但她不是主角。當男性藝術家的名字在展覽出現、男性藝評的名字印在文宣和作品中,「她」的名字卻未曾出現。她不過是一名沒有臉、沒有名字的「女模」。
2017/10/20 | 平雨晨
如果政府明天宣布女性須服兵役,就真的性別平等了嗎?
目前關於台灣女性是否當兵的議題,應先探討父權體制下的弊端問題有無被察覺與解決,否則這只是為了達成表面性別平等的假議題。
女性主義實踐為何漏接了房思琪?(三):讓我們重讀房思琪,反思可能的逃逸路線
在上一篇,筆者討論了為何眾多的房思琪們需要孤軍奮戰,甚至到最後必須慘烈地愛上對她施暴的對象,似乎在台灣這樣的社會結構中,無所逃遁。在這一篇,我將透過「回眸凝視」、「性別操演」、「陰性書寫」、「個人即政治展演」幾組女性主義的關鍵字,來反思可能的逃逸路線圖。
2016/04/20 | 掌櫃誌
A片不該專屬男人,以酷兒與女性情慾為主的「女性主義A片」是什麼樣?
「女性主義A片」(feminist porn)不再是個矛盾的產物,強調性自主與性愉悅的女性主義者早已投入以酷兒及女性視角為主的A片生產,致力於製作不再被「陰道抽插」或「男性射精」這類結局缺乏多樣性的色情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