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19 | 精選書摘
《台北慢步》:台北刑務所、四六事件與消失的武德殿
警備副總司令彭孟緝決定抓拿主謀份子,在4月6日進入台大與師範學院宿舍逮捕學生。當時台大校長傅斯年與當局協商,警告彭孟緝:「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但師範學院就沒有那麼幸運.......
2018/08/12 | 羊正鈺
新課綱審議:「中國史」變「中國與東亞」,並納入「轉型正義」
國教署的研究員楊秀菁說明,新課綱納入的轉型正義會以人權與民主秩序概念的建立為主,讓學生能掌握歷史脈絡,除了會談到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外,也會有原住民族相關內容。
2018/08/03 | 讀者投書
【2018臺灣國際人權影展】穿過傷口的鏡像,返照身世所在:幾部臺灣人權電影的當代探詢
本屆臺灣國際人權影展,主題為「尋找我們的身世」:如果電影能夠呈現,或試圖化解政治暴力下所造成的種種創傷,儘管當代電影的創作者不是學者或醫生,總已在精神分析與治療的意義上有著高度的自覺。
2018/07/07 | 精選書摘
文學大師葉石濤歷經白色恐怖冤獄、自尊蕩然無存的心境轉折
蝸牛巷源於〈往事如雲〉這篇小說。寫的雖然是一段沒有結局的愛情故事,但實際上卻是葉石濤以愛情為依託,寫下他經歷白色恐怖冤獄,由一個出身地主的小知識份子淪落到成為出賣勞力的臨時工,連僅有的自尊也都蕩然無存的心境轉折。
2018/07/02 | 林艾德
陳文成博士逝世37週年:我們至今活在白色恐怖的年代
當一個案子只有受害者沒有加害人時,那這案子就還沒結束。而白色恐怖不是什麼「個案」,我們有十幾萬紀錄在冊的受害者,卻一個加害人都不用付出責任,那白色恐怖就當然還沒結束。  
2018/06/07 | 讀者投書
串連斷裂的年代:從《國家的零件》到《Losing, Why?》
漫畫《國家的零件》帶領讀者回到太平洋戰爭期間的1943年,看見那些迫於貧窮而離開台灣的底層農村子弟⋯與其說台灣人民所面對的課題,是被政治語言所綁架的「身份認同」,不如說對於大多數底層小人物所重視的,僅是如何能活得更好、如何更合理地活著。
2018/04/20 | 無左路
凌晨四點的安魂曲:參訪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
2016年行政院宣布,紀念1989年4月7日鄭南榕先生自焚的事件,將每年4月7日定為言論自由日。今年我參訪了「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園區前身為台灣警備總司令部(警總)軍法處,同時也是戒嚴時期其中一個的看守所與軍法法庭所在之處。
2018/03/20 | 李修慧
為何李敖、洛夫都有「褒揚令」而余光中卻沒有,是誰說了算?
余光中因曾在白色恐怖時期,將鄉土文學歸為「工農兵文學」,不少人因此猜測,余光中是因為「政治不正確」,沒有獲得褒揚令。
2018/03/19 | 左岸沉思
為什麼李敖是有毒的?
李敖有毒,只因為他打了一名搶匪,你沒有關心平常他無緣無故亂揍的那些路人——你把他當成英雄在追捧的時候,沒有意識到他隨機打人是不對的。
2018/03/17 | Giloo紀實影音
飾演政治犯而裸露政治性:以敗北者施明正為題的《錢江衍派》
《錢江衍派》以如此尖新的形式、實驗性地針探政治與歷史,勢必在作品內外醞釀孕生更多潛能與張力,值得後三一八世代的年輕觀眾們,從中對映對照、回顧反身、繼續挖掘。
母親說戒嚴的年代回想起來很恐怖,要她冒險去強烈反抗什麼,她做不到
母親就是國民黨殖民恐怖統治下的受害者;又活在男尊女卑、認為女生不該讀書的家族,她選擇學費較低的商科,認真讀書與遵守校規;甚至也曾經遭受性侵,至今都不敢跟外婆外公說,導致她必須信奉溫良恭儉那套生存之道。
「促統犯法嗎?」從新黨青年遭搜索事件看我國防衛型民主
王炳忠事件後,新黨人士不斷提出「反獨促統犯法嗎」的疑問,讓我們由德國在類似議題的處理經驗看回台灣,探討「防衛型民主」的內涵。
2018/01/04 | 林艾德
國民黨政二代面對歷史責任問題,完全是隨著利益擺盪
對面利益,他們選擇可以拿比較多的社群主義式論述,面對責任,他們選擇可以負擔比較少的個人主義式論述。然而,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是不變真理,當有一群中華民國人一分耕耘十分收穫時,就表示有另一群台灣人,十分耕耘只有一分收穫。
2017/12/28 | 羊正鈺
近千人被捕、判刑135位、死刑41人的「鹿窟事件」65週年,道歉卻是「他」
鹿窟事件是白色恐怖最大政治事件,約近千人遭逮捕,135人被判刑確定,其中41人被處死刑,規模不比二二八事件小,卻不若二二八事件、美麗島事件受到那麼多的社會關注。
2017/12/25 | 精選書摘
《太陽旗下的青春物語》推薦序:活在日本時代的台灣人
一部台、日間的歷史該從何說起?作者由人物自身的日本經驗說起,可謂找到很好的切入點,而用深入淺出的筆法敍述,相信能吸引某些讀者對探索台灣人物的興趣,進而探索台灣的歷史。
2017/12/25 | 精選書摘
林恩魁:生我的是台灣,日本是養育我的親人——但還是有些無情
八十四歲高齡的林恩魁回憶,日治時期的他在中學畢業後決定去日本,因為他討厭台灣,因為台灣是殖民地,台灣人總是受到差別待遇,日本人則享有比台灣人優越的待遇,無論發生什麼事,總是台灣人被欺負。
2017/12/24 | 林艾德
如果你知道陳文成的遭遇,就不會說王炳忠事件是白色恐怖
許多人將王炳忠事件定義為白色恐怖復辟,但和現在的正常的法治程序相比,當時的當權者是直接將「恐怖」加諸在人民身上,1981年的陳文成事件就是一個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