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

白色恐怖(法語:Terreur blanche;英語:White Terror)一詞起源於法國大革命時期,當時進行大規模鎮壓、槍殺革命黨與革命份子的恐怖統治時期稱之為「白色恐怖」。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5/10 | 李秉芳

國民黨審查委員以「研究228撕裂族群」反對陳翠蓮任公視董事,台派批:台灣轉型正義的悲哀

國民黨推舉的審查委員廖元豪指出,陳翠蓮的意識形態是否會影響和其意識形態不一樣的人、會否讓員工為難,要深思,他認為陳翠蓮不適任公視董事。

2022/05/08 | 洪啟軒

【書評】賴香吟《白色畫像》:書寫白色恐怖的三重奏——是全面肅殺、是集體沉默,也是傷害的顏色

《白色畫像》裡這些紛紛與白色恐怖擦身而過的人,他們所面臨的,是在白色全面粉刷到自己之前,搶先一步逃離災難現場。例如凱西小姐,明明解嚴了,身體還活在戒嚴的時期:「每次回台灣,她依然感覺身後有眼睛盯著。」

2022/05/06 |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TIDF專訪】《野番茄》廖克發:關於二二八的個體記憶,「成為台灣人」是很複雜的事

《野番茄》是廖克發首部以台灣為題材的紀錄片,之所以將目光對準台灣,其中一個動機是兒子出生、自己也拿到台灣身分證,因此想用鏡頭告訴兒子「台灣是什麼樣子」。本次採訪,他分享了更多創作歷程與拍攝點滴,強調在大敘事下,聆聽人們心底細小回憶的重要性。

2022/04/30 |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TIDF專訪】《K的房間――關於世界的創造與毀滅》導演洪瑋伶:柯旗化《新英文法》與白色恐怖的政治囹圄

洪瑋伶導演以新作《K的房間――關於世界的創造與毀滅》入圍本屆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台灣競賽,試圖拼湊作者柯旗化在肅殺年代的政治囹圄中,埋藏在字裡行間的精神世界。本次採訪,邀請洪瑋伶分享創作過程,以及如何透過影像回應白色恐怖歷史。

2022/04/30 | 李秉芳

「現在的我無法否定過去的我」:促轉會訪談多位威權體制參與者,找到加害者並咎責是艱難挑戰

轉型正義就是和時間賽跑,促轉會會建議,某些行為例如殺人酷刑等,應該取消追訴時效,國際法上包括德國、歐洲人權法院都是這樣,因為這麼嚴重的行為,不該有時效限制。

2022/04/24 | 鏡文學

【書評】張國立《私人間諜》:白色恐怖不是復古情懷,而是一整個世代的蒼茫、抑鬱與傷口

時代並未走遠,威權幽靈尚在徘徊,台灣社會都還如同主角石曦明後半生一般,在徬徨中踽踽而行,本書是我們集體的悼亡——青春、自由,以及那些被湮沒的真實生命。如何理解傷痕?閱讀各種不同角色的人生,聽說他者故事,也許是一條集體療傷的路。

TNL+ 2022/04/08 | 劉威良

蔣萬安說「兩蔣為台灣民主打下非常好的基礎」,在德國這類言論就是犯罪

蔣萬安的言論讓人看到,獨裁者的傳人又再度站起來了,他用被害人的血淚青春所建立的民主社會來傷害被害人,還要被害人感恩殺人的「福澤」,蔣萬安其實就是當年殘害台灣人民的共犯,他用語言暴力再度侮辱傷害台灣被害的人。

2022/03/20 | 人本教育札記

從蔡焜霖到珂拉琪、從民謠與重金屬,不同世代如何用音樂詮釋白色恐怖

在白色恐怖時代,政治受難者所受到的壓迫、對國家統治機器的無奈,都化為輕柔的歌詞寫在一首首歌曲裡,如同蔡焜霖好友等待判決時所唱:「做了夢,夢中變成了一隻蝴蝶,自由自在的在長滿了透紅的杜鵑花的山野裡飛翔。」

2022/03/19 | TNL特稿

【影評】短片《黑風箏》:影帝莫子儀所說的「自由與平等」,正是靠著前人血淚換來的

如果說,《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裡小四「真正長大」的那一刻,是親眼見到曾經正直不屈的父親殘弱的向現實低頭,那麼《黑風箏》正是透過那聲槍響,徹底擊碎女孩的童年。

2022/02/28 | 局外人

回顧戒嚴時期情報機構的歷史,何時能出現台灣版《南山的部長們》?

台灣跟韓國相比,在探索這方面領域歷史的條件較韓國更為不利,並且步伐更為落後。但是並非沒有機會,只是需要媒體界、學術界投入更多的心力探索,以及政府方面是否能鼓勵情報機構能夠以更坦率的態度面對自身的過去。

2022/02/26 | 精選書摘

【小說】賴香吟《白色畫像》選摘:一个人,為著政治來莽撞,結果無聲無說,敢有價值?

接續《天亮之前的戀愛》的時代素描——台灣戰後身不由己的半世紀,化為小說來到眼前,他/她們即是我們;過去,還在等待開始。

2022/01/18 | Abby Huang

「漢姓是國民黨硬塞我們的」:太魯閣族媽媽申請釋憲,幫小孩找回原住民身分

根據原民會最新統計,全台灣有9萬多名原住民媽媽的小孩,因小孩跟著父親從漢姓,無法取得原住民身分,佔了50多萬原住民中不小的比例。

2022/01/10 | 方格子vocus

初探台灣60年代新聞工作者的困境,雷震案、白色恐怖造成了什麼影響?

現代研究白色恐怖時期的報業時,常常會引用一種「保護主與侍從」的理論:國家作為報業的保護主,給予報業合理的環境與發展機會,另一方面便要求報業相對應地付出代價作為政府的宣傳工具;當保護主的政策較為寬鬆時,報業便可以順應民情發展出不同的論述或是其他內容,而當保護主收緊繩子時,報業便相對會受到來自政權的壓制,不得不低頭。

2021/12/30 | 疑案辦

解嚴後仍難逃黨國毒手的「郭廷亮匪諜案」(下):為了圓一個謊,隔了30多年也得將當事人滅口

被迫認罪的郭廷亮,不僅沒有得到被承諾的一切,還以匪諜罪名深陷囹圄。出獄後,他積極推動翻案,卻在前往孫立人追思會的途中「跳車」身亡。

2021/12/29 | 疑案辦

解嚴後仍難逃黨國毒手的「郭廷亮匪諜案」(中):孫立人案的最大受益者,就是「皇儲」蔣經國

在中華民國播遷來台之後,蔣經國逐漸受到其父親蔣介石的重用。而他升遷的最大障礙,就是正直憨厚的孫立人。孫反對特務治國、深受士兵敬仰、又與美國關係良好。只有除掉了他,蔣經國才能取得皇儲之位。

2021/12/28 | 疑案辦

解嚴後仍難逃黨國毒手的「郭廷亮匪諜案」(上):發生在台鐵中壢月台的一場「跳車疑案」

時值1991年的冬天,解嚴後已過了4年,69歲的郭廷亮在車站發生了「跳車意外」後數天死於腦溢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