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29 | 孫婕
這個安詳的中秋夜,我在台灣嚐到「自由」的滋味
這個中秋節,我在台灣嚐到了自由的滋味。這個滋味以前自己從來不當一回事,現在才覺得彌足珍貴。
2019/09/30 | 精選轉載
誤入白色恐怖冤獄,無法返校的馬來西亞僑生:我答應母親會回家團聚
台灣戒嚴時期當中,有的台灣學生因白色恐怖而無法回到校園中,然而更鮮為人知的是,也有少數的馬來西亞僑生身陷了白色恐怖冤獄,他們不僅無法返校,也無法返國。
2019/10/03 | 陳婉容
在美國的巴士上聊到香港,他仍然要怕隔牆有耳
早前跟一位大陸研究生在巴士上聊到香港,他只是說研究很忙,沒有了解香港的新聞。但隔了幾天,他說︰「其實我不是不知道香港的事,只是在巴士上,很多人……隔牆有耳。」
2019/07/09 | 讀者投書
白色恐怖與新竹:乖巧女孩從新竹女中被抓走,因為「叛亂行爲」被槍決
要讓受害者知道他們的犧牲值得,這個社會感念人在那樣的時代,願意做犧牲,所以要給他們精神上的光榮,但這個部份我們並沒有執行,政府就只是發錢而已。
《返校》呈現的是「紅色的恐怖」,但白色恐怖最恐怖的,卻是「白色」
從某個角度來看,雖然返校的劇情很衝擊、對黨國控制的比喻的手法很直白,但其實還美化了白色恐怖,也美化了當時的國民黨,因為當時國民黨的形象不是動不動就喊打的胖虎,而是黑化的王聰明,玩弄的是人性,是恐懼,從心理面讓你自己說服自己誠心折服。
2019/06/03 | 精選書摘
蔡焜霖的生命故事:公開講「蔣經國的時代比較好」,那是柯文哲對歷史的無知
像蔡焜霖這種經歷過五○年代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受難者,最清楚蔣經國比他的父親蔣介石更可怕,情治系統全部掌控在手中,集大權於一身,充滿野心地想要走上更獨裁的路。
《返校》:加害者的答辯狀
方芮欣得知自己罪行後,在學校禮堂上吊自殺,「向全校承認罪行。」換成媽媽的話,就是:「你看她都已經自殺了,你還追究什麼。就原諒她吧,不要那麼小氣。」這符號化、無重量的死亡,反而成為概念上的免死金牌,阻止道德上的深入探究。而這種探究,卻是自由的基石。
2019/10/04 | 翁湘惟
《返校》:以鬼差形象取代人心,無以彰顯「恐懼」的真正本質
《返校》試圖要讓我們憶起當年,為被抹去的傷痛找到空白處寫下紀錄,為犧牲的人們留下一頁,力道強烈卻有搔不到癢處之感,反倒是恐怖片嚇人的橋段令人更印象深刻。
2019/09/24 | 蟲蟲
【插畫】比《返校》更悲傷的故事
當年時代背景的政權,至今還有許多受益份子在吃香喝辣,甚至還有一群人堅定的擁護那個勢力,現實真的比劇本要驚悚得多。
2019/09/25 | 區家麟
從白色恐怖到血色恐怖
所謂一國兩制,發展到今天,展示了文明與野蠻的斷層、自由與專制之鴻溝。香港來到今天,不是勇武派的選擇、不是和理非的選擇,我們都沒有權力去選擇,這是林鄭月娥與其幕後黑手的選擇。
2019/02/26 | 幹幹貓
【插畫】為什麼課本裡的知名畫家都是外國人?
從早期的統治肅清到長期以漢文化為本的教育,許多曾經繽紛的台灣文化因此造到抹去,有些「台籍菁英」甚至在執政者的高壓甚至屠殺中殞落。
2019/08/10 | 讀者投書
缺席的威權體認──「外省人」的轉型正義何去何從?
多半從事軍公教的外省二代,對於威權的體認應該是最為熟悉的,而台灣轉型正義的策略發展,使得這群人因為政黨、過去生命經驗和對於蔣介石的不同看法,少了在其中發聲和創傷回復的機會,也成為台灣轉型正義拼圖中遺漏的一塊。
2019/02/28 | 李秉芳
促轉會第3波撤銷有罪判決名單:為何228事件受難者人數遠少於白色恐怖?
第3波的名單共有1056人,其中僅70人與二二八事件有關,促轉會由此理解到1947年發生的二二八事件與1949年開始實施至1991年的白色恐怖,二者在本質上有極大差異。
2019/01/30 | 藝術很有事
談公視《藝術很有事》企劃與製作:一場藝術生產的行動
我們身處在一個影像過剩和資訊量爆炸的時代,作為內容的產製者,如何賦予影片意義,而非做千篇一律或如消耗品般的片子⋯《藝術很有事》是在一種破碎的情況下打游擊戰,在不同的廢墟場景也好、田野場景也好,被遺忘的空間場景也好,去重新複訪那樣子的曾經存在的現場性。
2019/05/31 | 潘柏翰
促轉會週年除罪近6000人,楊翠:最大困難在「檔案常被遮蔽」
今天是促轉會成立一週年的日子,代理主委楊翠接受廣播專訪時除了細數施政成果,也提及目前最大的困難在於「檔案內容經常被遮蔽」,必要時也需要高層召集跨部會協商。
2019/07/27 | 眼底城事
當Z世代與白色恐怖相遇:走讀橋頭糖廠,認識戒嚴史的親子共學團
孩子們聽到一個案件有十六位政治受難者被處決,有的沉默、有的露出驚訝的表情。說完故事,我問小孩有什麼話想對受難者說嗎?有小孩說:「我想問他,你在天堂過得好嗎?」橋頭糖廠的白色恐怖故事只是個起頭,未來我們還會一直一直說。
2019/07/25 | 青平台
從德國反思台灣轉型正義(下):正義到底是什麼?台灣社會還不知道
轉型正義對臺灣究竟有什麼樣的意義?李思儀認為,轉型正義是一個過程,最終目標是追尋臺灣社會所需要的正義。李思儀說:「正義到底是什麼?我們還不知道,但臺灣的經驗會得出我們想要的是什麼。」
2019/08/23 | 林彥邦
清算教師、機師、律師之後呢?
中產專業人士相比前線(當然可能也有中產是前線),有的是社會資源、知識、人脈,以及可能相對較佳的財政基礎,他們背後的聲援以至支援其實相關關鍵。但同間,這批人亦是非常脆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