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04 | TJ
【關鍵眼中盯】振興三倍券唯一做到的,就是蘇貞昌口中不斷說的「雨露均霑」
從「政策目的」來思考,三倍券領取的人不見得是「災民」,花用的對象不見得是「災區」,並不算是振興券,執行過後受創的產業仍然需要挹注,而最令人擔心的,就是政府以為這個政策是為了「救災」,而且發過三倍券,就已經救完災了。
平庸之惡再下一城:振興券政策大轉彎,最倒霉的還是疫情重災戶
龔明鑫一直在講:要限縮適用範圍,針對重災區產業挹注;補助比例不能太高,免得刺激效果有限,財政壓力更大。奈何「你沒拿到不公平」的甜言蜜語,民眾聽了比較爽,政府在政治現實面前還是不得不低頭。
紓困、振興是兩回事(下):為什麼「人人都受害,個個該紓困」是一種假公平?
面對震災、風災,我們誰也不會說「廣發現金活絡經濟,災民自然能間接受惠」,面對疫災,我們又怎麼好意思不針對災民挹注,幫他們儘快回歸生活常軌,卻想著「只發給他不公平,我也要分一杯羹」呢?
紓困、振興是兩回事(上):「廣發現金」無法帶動消費,這道理國民黨不會不懂
如果政府補助1%,民眾無感不參與配合無法帶動消費;如果政府補助100%雖然民眾超級有感,但錢都是政府預算,補助帶動的消費還是零。正政府預算有限,要用有限預算創造最大帶動效果,先將補助比例設訂得稍微低一點,就是最合理的做法。
無差別的現金紓困,如同任由疫情重災區自生自滅
面對有明顯輕重的災難,後續振興應該是以「挹注災區」帶頭,讓災區盡快回復正常經濟生活,自然會拿賺到的錢來購買其他勞務商品,而不該反其道而行,把錢到處撒說要促進經濟活動,卻放著重災區自生自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