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

痛苦(英語:Suffering),一種廣泛的而複雜的人類感受,意指會讓人經驗性地感到不舒服、不快樂等負面情緒的任何事物,它通常與受傷,或會讓人受到傷害的威脅連結在一起。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7/25 | 精選轉載

「我以為,我可以救得了你」:自殺者身後,仍承受巨大創傷的遺族們

在一場自殺事件中,痛苦的不只是逝者,還有許多被留下來的生者。這些「自殺者遺族」因為對自身的責備,以及大眾對自殺的負面觀感等因素,無法開口述說自己的壓力與困擾。他們該如何繼續生活下去?

2021/06/09 |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苦難的意義:痛苦,令你我形成群體

群體共同受苦,深刻的痛楚會使大家互相理解,擁有共同的過去,而且更會令大家有了共同的責任,如去記住受過的苦,又或者一同戰勝要面對的痛苦,由此一群人就被連繫起來。

2021/05/30 | 傅紀鋼

專訪《不安於世》作者欸里:精神疾病讓我很容易失憶,寫下的文字是我曾經存在過的證據

對她來說,吃藥抑制情緒的自己是痛苦的,直接面對情緒當然更痛苦。但她比較自在的狀態,是擁有情緒的自己。有負擔當然痛苦,但如果丟棄負擔是一種痛苦,她寧可為了守護負擔而痛苦。

2021/05/04 | 心理師的深夜學堂

「因為我必須趕快好起來」:傷害自己竟是為了「調節情緒」?

自傷,不管在哪個年齡層,一直是常見但禁忌的話題。很多人不懂為什麼有人會以自我傷害來面對痛苦,但對曾自傷的人而言,那卻是「最快」回到正常生活的方式。

2021/05/03 | 精選書摘

《製造快樂公民》:強調人生要正向思考,是對受苦者的誤解與冷漠無情

將負向情緒重新框架為正向,在某些情況下可能是有益的做法,因為這可以讓你的頭腦變得冷靜、清醒。然而,當正向思考成為一種專制態度,認為人們多數的不幸和無能為力都該由他們自己負責,這就大有問題。

2021/05/02 | 精選書摘

《情緒治療》:心理師看《小丑》——「缺乏愛」本身才是暴力的根源

當我們的生氣只會用「表情」去生氣,不會用「言語」表現出來,別人就無法理解你、回應你。那我們要如何表達感覺呢?

2021/03/26 | 精選書摘

《只願在有你的光景裡慢慢老去》:日子是禮物、是祝福、是百轉千迴以後的決定

我覺得人,應該不是為了長久的幸福活著的,是為了那短暫的、曾感動過的時光而活著的,儘管只是片刻的歡愉,但只要曾在心裡許過永恆,它就會歷久不衰地住進人的心裡頭。

2021/03/15 | 麥志綱

在城市裡尋找描繪痛苦的語彙:「夢想城鄉」對「脆弱」等事的畫室想像

在夢想城鄉這麼多年來的堅持下,就這樣這個城市有了一個嘗試讓大家表達脆弱,或表達苦痛的空間,或說表達自己的空間。而這個表達的語言,遠超過用說的,它能產出一段一段的紀錄,讓大家在沒有限制之下的過程中慢慢理解。

2021/03/09 | 心理師的深夜學堂

用「自殺防治守門人」的概念,幫助身邊擱淺的人

對許多有自殺意圖的人來說,死亡不是真正的目的,真正的目的,是離開那種難以負荷的感受。而作為聆聽及陪伴者,最重要的不是趕快幫對方解決問題,而是要讓對方的感受能被正視且被理解。

2021/03/08 | 心理師的深夜學堂

當朋友有自殺風險時,身為陪伴者的我們能做&不能做什麼?

如果發現朋友有自殺風險而想幫助他時,我們需要清楚自己的角色以及界線。以下是一些建議。

2021/03/07 | 心理師的深夜學堂

如何陪伴有憂鬱情緒的朋友?好品質溝通該做&不該做的事

陪伴帶有憂鬱情緒或有自殺風險的朋友時,我們需要清楚自己的角色及界線。以下是一些關於溝通與陪伴的建議。

2021/01/11 | 湯米

【插畫】對兇手最殘酷的懲罰

如果能發明一種晶片,把自己的難過轉移給別人,怎麼樣的情緒都不會影響到自己,那該是多好的一件事!至於接收的那一端該是誰好,我有個不錯的建議。

2020/11/17 | 精選書摘

《我們的女兒怎麼了》:照顧女孩的腦內風暴,也許是教養中最困難的事之一

就算對方堅持所有的老師都討厭他,但他多少也知道這不是真的。他真正想說的是,他感到非常不快樂。如果我們針對他的話去爭執,或是用過度樂觀的態度回應,我們就搞錯重點了。對方會表現得更加不悅。主動同理對方不僅有效,也比倉促給予建議更好。

2020/07/26 | 心理誌 PsychoLife

對別人的痛苦感同身受——什麼是「替代性創傷」?

非直接經歷創傷的人,透過直接與受害者互動,或長期暴露在創傷的資訊下,也有可能出現類似創傷後的壓力反應,稱為替代性創傷症(vicarious traumatization)。什麼樣的人容易發生替代性創傷?

2020/07/19 | 精選書摘

《以為長大就會好了》:「如果真的想死的話,會自殘嗎?」這是說話不經大腦的想法

從某種角度來說,自殘並不是真的為了尋死,而是為了忍受想死的欲望和絕望而拚命地努力和吶喊。如果周圍沒有人聽到這種吶喊聲,無視他們,最後患者恐將自殺身亡。

2020/07/19 | 精選書摘

《以為長大就會好了》:憂鬱的人有兩把衡量世界的尺,評價別人用伸縮尺,評價自己用鐵尺

那些從小開始就因大大小小的創傷和痛苦而消極看待世界的人,會以一連串的負面法則來解釋和認知自己所遭遇到的一切。就像年幼時自認毫無希望、軟弱無能的記憶一樣,認為自己現在和將來也會如此,而預做悲觀判斷。

2020/05/30 | 精選轉載

看到悲慘新聞讓你情緒崩潰嗎?「替代性創傷」的成因和處理之道

替代性創傷是同理心帶來的創傷,當事人沒有真的經歷創傷,但藉由親眼目睹、看報導、別人轉述等方式得知這些訊息,因同理受難者,而出現了創傷反應。我們該如何處理替代性創傷?

2020/05/29 | 心理誌 PsychoLife

臨床心理師:「辯證行為治療」如何協助高危險、複雜型個案?

有自殺風險的個案容易激發治療師的情緒,也可能會做出一些讓心理師很擔心的事情,所以時間一久,心理師的目標就會變成是安撫個案的情緒,而不是協助他解決問題。但在DBT中,它有清楚的目標階層架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