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07 | 讀者投書
增設未立案申訴制度,別讓監察院成為「特權禮遇車道」
如果這個釋憲、救濟的快車道的通行資格,卻是與委員的個人親近的關係、色彩,監院本身將不能做好監督政府的工作,反而是成為特權的一部份。本文具體建議陳訴人的申訴制度,希望監院自律加以採納,或是由立法院修改法律要求。
2018/11/05 | 李修慧
是男是女等「長大再決定」,衛福部規定「雙性人」手術年齡規範
如果雙性人孩子太早接受手術,被決定了性別,青春期過卻後發現自己心理的性別認同跟手術結果不同,可能造成他們性別不安。
2018/09/15 | 法操FOLLAW
傅崐萁認為司法不公,但監察院可以「糾正」法院嗎?
花蓮縣長傅崐萁因為涉嫌炒股,遭判刑八個月。他召開記者會並發出聲明,強調是政治迫害,並表示法官和書記官竄改筆錄,審判程序不合法。但台中高分院的審判真的有問題嗎?牽涉其中的監察院職權「糾正、糾舉、彈劾、調查」又該怎麼區分?
2018/09/05 | 李秉芳
勞檢員月加班50小時領不到加班費,監察院批勞動部「難讓雇主信服」
監察院調查發現,部分勞動條件檢查員單月的加班時數超過50小時,且超過各機關加班費支給要點規定20小時上限的情形甚為普遍,超過的時數領不到加班費外,也申請不到補休。
2018/08/16 | 羊正鈺
監察院糾正教育部及台大,為何認定管中閔「兼職」違規?
糾正意見指出,台大辦理本次校長遴選,於利益迴避的「資訊揭露」上,「確有令人詬病之處」,而資訊揭露方式,包括「自我揭露」及「調查揭露」,才算完整。
2018/08/08 | Abby Huang
每日工作超過12小時、月薪只有1500元:監察院揭露81位外籍漁工如何在台「被剝削」
位於高雄平和西路的岸置所,18坪空間睡了37人,一天還要收費300元,小小房間裡還插了32支監視器,更有岸置所將出入口、窗戶鎖到滴水不漏、鐵欄杆也加上鐵網再加鎖頭。
2018/08/03 | Abby Huang
憂患意識低、敵情觀念薄? 3年內全台超過6萬後備軍人「遇到教召就出國」
2015年至2017年,全台「因事出國」就超過6萬1千多人,占了全部教召人數的77%,近三年來已有1642人因教召未到遭移送法辦。
2018/07/17 | 李修慧
南投安置機構三年爆出21起性侵案,為何監察院首次彈劾了「少年保護官」?
017年涉及性侵的南投少年安置機構,收容的是12歲~18歲,有犯罪行為或犯罪之虞的未成年人。這類「安置機構」雖然由社福系統主管,但補助卻來自司法機關。
你聲請,我聲請:台灣與法國的釋憲規範有何不同?
對於司法審查權的權限,立法者是有相當的限制,其主要目的,應該就是防範大法官對於國會審議通過之法律,在保障人權、保障少數的名分下,過於容易推翻,形成一個太上國會。
2018/07/11 | Abby Huang
沒有科學證據、遭到刑求的自白能判死嗎?監委為死囚謝志宏提「非常上訴」
王美玉認為,國家機構「剝奪一個人生命時候,可以證據不齊全、不正當、有瑕疵嗎?」如果這樣還可以論處死刑,令人遺憾,完全違背人權,她並且指出,「我相信他(謝志宏)是冤獄」。
非典型勞動型態的極致:什麼是「自然人承攬」?
「自然人承攬」制度的問題不在承攬制度本身,而在於為了規避勞動法令,曲解法令來運用該制度的人。
2018/06/14 | 李修慧
估台灣40萬「雙性人」卻沒人權:兒時被逼著動手術、難以登記性別
華人社會多少知道雙性人的存在,但一直存在著歧視,社會上甚至有一些宗教,認為生下雙性嬰兒是父母的「報應」。
2018/05/15 | 讀者投書
密件「借調」彩券盈餘不是缺失,而是違法
日前爆出地方政府秘密調派公益彩券盈餘款項,動輒上億元卻未先提報,這種沒有相關查核監督機制的作法不是缺失而是犯法,監察機關應主動查核失職官員,並行彈劾懲處。
2018/05/02 | Abby Huang
新屋大火僅一「約聘人員」被記過不夠重? 桃市府:高階政務官已離職,無法可管
2015年桃園新屋大火造成6名消防人員喪生,監委認為,桃園市政府放任大型違建非法存在及違規營業20年,但違失人員僅一名約僱人員被記過,應重新檢討。
2018/04/26 | Abby Huang
機師揭露滑行道「5年來沒有一天平整過」,桃機:不影響飛安,只是表面難看了點
日前有機師在臉書上分享一系列桃園機場滑行道照片,批評近5年來都破破爛爛,「沒有一天平整過」,而且還「越補越大洞」。 
2018/04/18 | Abby Huang
監察院提再審法官性騷助理案,改輕判的法官卻已全數請辭
不只承受壓力的審判長林文舟在昨(17)日辭去職務法庭法官職務,受命法官陳志祥與其他2名陪席法官也接連請辭,形成史上首次合議庭法官全數辭職的奇觀。
2018/04/09 | 丁肇九
拒馬外的邊緣人(上):因為他們,兩院院長只從側門進出
何玉珠阿姨和她的哥哥何勝興從2000年開始,就不斷向行政院、監察院抗議,十幾年來,他們曾經敲鑼、攔轎,也找過立委和議員,甚至催生了保障強徵受害戶的大法官解釋文,但他們自己的案子卻在「超過五年不得申訴」的公文回復中,永不能見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