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

徵兵制,是一種國家徵募軍人的制度,亦稱為義務役、常備役、充員兵役等,意指全體國民,如符合一定條件(通常是年滿法定年齡,且身體健康、無殘疾的男性),均須強制性加入軍隊服役一段時期(通常由半年至三年不等,視乎國家及軍種而定)。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3/28 | 精選轉載

「讓香港年輕人來台灣當兵」蠻好的,最好再擴大到藏人、維吾爾人和南蒙古人

我們南蒙古、維吾爾、藏人僅僅是缺少武器與金錢去解放自己的土地與民族,如果有一個國家能像沙俄組建「捷克兵團」一般組建我們,相信我阿爾泰人的戰鬥力絕對會令人刮目相看。

2020/01/23 | 律師談吉他(雷皓明律師)

為了躲兵役出國是合法的嗎?逃兵會有什麼責任?

在今年中任何一天年滿18歲的男子,到隔年1月1日開始就會成為役齡男子;而在今年中任何一天屆滿36歲的男子,即使還沒到隔年生日成為37歲,再過了年底之後就不會再是役齡男子了。

2019/03/07 | 林宜敬

美國、英國與中國菁英對「從軍」的不同態度

民主化國家的菁英如果並沒有為保家衛國而前赴沙場的打算,那不但是非常不道德,也非常危險。

2019/03/07 | 林宜敬

美國、英國與中國菁英們對「從軍」的不同態度

一個民主化的國家,如果其菁英並沒有為了保家衛國而前赴沙場的打算,那不但是非常的不道德,而且也是非常危險的。

2019/02/08 | 精選書摘

《漂流青年》:我看不見生活的意義,只有面對「出社會」的無能為力

他們苦心籌謀,我卻無心追求,沒有動力去奮鬥。我冷眼坐在角落滑手機,聽著他們一個個聊著自己的求職經歷,和一些無稽之談的職場祕辛,我一點興趣也沒有。看不懂這是怎麼回事,所有人做著同一件事,而我也沒有資格評判什麼,畢竟我只是一個不願照著世俗流程走的平凡人,不甘於平凡的平凡人。

2018/09/18 | 精選書摘

阮慶岳:孤島印象

回想彼時的我,恰恰有如汪洋中一座荒蕪的孤島,只能相望同我一般的其他孤島,也在那樣時代的波濤裡,暗自喘息、受苦與落淚的各自沉浮著。

2018/06/16 | 精選書摘

盧建彰:不會做家事,你就不會做創意

年輕人讀到研究所畢業,都二十四歲了,可是平常在家、在學校,幾乎沒有任何動手的機會。因為父母從小教育他們,只要把書讀好,其他都不必管。可是在職場,每件事你都該張大眼睛去看去學,更要捲起袖子去做去感受,才能有所學習。

2018/03/06 | 精選書摘

顏擇雅《最低的水果摘完之後》:當兵不該變笨

「當兵會變笨」這話在台灣太常聽見了,我們可能都沒想過,有些國家的軍隊可以是人才搖籃。

2017/09/17 | 幹幹貓

【插畫】父權、女權,傻傻分不清楚

父權的多樣型態,常常藏於人們對一件事的不同刻板印象,到底怎樣算是性別平權,男女都做一樣的事就叫平權嗎?

2017/07/30 | 精選轉載

【插畫】「媳婦熬成婆、繼續熬媳婦」的父權社會

是什麼樣的心理,會讓人一直想要把自己被人虐待、或是無意義的無聊過去拿出來一講再講,還講得很得意?難道你就得以這種沒意義的人生經驗,來證明你的「優秀」?

2016/12/24 | 何立安博士 怪獸訓練創始人

少了肌力訓練,跑三千是鍛鍊國軍小夥子最好的方法嗎?

作為一個體能教練,我們有太多有關於錯誤體能訓練法的故事,尤其是練錯能量系統的領域,包含國軍幾十年不變的訓練方式。很多事情不進步都不是技術問題,而是觀念問題。

2016/12/18 | 李牧宜

女性當兵你怎麼看?呂秀蓮主張恢復徵兵制、全民皆兵

呂秀蓮表示,憲法第20條規定「人民有依法律服兵役之義務」,既然是憲法規定的義務,就應該全民皆兵,且女性也要接受國防訓練。

2016/11/23 | 羊正鈺

6千人連署「女生為何不用當兵」,國防部最後一天回應了

此提案在十天內獲得了6320位網友附議,國防部須在60天內回應,今天是最後一天。

2016/09/06 | 民俗亂彈

報告班長!那些年軍中流傳的「黨國鬼話」

這是一種另類的黨國教育,也可以看作是黨國鬼話下所塑造出的一種「民俗」吧。

2016/08/05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張耀升:當兵讓他體會到,八年僧侶修行無法突破一日的世間邪惡

他希望有天可以回到山裡的寺廟,但在這之前,他必須先去看看保護膜外面的真正邪惡,雖然他並沒有信心將來有一天,自己能轉身回頭走回寺院。

2016/06/23 | 吳象元

海軍士兵黃國章落海身亡案:逾追訴時效判決不受理

是日半夜,軍方致電黃家表示「你的兒子落海失蹤,是因為受不了軍中壓力而跳海自殺」

2016/06/23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張耀升:用僅存的力氣掐死還有感覺的靈魂,以心死的方式活著

得知主任故態復萌對他來說是一種正義,「因為我都經歷過,你怎麼可以沒有」的不平衡,他天天打來不是關心,是要得確認我有沒有承受一樣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