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

瘟疫(英語:Pandemic),也稱大流行,是指某種流行病的大範圍爆發,其規模涉及多個大陸甚至全球(即全球大流行),並有大量人口患病。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0/03/16 | 《思想坦克》

口罩的科學與信仰之辯:台灣政府成功累積防疫信心與政治資本

看在「口罩無用論」的公衛學者眼裡,台灣政府限制口罩出口、加開生產線等作為,未必是理性的資源運用,卻成功地解決一場可預見的民怨,也累積了後續防疫作戰的信心與政治資本。

2020/03/08 | 矽谷搖滾天使林富元

人類真的永遠學不到教訓嗎?三部貼近今日狀況的疫情驚悚電影

現在美國整體也開始警覺到冠狀病毒的威脅了,如此每天在加劇蔓延的恐懼中生活,很自然地就聯想到過去看過的一些經典疫情驚悚電影。

2020/03/06 | 有澤法律事務所

武漢肺炎「工程契約」法規:建材漲價又無法進口,營造廠該如何因應?

工程承攬從報價、締約到完成履約通常需經歷相當期間,在此期間內,如因外力或其他不可歸責於承攬人之事由造成施工期或施工成本增加,承攬人除應積極避免損害擴大外,也應儘快整理相關資料向定作人反映,以免權益受損。

2020/02/03 | seayu

西元六世紀起肆虐兩百年的「查士丁尼瘟疫」,如何重創拜占庭帝國?

普羅科匹厄斯認為在瘟疫肆虐期間,君士坦丁堡每天有接近一萬人死亡。但近代史學家認為這個數字是被高估了。但無論如何,帝國因為這次災難的死亡人數估計為2500萬到5000萬,佔整個帝國人口25%。

2020/02/01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與盛世夢同時的大瘟疫:「建安七子」病死四人,「治世之能臣」曹操也束手無策

不過即便時隔兩千年,遭遇這樣疫病流行,我們仍然感到恐慌,爭相搶購口罩。有時我真的覺得這就是歷史,就是人性,就是文化傳承。

2020/01/30 | 歐洲動態

此時再讀卡繆《瘟疫》——荒謬更上一層樓

在卡繆的《瘟疫》中,一些所謂「黑暗面」行為,最多也只是貪生怕死,例如想逃離被封的疫港,如果有對抗疫拖後腿的行為,也只是出於無知,但絕無如以林鄭月娥為首的香港政府般,刻意阻延抗疫,甚至是鼓勵疫症在香港大爆發和失控。

2020/01/27 | 精選轉載

瘟疫時代的邊境和恐懼

惡劣的制度導致人們尋求更原始的叢林法則,釋放出更多人性之惡。當民眾將仇恨導向彼此,制度暴力才成為最大的受益者。

2019/11/04 | 精選書摘

《台灣史論叢 民間信仰篇》:代天巡狩——從道教到儒教的詮釋

在信仰上單一神祇如馬巷池王爺,複數神祇則如五府千歲,不管其成神的神蹟有何差異,皆可聯繫台灣、東港與福州、泉州,在大歷史上的王爺神話現象,其中所銘刻的正是大航海時代的共同記憶。

2018/05/01 | 精選書摘

黑死病消滅歐洲一半人口,對14世紀的社會造成什麼影響?

當死亡減緩了生產速度時,商品變得稀缺,價格隨之飛漲。在法國,到一三五○年,小麥的價格上漲了四倍。與此同時,勞動力的短缺造成了瘟疫所帶來的最大的社會混亂——人們齊心協力地要求更高的薪水。

2018/01/26 | 精選書摘

地獄景象大概跟城市一樣:疾病、擠擁、煙霧迷漫

在歐洲的社會、經濟和人文歷史,黑死病可說是個轉折點。當時各種團體質疑教皇威信,許多人都把黑死病看作是上帝對子民及教會有所不滿的象徵,最終造就16世紀宗教改革。

2018/01/25 | 精選書摘

地獄的景象大概跟城市一樣:疾病、壅擠、煙霧迷漫

在歐洲的社會、經濟和人文歷史上,黑死病可說是個轉折點。許多人都把黑死病看作是上帝對祂的子民及教會有所不滿的象徵,各種團體質疑教皇威信,最終演變為16世紀的宗教改革。

2017/10/22 | TIME

關於馬達加斯加致命瘟疫,我們應該要知道的事

瘟疫在馬達加斯加甚為流行,每年在高峰期(九月到隔年四月)會有至少400起病例。然而今年的數目卻比往年上升地更快且更早。

2017/09/22 | 精選書摘

黑死病是全球化的副產品,卻造成東西貿易衰退

東西貿易的擴大使黑死病變成全球疾病,但全球的貿易也在黑死病之後經歷重大的變化。全球化的副產品——黑死病,造成全球化衰退,這個事實未嘗不是歷史的反諷。

2017/09/21 | 精選書摘

黑死病是全球化的意外副產品,卻反過來造成東西貿易衰退

東西貿易的擴大使黑死病變成全球疾病,但全球的貿易也在黑死病之後經歷重大的變化。全球化的副產品——黑死病,造成全球化衰退,這個事實未嘗不是歷史的反諷。

2016/12/23 | 精選書摘

鼠疫跨海肆虐,人口衰減導致統治崩潰——中國與古羅馬都無法倖免

中國的疾病經驗顯然和歐洲相當接近,也是在微寄生和巨寄生之間,達成了一項平衡,而且這項平衡至少就當時而言,比西方來得更成功。

2016/12/23 | 精選書摘

鼠疫跨海肆虐,人口衰減導致統治崩潰——中國與古羅馬都無法倖免

中國的疾病經驗顯然和歐洲相當接近,也是在微寄生和巨寄生之間,達成了一項平衡,而且這項平衡至少就當時而言,比西方來得更成功。

友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