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12/14 | 謝東霖
【插畫】余光中走了,勿忘當年他的「狼來了」
文學名人辭世,想必後世又要一陣追捧。但歷史是多面性的存在,藉由此文記錄余光中的另一面。
2017/12/13 | 書傳媒
《青島東路三號》:「促轉條例」背後的荒謬年代
1950年的青島東路三號,約是現在的台北喜來登飯店之地,當年是軍法處看守所,許多的台灣精英知識分子,都在這裡等待判決。侯孝賢電影《悲情城市》中,作家鍾理和之弟鍾浩東,即是從這裡走向馬場町的槍決之路,獄友在此傳唱「幌馬車之歌」紀念他。在荒謬年代,愛國本身是值得死的罪愆⋯⋯他們是台灣最後一代理想主義者。
2017/12/12 | 法操FOLLAW
令人聞風喪膽的舊刑法第100條:「一百行動聯盟」與內亂罪修法
中國湖南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於近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105條的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台灣非政府組織工作者李明哲5年有期徒刑。消息一出引起社會譁然,也不免讓人想起過去我國曾存在的舊刑法第100條規定。
2017/12/09 | 羊正鈺
中正紀念堂不如轉型「歷任總統文物館」,全台45處「不義遺址」在哪兒?
長年關注中正紀念堂轉型議題的陳儀深說,中正紀念堂存在多年,成為觀光景點,還有兩廳院是市民生活重要部分,應是轉型,不是拆除。
2017/11/19 | Lo
40年前國民黨選舉作票、射殺2位無辜青年,台灣民主化濫觴的「中壢事件」
身為中壢事件當事者的許信良說,因為40年前的中壢事件直接衝擊國家民主,沒有當年的中壢事件就不會有美麗島事件,它是台灣今日民主的起點。
2017/11/16 | 精選書摘
這是一片白色恐怖籠罩的山野,領角鴞在黑暗的密林裡嗚嗚地哀鳴
戰後臺灣發生在山區的數個白色恐怖案件,如石碇的鹿窟基地案或龜崙嶺的三角埔祕密基地案,一方面是國共內戰的延伸,一方面又像馬共一樣,是共產主義者在森林邊緣的掙扎——當然,更多是冤錯假案。
2017/11/16 | 讀者投書
「被害者」也是「加害者」:《服妖之鑑》謝盈萱角色的多重性
謝盈萱成功地演繹出一個具有陰性特質的生理男性,試圖在各方面表現得壯志陽剛的那一面,他偽裝出來的硬派性格始終沒有鬆懈,讓他在最後寧願承認自己是共產黨,也不願接受別人對他的污名所感受到的恥辱,這不由得讓人想起,戲劇前半凡生口中說的:「如果穿女裝還要一個理由,會讓我覺得自己很可憐。」
轉型正義第一步,是揭開白色恐怖「檢舉」名單的黑布
臺灣的轉型正義最大的問題是不見加害者,轉型正義的對象不能只是把蔣介石抓出來祭旗,蔣介石固然要負最大責任,但只有蔣介石一個人是絕對無法成就整個白色恐怖的惡,特務人員、法官、檢察官、警察、線民、檢舉人、告密人等也都扮演一定程度積極或消極的「幫兇」角色,但我們現在對這些人卻近乎一無所知,這是臺灣推動轉型正義亟待補上的缺口。
2017/10/10 | 精選書摘
跨越三代的十個人,一座傷痕累累的小島:《映初圖書館》小說選摘
「小銳,Bachan走了,妳要好好照顧自己……。」我給小銳留了遺言,把我這輩子隱瞞她的事情都寫下來,想讓她知道,Bachan最疼愛的是她,最放不下的也是她。我不太清楚那個男孩叫什麼名字?可是我知道他一定是個很不錯的人,才會讓我聰明的乖孫女這樣喜歡,可是我很不忍心,常常看著她為了他累到莫名其妙昏倒,每次看她這樣受罪,我心裡就很難受……所以我為她做了一些安排,也去見了江教授最後一面,把這些年來埋藏在心底的話都告訴他,不想帶著這些祕密一起進棺材。我希望最後跟她說這些,能讓她原諒她的阿姨,我的女兒地心。
2017/10/05 | 讀者投書
沉默的石膏鑼:當荒謬與幽默並存
蘇育賢的「石膏鑼」,既沒聲響,也不堅硬。它的沉默,荒謬得像白色恐怖時代中開演的《等待果陀》,似乎只有以無意義來背負意義,才能揭穿當時無以名狀的真實。
2017/09/26 | 多維TW
他是從中國來的馬來亞歸僑,被誘騙到台灣後因「這十四個字」坐了14年牢
在鄔來第一次回廣東台山前,當時的馬來亞還沒獨立,對於當時的多數南洋華人而言,他們是中國的僑民,漂泊海外的華僑們心裡盼望著總有一天是要回到大陸「落葉歸根」的。
2017/09/25 | 新公民議會
從蘇炳坤獲准再審一事,反思轉型正義的司法困境與轉機
蘇炳坤案獲准再審,對於臺灣近來推動轉型正義是一個重要的觀察指標。「特赦」不代表在法律上回復到「無罪」,對白色恐怖的政治受難者而言一定心有戚戚焉。
2017/08/21 | 李展鵬
公視《藝術很有事》告訴我們,台灣還是有能力與眼界製作高品質節目
《藝術很有事》每次以一個政治社會議題為框架,再去談創作的故事,然後帶出社會反思。節目把創作放在一個寬廣的時代脈絡中,而並非囉嗦地談什麼匠心獨具、作品偉大。
2017/08/12 | 李修慧
以二二八為主題,台裔美籍作家小說《綠島》獲得美國圖書獎
楊小娜在2002年來台做專題研究,題目是「二二八大屠殺」,在台灣期間,因緣際會訪問到二二八事件的受難者及其家屬,同時也在腦海中構思小說架構,14年後,她完成小說《綠島》。
明明解嚴30年了,為什麼我們還是沒有機會好好面對「台灣近代史」
普遍經歷過國民教育的人,如果不是他對台灣歷史有點興趣的,絕對都不會覺得做轉型正義很重要。
2017/07/08 | 新公民議會
《返校》電影版成功與否本來就不取決於政治,而是能否行銷成功
要先拍出受歡迎的電影,才有人會繼而討論它的白色恐怖背景,就算返校電影的白色恐怖味很濃,但是電影不紅,對於轉型正義,也沒什麼意義。
2017/05/19 | 讀者投書
用畢業考丟書的傳統,延續成功高中反抗體制的「成功精神」
筆者相信,絕大多數的成功學生願意「自己丟的自己清」(筆者上一屆甚至是冒著大雨把丟下來的書和紙清好)。若校方願意與溝通、合作,辦的如松山高中的「柳絮紛飛」一般,豈不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