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以「愛」之名的同婚合法化,依舊改變不了陽剛霸權的軍隊文化
軍隊,是給陽剛的男子漢來保家衛國,並不是同志、陰柔者可以褻玩的園地,只要違反軍中紀律,宛如違反了舊有的性別秩序,依舊受到大眾排山倒海的輿論,陽剛氣質持續在軍隊文化裡再製、流通、壓迫。
「同性戀是不是天生的?」這個問題,一直都是反同運動的「草船借箭」
反同運動持續提出這個看起來無害、看起來可以自信地回答的提問,事實上就是要用來反對同志,就是要鞏固異性戀的常規性。屆此,「同性戀是不是天生的?」,與其說是個科學問題,不如說是論述策略的問題;它本身就充滿異性戀的偏見,要求所有與其相異者自行舉證。
2020/01/08 | 精選書摘
《侶途》導讀:在台灣同婚專法制定,天沒下紅雨之後?
同婚對於台灣社會與文化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勢將成為未來各界關心的重要議題。而這本書正可以為我們帶來各方面的解答。
2020/01/01 | 精選書摘
《解套》:比起為人父的王道形式,「同志父職」更接近傳統的母職
陽剛氣質跟為父之道漸行漸遠,正凸顯當代父職和父親缺席,乃是情境使然。為人父不再是通向陽剛的成人社會地位的必經之路,今日的為父之道日漸取決於男人的戀愛依存關係如何開展。
2019/06/07 | 李秉芳
波士頓組織發起「直人驕傲」遊行,宣稱「異性戀是被壓抑的多數」
波士頓將舉辦一年一度的“Pride Week”,但有聲稱「代表異性戀群體」的人準備舉備一場「異性戀驕傲」遊行,路線與LGBT驕傲遊行相同。
2019/06/07 | 李秉芳
「被壓抑的多數」反撲,波士頓保守派發起「異性戀驕傲」遊行
波士頓市政府不能根據組織的價值而不讓他們辦活動,目前這個「異性戀驕傲遊行」尚未獲得許可,但他們正在努力修改他們的申請,來舉辦這場公共活動。
2019/05/31 | 精選書摘
《媽媽的逆襲》:不要害怕和自己不一樣的人——所謂的不一樣只是一種錯覺
親愛的,由於我們都是基督徒,而且信奉《聖經》,所以我們有些擔心你會對這一點感到困擾,因為《聖經》中有一部分內容把同性之愛定義為一種罪惡。那麼我們現在就先把這一點解釋清楚。
2018/12/20 | 阿離
新聞中被多番強調的「同志情侶」與不必點出的「異性戀」
站在新聞報導的角度,我同意媒體報導虐兒案兩被告為同志情侶的細節並無不妥,但我的疑問是:真的有必要在製圖、標題和導言多番強調其同志情侶的身份嗎?難道就沒有其他的呈現方式?其實不然。
2018/11/28 | 精選書摘
《性的世界地圖》:公共空間總是受到異性戀宰制,性少數族群如何突圍?
大都市之所以成為性少數族群的避風港,主要是因為他們在城市中努力開拓各種可能性。雖然大都市就像一個鼓勵表達與鞏固各種同志認同的「實驗室」,卻不表示同志族群從此能無憂無慮,他們仍然必須不斷向「其他人」爭取使用空間的機會。
2018/11/21 | Abby Huang
圍牆內的聲音:喜歡女生的她們,為什麼還支持「愛家公投」?
支持「愛家公投」的人,其實不全是保守派、或是家長團體,也有喜歡同性的人。而她們反對同婚、同志教育的理由,很有可能真是出於「愛」。
2018/11/10 | TNL特稿
《弟之夫》:貼近生活的同志教育讀本,寫給異性戀的自省之書
《弟之夫》是一本寫給異性戀者的書,你的立場是什麼,不是關鍵,重要的是有沒有直面自己的動機與勇氣。
親愛的男友,光是冷漠就足以讓你成為性別歧視的幫兇
在我眼中,男友是個懂得思考、心地善良的人,這也是我欣賞他的原因。我不相信性別議題會是例外。於是,我選擇告訴他,這個社會對女性的歧視、不必由你親自參與。只需不當一回事看待,在旁指指點點,就能成為縱容的幫兇。
從意外到等待:台灣不同世代女性的初經經驗
藉由了解戰後半世紀以來台灣女性初經經驗的改變,我們可以了解身體與性別政治的歷史關係。在此我將觀察家庭教育、學校教育、醫普知識及衛生棉產業這幾個影響身體經驗的重要條件,亦即女孩在初經來之前的準備情形如何。
2018/07/26 | 男性解放
「男人不可能被性侵」:我們說的不是事實,而是父權社會的信念
我們的社會向來習慣個人主義式的思考方式:愛拚就會贏,因此贏不了,只能怪你自己不夠努力。在這種氛圍下,我們很難看到集體性的結構問題。於是,需要發展一套自我調適的心理策略,讓我們既不必費心地思辨結構問題,又能合理化原本的歸因邏輯——「找出代罪羔羊」,如此看來是十分合理的做法。
推翻不平等性階層:該「廢止同志教育」還是「停止異性戀教育」?
反同公投第三案看似合理,但骨子裡其實強化了異性戀與同性戀的性階層關係。我們因而不只要說,不教同志教育是違反憲法平等權保障,要認真對待平等,還得要求各中小學全面禁止以各種形式提倡異性戀,釋放性別多元,讓愛慾自由。
2018/02/05 | FashionSex
為什麼有人喜歡「打野戰」?三種角度理解「公共性行為」
正如Dean在《Unlimited Intimacy》其他章節中,對「無套文化」用人類學認識論的提醒:如果我們不會只用某種形容詞來認識某種次文化(例如我們不會用「傷害身體」單一解讀來看待刺青文化),那麼我們就不會只用淫蕩、不道德來看待公共性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