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08/03 | 方格子vocus

我們與他們的距離,不是精神疾病而已

對精神病人或精神障礙者及其家庭的支持,不能只是被擺在醫療衛政一個部門來思考,需求是連續性及多樣性的,因此尚須政府各部會的合作,像是社家署怎麼搭造一個以社區為基地的支持網絡,讓精障者及其家庭可以在社區中生活;教育部能夠將心理健康的教育落實在義務教育;勞動部能夠有對精障者更貼近的職業重建服務等等。

2022/07/18 | 精選書摘

《來自精神病的國度》:也許有一天,你會找到一種即使不需抱持自殺意念也能活下去的方法

全書從個人經驗出發,旁及病友訪問故事,並經專業精神科醫師審訂,提供了醫病溝通、用藥與日常規劃等可行建議。對病人康復來說最重要的,是不放棄努力生活的心態,並和社會保持連結。而為此,我們需要一個對精神疾病更加了解、且不帶歧視與偏見的社會。

2022/07/18 | 精選書摘

《來自精神病的國度》:人們對這種病有很多想像,但思覺失調症與他們所想像的世界截然不同

身為第一型躁鬱症患者暨反社會人格障礙者,以創作為業的理端,在獲得妥善診斷與治療前也曾有過荒唐歲月。她最終明白「心病」的關鍵不僅是心,更多時候是「病」,如果自己沒有足夠的病識感,周遭沒有能接住他們的安全網,那被疾病扭曲的思想與感官,只會把患者帶往貧窮與失序的深淵。

2021/09/19 | 精選書摘

《死亡癱瘓一切的知識》:當靈魂出竅或與中陰身結合時,可看到不久未來將發生的事

預見自己死亡,在癌症病人中並不算少見,多數病人終會在不久的未來面臨死亡的來臨。有時我們會安慰病人,做惡夢嘛,不要去理會它。但是有的病人很沒安全感,疑心病重,總覺得哪裡不對勁,感覺身上似乎仍有殘留的腫瘤。

2021/08/07 | 精選書摘

《堅持》:泌尿科醫師帶你面對「微軟」窘境,找回「性福」與健康

現代生活壓力大,在性福方面,許多男性恐有難言之隱。本書以科學角度,帶領微軟男性面對身體窘境。切莫輕忽因「睪固酮」不足引起的病癥,因未,事實上,這也代表了身體的早期警示。

2021/04/14 | 精選書摘

《犯罪手法系列5-認識司法精神醫學》:「病識感」是精神狀態檢查中最關鍵的部分之一

精神醫學在世界各地都是一樣的,本書所提及醫學知識與案例並不會因為司法系統的不同,而有地域上的差異。此外,有鑑於一般人對精神疾病認識的不足,重大刑案的精神鑑定每每掀起社會波瀾,本書既是寫給法律相關工作者,也是一本給大眾讀者的司法精神醫學入門指南。

2020/05/04 | 《思想坦克》

資深精神科醫師:精神鑑定的艱難,依法裁判的艱難

畢竟,這樣的審判過程,有著為原告論告的檢察官及原告律師,被告辯護律師,受法同委託鑑定的鑑定人,以及中立聽審的審判官,是數十年來,民間社會與司法改革共同追求的目標。

2019/07/19 | 精選書摘

《邊緣人格》:親暱、沒界線的相處,是一切問題的開始

在大多數時候我們都挺習慣,或不好意思拒絕別人的好意。雖然心裡覺得不太自然,但並不會認為這樣的行為是過頭或不恰當的,而會看成是一種建立關係的過程。但問題是,對方會漸漸顯露出任性和緊迫盯人的特質。

2019/07/18 | 精選書摘

《邊緣人格》:親暱、沒界線的相處,就是一切問題的開始

邊緣人格的成因,其實是後天的外在環境與敏感的先天素質兼而有之。我們知道,安全感可以從家庭教養去做調整或彌補,所以真正的關鍵,後天還是大於先天。

2017/09/11 | 愛長照

少子化甚至無子化的未來,政府如何替病患和家屬尋找長照支持系統?

失智症不是老年人的專利,青壯年罹患失智症對家庭影響更巨大。特別在醫療資源相對不足的偏鄉地區,主要照顧者,除了面臨經濟與照顧的雙重壓力,失智症個管師陳令軒表示,少子化衝擊,加上支持系統的缺乏,無疑讓整體狀況雪上加霜。

2017/05/24 | 沈政男

每一位照顧者的暴怒背後,都有承擔不了的愛

即使罹患精神病,依然是我們最親愛的家人,我們也願意照顧他們,然而如果真的無法負荷長期照顧的重擔,與其硬撐下去,讓負面情緒佔領自己,不如向社政單位尋求照顧資源。

2017/05/12 | Abby Huang

【影音】小燈泡命案一審:尊重精神障礙者人權,不判死刑

法院認為,王嫌毫無同理心及罪惡感之表現,而且排斥用藥及住院治療,病識感低,擔心他在服刑完畢後,仍值壯年,恐怕會再犯,也不足以對社會暴力犯罪有儆懲之效,最後科處法定之最高刑度「無期徒刑」,以昭炯戒。

2017/03/06 | 精選書摘

不想成為討人厭的「自戀怪獸」,「認命」未必是壞事

要避免變成自戀怪獸,客觀看待自己的眼光是不可或缺的。希望大家隨時記得,要謙卑地接受自身處境,客觀地觀察自己。

2017/03/05 | 精選書摘

不想成為討人厭的「自戀怪獸」,「認命」未必是壞事

要避免變成自戀怪獸,客觀看待自己的眼光是不可或缺的。希望大家隨時記得,要謙卑地接受自身處境,客觀地觀察自己。

2016/04/28 | 心受創藝場

知病與不知病:精神病患者的夢與現實

D第一次接受治療完,在病床邊哭泣,我去問他怎麼了?「醫師,本來跟我談情說愛的那四個女生的聲音都不見了,只剩下我一個人了。」D一邊開始吃東西,一邊哭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