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06 | 精選書摘
《優雅的告別》:我們連傷心的權利,也被醫療化剝奪殆盡
亞伯特的情緒低落有達到病態的標準,還是只是在正常範圍內的心情不好?面對一個不可能挽救的痛苦事件(畢竟,我們不可能讓他的妻子起死回生),他這樣的悲傷是否算是正常的反應?我們該如何治療他的症狀?我們必須24小時監控他的一舉一動,但要這樣監控他多久?直到他想開了?直到時間療癒了他?還是抗憂鬱藥物在他身上發揮功效為止?我們很難說得出個所以然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