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形

「異形」一詞,最早可見於東漢許慎的《說文解字》。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5/23 | 精選書摘

《手起刀落-外科醫療史》:從科學怪人到E.T.外星人,經典科幻作品十大外科名醫

必要性的手術會越來越少,因為已經有許多疾病可以輕易用藥物或非手術的方法治療。然而,外科醫生不會就此消失,或是被機器人和電腦科技取代;我們仍需要這些握著手術刀拯救生命、修復傷害、切除腫瘤和減緩痛苦的從業人員。

2019/05/18 | DC FILM SCHOOL 影製所

《異形》暗藏「性隱喻」?科幻恐怖經典的幕後秘密

異形演變的構造,多半具有「性器」特徵。異形卵(Egg)外層,便具有彷彿陰唇般的外觀,以橡膠鑄造成模型,裡頭放置部份生肉,並以史萊姆(Slime)膠狀玩具,製造出四周的黏液。

2019/05/18 | DC FILM SCHOOL 影製所

《異形》暗藏的「性隱喻」?科幻恐怖經典的幕後秘辛

異形演變階段的構造,多半具有「性器」特徵。異形卵(Egg)外層,便具有彷彿陰唇般的外觀,以橡膠鑄造成模型,裡頭放置部份生肉,並以史萊姆(Slime)膠狀玩具,製造出四周的黏液。H. R. Giger透露,原本卵僅有單個開口,但被認為真的太像「陰唇」,才改成十字狀。

2019/01/26 | 壁虎先生

如何享受《毒魔》:影評人愈是「見笑轉生氣」,愈彰顯它的優秀

我一開始覺得《毒魔》很好笑,到後來幾乎是尊敬這部電影⋯男主角艾迪開頭騎重機的陽剛被精彩地被反轉了,他並沒有像其他美漫英雄那樣,表現出對自身力量的「享受」,每當「猛毒」展現自己,艾迪不只將牠經驗為一個無法控制的東西,甚至「怕得要死」。

2019/01/25 | 壁虎先生

如何享受《猛毒》:影評人愈是「見笑轉生氣」,愈彰顯它的優秀

我一開始覺得《猛毒》很好笑,到後來幾乎是尊敬這部電影⋯男主角艾迪開頭騎重機的陽剛被精彩地被反轉了,他並沒有像其他美漫英雄那樣,表現出對自身力量的「享受」,每當「猛毒」展現自己,艾迪不只將牠經驗為一個無法控制的東西,甚至「怕得要死」。

2018/02/28 | 翁 稷安

《東印度公司與亞洲的海洋》導讀:「公司」的終結與勝利

政權和「公司」的結合,也產生出各種複雜的類型,演化生成出不同的政經結合體,成為新的龐然巨獸,在宣稱是「平的」全球化世界裡,已無「經濟之海」或「政治之海」的區別,任這些強權巨獸競逐統治,以金錢為武器,蠶食鯨吞,開始表面安定內裡激烈的戰爭。

2017/11/05 | 精選書摘

廖偉棠:從聖約到進化論,《異形》顛覆著人類的什麼?

人類是必然的「萬物之靈」嗎?為什麼「異形」就必須是「異」的、生化人必須是複製品、僕人?

2017/11/04 | 精選書摘

廖偉棠:從聖約到進化論,《異形》顛覆著人類的什麼?

人類是必然的「萬物之靈」嗎?為什麼「異形」就必須是「異」的、生化人必須是複製品、僕人?

2017/06/26 | TIME

《異形:聖約》:噁心生物和二合一米高法斯賓達

《異形:聖約》充滿了急促的理念,但到了電影尾聲卻失去了戲劇的重量。但沒人能夠批評法斯賓達這個二合一的角色,我們只能問,為什麼我們會只滿足一個(法斯賓達)呢?

2017/06/26 | TIME

《異形:聖約》:噁心的生物和二合一的麥可法斯賓達

《異形:聖約》充滿了急促的理念,但到了電影尾聲卻失去了戲劇的重量。但沒人能夠批評法斯賓達這個二合一的角色,我們只能問,為什麼我們會只滿足一個(法斯賓達)呢?

2017/05/27 | Alex Cheng

《異形:聖約》:你看到的是異形肆虐,我看到的是領導決策失當的災難

當歐蘭繼任艦長之後,他的內心其實是惶恐而擔心大家對他不信任的。自己知道會有這種狀況發生的可能,但歐蘭卻用更強勢的「我說了就算」來發號施令。表面上,他是用自己是是以大局為重、來合理化自己的作為,但在內心深處,其實正是自己對自己也難以信任的不安全感作祟。

2017/05/19 | 精選轉載

《異形:聖約》配樂所描繪的異形——有如氣流風動的電子音訊,飄忽陰森

相較於主題旋律或抒情描寫的平淡,Jed Kurzel的驚悚或動作音樂,同樣兼具強悍壓迫,扭曲威脅的不和協管絃與黑暗電音,作風算得上穩健。

2016/09/23 | 葉郎

【電影冷知識】放在《異形》體內的真實人頭,與來路不明的印度「人頭農場」

雖然整部電影觀眾幾乎見不到怪物全貌,但吉格爾在設計這隻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物時非常講究細節,還用上了很多觀眾難以置信的零件:包含活的動物或是已死的動物屍骨,以及異形體內最最最離奇的物件——一顆真人頭骨。

2016/09/23 | 葉郎

【電影冷知識】放在《異形》體內的真實人頭,與來路不明的印度「人頭農場」

雖然整部電影觀眾幾乎見不到怪物全貌,但吉格爾在設計這隻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物時非常講究細節,還用上了很多觀眾難以置信的零件:包含活的動物或是已死的動物屍骨,以及異形體內最最最離奇的物件——一顆真人頭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