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

白色恐怖(英語:White Terror)一詞起源於法國大革命時期,當時進行大規模鎮壓、槍殺革命黨與革命份子的恐怖統治時期稱之為「白色恐怖」。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9/22 | 精選書摘

《臺灣之春》:暗殺了蔣介石的繼承人,就可以達成推翻蔣家,建立民主的目標嗎?

親身經歷白色恐怖,自我放逐美國的作家王鼎鈞說:「槍斃不可怕,刑求可怕;刑求不可怕,社會的歧視可怕。」牢房是小監獄,整個台灣是大監獄。

2020/08/28 | 許劍虹(Samuel Hui)

中國戰場上的「偽軍」(上):國共稱偽軍是「漢奸」,但這是歷史的真相嗎?

在國共雙方的傳統論述中,「偽軍」是「漢奸」和「民族敗類」的同義詞,可歷史的真相又如此簡單嗎?

2020/08/17 | TNL特稿

中興紙廠百年風華:美軍轟炸的歷史遺跡,蛻變為宜蘭羅東的文創中心

在今日的中興文創園區內參觀時,有沒有注意到巨大的「蒸煮室」後方,還有一處廠房,而該廠房整面牆上有著許多大洞,洞口放有說明製紙流程的鐵雕藝術呢?

2020/08/09 | 讀者投書

台灣人為何會傻傻的崇拜兩蔣這樣的獨裁者?

兩蔣明明在228與白色恐怖中,屠殺了那麼多無辜者,還落井下石說他們都是匪諜,如同陳文成命案那樣,為何至今卻還有不少人支持他們?甚至老蔣還有舉世最大的紀念館與銅像,台灣人怎麼會傻傻的崇拜這樣的獨裁者而視若無睹?

2020/07/30 | TNL 編輯

自己和父母都是白色恐怖受害者,創辦《夏潮》的統派學者王曉波離世

1973年,台大哲學系內較具自由派色彩學者遭中國國民黨政工系統展開一連串的整肅行動,王曉波以「為匪宣傳」罪名,遭警備總部拘留訊問。

2020/07/26 | 杜晉軒

【獨家】不被送達的死亡報告:用了五十年才從馬來西亞來台找到二哥的墓,但政大始終沒給他真相

俞自海二哥俞自鋒於1963年在台神秘身亡,如今俞自海所追求的,只希望台灣政府能公開承認二哥並非自殺就好,不僅是為平反二哥的名譽,也是撫慰家屬多年來的心靈創傷。

2020/07/21 | 精選轉載

一個中國人之死:從「食人魔」平反為冤案受害者,流傳60年的泰國都市傳說終落幕

1959年,中國人細偉被控犯下多起謀殺兒童案,並被媒體會聲會影為食人魔。如今他終於獲平反。泰國社會輿論對該案的反思,是批評根深蒂固的司法不公,歷史上才會發生許多成為「替死鬼」的冤案

2020/07/20 | 精選書摘

《共產世界大歷史》:台灣共產黨、謝雪紅、二二八事件及白色恐怖

台灣在戰前是日本的殖民地,共產黨也和日本國內一樣沒有活動的空間。不過台灣共產黨還是在一九二八年四月成立於上海租界,其成員中最知名的是曾到蘇俄留學的一位新女性,名叫謝氏阿女,後來改名謝雪紅。

2020/06/18 | 讀者投書

走讀六張犁墓區:在資本主義最高峰101與白色恐怖受難者之間

距離六張犁捷運站不遠之處的山丘上,埋葬著臺灣不同時代、不同族群的過往——漢人之墓、回教公墓、蔣渭水衣冠塚,以及最為人所知、卻又最為人所不知的白色恐怖受難者落土之地。

2020/06/12 | 精選書摘

《裡面的裡面》小說選摘:全島大屠殺,他們這群過去的共產黨人再度成為目標

《裡面的裡面》以真實的歷史背景為故事的舞台,埋藏了信仔告別世間的最後幻想,小說並虛構了一位將來能破譯信息的後裔。而這名後裔,將追尋所有被抹去的痕跡、聆聽沉默的聲音、思考那不可思考的事物,最終,虛構起信仔以及他們的故事。

2020/05/28 | 童成家

前現代暴力、國際體系與天朝復辟——杜晉軒《血統的原罪》閱讀筆記

《血統的原罪》在歷史事實上更進一步探究,中華民國政府如何自認「毫無違和」地將陳欽生和馬國同輩牽連進一場對國內社會的血腥清洗,解釋這段歷史如何成為可能。

2020/05/18 | 鹹派

緬懷台灣文學之母鍾肇政:在本土認同高度談論的年代,世人更該回望鍾肇政的人生

如今許多人或許已不熟悉鍾肇政,但在這個本土認同被高度談論的年代,世人更該回頭看看鍾肇政與他的貢獻,絕對能對台灣文化有產生更深的認同及凝聚。

2020/04/30 | 許劍虹(Samuel Hui)

背景來自五湖四海的外省族群,為什麼都看似忠於蔣家父子?

軟硬兼施的手段,讓蔣家父子成功的把自己塑造成外省族群,尤其是外省老兵心目中的「再生父母」。

2020/04/25 | 精選書摘

向陽讀吳懷晨詩集《渴飲光流》(上):遙向台灣政治先行者致敬的詩篇

《渴飲光流》,作為吳懷晨的第二本詩集,選擇的主題大步跨入一段幽暗的時間長廊,他以白色恐怖統治下受傷的生命、不屈的靈魂為對象,勾描令人驚心動魄的史事,批判不義與強權對人的存在與尊嚴的踐踏,交織在神話、魔幻和現實的多重映照之中,展現了意象繽紛而又色調清晰、音聲雜揉而又主調突出的史詩格局。

2020/04/14 | 鍾喬

走過被壓殺的血腥道途,重新「歷史化」白色恐怖歷史

對於轉型正義文化創作的反思,我常說,縱或觀點有異,卻因革命者曾以實體的存在,走過被壓殺的血腥道途;因此,記憶所堆起的千層骨骸,得以在我們面前重新現身。面對記憶前來叩門,唯有在劇場作為一種文化生產的前提下,檢視左翼革命在「去帝國」的特殊性下,從民眾的、民族的內涵與脈絡,重申以第三世界視野出發的人權價值。

2020/04/05 | 精選書摘

《西螺大橋:我的父親李應鏜》鄭麗君推薦序:西螺大橋、濁水溪與台灣精神

《西螺大橋:我的父親李應鏜》一書,不僅展現李雅容女士,以一個女兒對父親的孺慕之情,乃至對其生平功業的翔實記述,更因為李應鏜先生對社會與公共事務的積極參與,讓書中許多章節都閃現了近代台灣史的重要側面。

2020/04/05 | 精選書摘

《西螺大橋:我的父親李應鏜》:這一連串營救保釋行動,地方人士戲稱為「犯人保犯人」

白色恐怖時期,逮捕嫌犯從不出示拘票,也不告知家屬解送地點,被抓的人和家屬都不敢聲張。住在對面的三叔看到警察來抓人,不祥的預感浮上心頭——「不好了,輪到阮阿兄了。」馬上叫司機備車,緊張地等待。警車一開,他就機警地尾隨,一路跟蹤。

2020/03/17 | Giloo紀實影音

《第六十九信》:面對白色恐怖所造成的空白,能以什麼方式填補它?

台灣這塊土地有著複雜的歷史。1949年,國民政府頒布《臺灣省戒嚴令》,台灣進入戒嚴時代,也進入人心惶惶的白色恐怖時代。當時凡是涉及親共、對政府有異議的嫌疑者,都有可能未經審察或在輕率的審判下,成為白色恐怖受難者。那是一段噤聲的時代,面對白色恐怖時代所造成的空白,能以什麼方式填補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