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02 | Abby Huang
第一次由台灣人命名,興大發現全球獨漏的白蟻新物種「木鼻白蟻」
國立中興大學昆蟲系團隊,日前發現一個新的白蟻物種,將其命名為「穿山甲木鼻白蟻」,是史上第一個由台灣人發表命名的白蟻,成為另類台灣之光。
2018/07/27 | 精選書摘
《樹,擁抱了全世界》:中世紀長出來的大樹,倒於700年後華爾街崩盤之時
躺在潮濕林地上的這棵樹,700年前還是幼苗,現在則是倒臥的巨人,昔日位於底層的競爭對手,為它裹上壽衣。它正在腐爛。大自然中,死亡和腐爛支撐著新生命。
2017/06/15 | 台北電影節
【台北電影節】鴻鴻:冶煉純熟創作,中青力量的崛起
在前輩大師剛好都缺席的情況下,反而能夠更清晰地窺見中青代創作者大膽的觸角、穩健的步伐,讓人對台灣電影的未來,能自自冉冉地露出滿懷希望的微笑。
2017/02/24 | fanny
「戀物癖者與正義魔人其實是一體二面」-專訪《白蟻》導演朱賢哲
紀錄片不能去挖別人家庭的隱私,這是不道德的,但劇情片可以藉由劇本、演員呈現察覺出的台灣社會現象。或許也彌補了我在拍紀錄片時觀察到、卻不能表達出來的部份。
2017/02/18 | 但唐謨
【但唐謨專欄】可以只愛女性內衣嗎?
邊緣題材曾經是西方B級電影的最愛,發展出「剝削」邊緣議題的「剝削電影」。主流電影/好萊塢電影,也常依賴邊緣性吸引觀眾,處理不好就會被冠上「剝削邊緣弱勢」的罪名。然而放眼今日,偏離社會,格格不入的邊緣角色,大量大量出現在電影當中
2017/02/17 | 陳 從吾
《白蟻》啃噬:台灣電影看待當代社會的新路徑
《白蟻》有出色的野心和執行能力,在賀歲檔期的戲謔和歡愉之後,為台灣電影開啟另一種不以獵奇、誇示姿態,觀看人性與邊緣的路徑。
毛骨悚然嗎?美研究:近百種昆蟲都是你的好室友!
在調查的554間房間中,只有五間沒有蟲出沒。博通表示,「人們通常覺得自己的生活環境與大自然有所區隔,事實上,可能只是因為我們無法察覺到關聯之處。牠們的確就在周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