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03 | 精選書摘
《重返天安門》:吾爾開希與陳光誠,兩代流亡異議分子
吾爾開希說:「一九八九年,促使我們上街的是我們感到絕望,我們對我們的未來感到無望。那種絕望,那種無望感,在今天的中國依然存在,只是形式不同,但也許比一九八九年更清晰。」
2019/06/02 | 精選書摘
《重返天安門》:吾爾開希與陳光誠,兩代流亡異議分子
吾爾開希說:「一九八九年,促使我們上街的是我們感到絕望,我們對我們的未來感到無望。那種絕望,那種無望感,在今天的中國依然存在,只是形式不同,但也許比一九八九年更清晰。」
2015/04/23 | Sid Weng
網路霸凌遍及全球:歐盟發起網路安全日、美國催生反霸凌法…其他國家怎麼做?
網路受害者常因而遭同儕排擠,不被群體接受,導致深深孤獨感和社會隔離感。這些人更容易有低度自尊和抑鬱症,而學校時期遭霸凌的影響也都會持續到成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