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

白先勇(1937年7月11日-),出生於中國廣西省桂林縣,臺灣文學家、劇作家,畢業於臺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國立臺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5/10 | 讀者投書

白先勇、奚淞《紅樓夢幻》書評:一如女媧煉石補天,為讀者「補」一回紅樓夢「天機」

《紅樓夢幻》緣起於兩人在台大的一場演講,一連四小時輪番接力,將《紅樓夢》翻江過海的倒了幾遍,兩人談起《紅樓夢》,亦如小說中的一僧一道,仙風飄飄。

2020/03/08 | 精選書摘

《桑青與桃紅》白先勇評析:六四以後,桑青/桃紅的飄泊命運,似乎有了新的意義

七○年代初,聶華苓的長篇小說《桑青與桃紅》問世,可說是道道地地屬於中國流亡文學這個傳統的,因為這本小說的主旨,就在描述二十世紀中國人因避秦亂,浪跡天涯的複雜過程。

2020/03/07 | 精選書摘

《紅樓夢幻》白先勇 X 奚淞對談:哪吒和賈寶玉,都是中國神話文學的孽子

白先勇說:哪吒和賈寶玉,都是中國神話文學中的孽子系列。他們都是叛徒。哪吒是天庭的叛徒,儒家社會容不下賈寶玉。他們被制式社會趕除,遭到流放的命運,不同的是賈寶玉選擇的是自我流放。

2019/08/03 | Giloo紀實影音

探索嶄新時代意識的熱望:白先勇、王文興,與《現代文學》

這兩位從《現代文學》開始奠定文學地位的作家,他們將自己的人生與文學都活成傳奇:白先勇始於自己的創作,將他對人的關懷散佈至整個世界;王文興用他的一筆一畫,向人的心靈挖掘出一個深邃廣闊的世界。

2019/02/28 | 傅紀鋼

二二八洗白:白崇禧是台灣人的恩人,還是蔣政權的幫兇?

白崇禧曾被國民黨軍閥視為最驍勇善戰的將領,卻在國民政府佔台後受到蔣介石的猜忌而受冷落。而白崇禧也牽涉到二二八事件,這成了白先勇試圖出書洗白的一塊。

2019/02/28 | 傅紀鋼

二二八洗白:白崇禧是台灣人的恩人,還是蔣政權的幫兇?

白崇禧曾被國民黨軍閥視為最驍勇善戰的將領,卻在國民政府佔台後受到蔣介石的猜忌而受冷落。而白崇禧也牽涉到二二八事件,這成了白先勇試圖出書洗白的一塊。

2019/02/11 | 精選書摘

白先勇《八千里路雲和月》:父親當時若稍顯躊躇,二二八冤死人數恐不止如此

對待如此嚴重的歷史事件,當務之急,是把當年的歷史真相,原原本本,徹底還原。只有還原全部真相,人民才可能有全面的了解、理解,才可能最後達到諒解,這座島嶼上的人民,不管其不同背景,只能有一個共同命運,那就是與台灣共存亡。

2018/07/28 | 精選書摘

白先勇:對《現代文學》,我是一往情深、九死無悔的

說來說去,除了小說,《現文》還是白先勇的最愛。他與我通信,有一半以上是為了《現文》,後來他自己回憶道:「為了這本雜誌,我曾心血耗盡。對它,我是一往情深,九死無悔的。」

2018/07/26 | 精選書摘

白先勇:對《現代文學》,我是一往情深、九死無悔的

說來說去,除了小說,《現文》還是白先勇的最愛。他與我通信,有一半以上是為了《現文》,後來他自己回憶道:「為了這本雜誌,我曾心血耗盡。對它,我是一往情深,九死無悔的。」

2017/07/13 | 紀大偉

【解嚴三十】同志解嚴:讓文學「歷史化」婚姻平權

人們談到戒嚴歷史的時候,太在乎政治名人的不凡,卻很不在乎一般民眾的平凡。我在各地演講《同志文學史》,非常清楚許多年輕讀者對於戒嚴時期的同性戀故事缺乏興趣,但是他們卻對蔣家秘辛大有興致。這種對比正是一種歷史失憶症的病徵。

2017/06/17 | 信報財經月刊

白先勇:「跟《紅樓夢》結了一生的緣!一輩子就沒離開過賈寶玉」

他想,上天要自己留下來,大概是要為影響自己人生至深的兩本書——《牡丹亭》與《紅樓夢》做點事情。

2017/06/16 | 信報財經月刊

白先勇:「跟《紅樓夢》結了一生的緣!一輩子就沒離開過賈寶玉」

他想,上天要自己留下來,大概是要為影響自己人生至深的兩本書——《牡丹亭》與《紅樓夢》做點事情。

2016/03/31 | Shih Yuan

《一把青》與《集結號》:一場內戰,各自表述

《一把青》主要聚焦在飛官與眷屬間的情感羈絆上,而且用了大量的對話場景鋪陳人物的細膩情感。而既然都是講國共內戰的軍人故事,我倒是想到中國剛好有部電影能和《一把青》做個對照,那就是馮小剛導演的作品《集結號》。

2016/03/31 | Shih Yuan

《一把青》與《集結號》:一場內戰,各自表述

《一把青》主要聚焦在飛官與眷屬間的情感羈絆上,而且用了大量的對話場景鋪陳人物的細膩情感。而既然都是講國共內戰的軍人故事,我倒是想到中國剛好有部電影能和《一把青》做個對照,那就是馮小剛導演的作品《集結號》。

2016/03/11 | 傅紀鋼

《他們在島嶼寫作》系列紀錄片反映的是怎樣的文學價值?

所謂的島嶼寫作,究竟指的是什麼?感覺起來彷彿是一種「什麼弘大的中國文學的什麼,流亡到東亞的兩座小島。」的價值觀吧。這並非我這個世代的讀者所樂見的事。

2016/03/11 | 傅紀鋼

《他們在島嶼寫作》系列紀錄片反映的是怎樣的文學價值?

所謂的島嶼寫作,究竟指的是什麼?感覺起來彷彿是一種「什麼弘大的中國文學的什麼,流亡到東亞的兩座小島。」的價值觀吧。這並非我這個世代的讀者所樂見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