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08 | TJ

【關鍵眼中盯】看「國民法官」黨團協商的六點體悟:在野黨真的很重要,但沒有什麼用

這段2020年7月3日朝野協商「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的精彩交鋒,只要你對台灣政治和政策有基本認知,一定跟我一樣看到深夜都停不下來,從裡面就能看到在野黨的監督有多重要——而且多沒有用。

2020/06/19 | 李秉芳

校外人士入班「宣教」、要學童簽「守貞卡」,國教署:全面落實資格和教材審查

從去年8月到今年4月有65起和宗教團體入校的相關陳情案,其中僅8件已獲得改善,14件已終止合作,有31件則被認定「不需改善」,另有12件沒有明確處理結果。

2020/06/01 | 多維TW

把「逆時中」當成預警危機的金絲雀,而非唱衰台灣的烏鴉嘴

儘管要戰勝病毒,人們有賴於政府的領導,以團結社會力量共同抗疫,但這絕非等同領導者或政府,就此便獲得免於監督、糾錯的「免疫力」,集體抗疫的內涵也不該輕率被簡化為「順時中」或「聽政府的就對了」。

2020/01/17 | dolin66

蔡英文以817萬票強勢連任,代表民進黨「絕對勝利」嗎?

雖然蔡總統的確豪取史無前例的817萬餘票,但若民進黨立院黨團在監督力量薄弱的環境裡,持續藉由國會的多數暴力來扭曲社會價值,我想民進黨恐怕會在很短的時間裡國民黨化,然後成為人民下一個下架的主要目標。

2020/01/14 | 沈祐平

「自由派」的民眾黨與「進步派」的時力,將是立法院超越藍綠的「不關鍵少數」

同為「治國優先」的政黨,當難題出現在這兩個政黨面前時,時代力量會選擇道德,台灣民眾黨會選擇效益,而他們唯一的共同底線是為台灣著想,這正是國、民兩黨本該成為的樣貌,但台灣大多數政黨都守不住這條線。

2020/01/13 | 讀者投書

致蔡英文與辣台派:給未來四年太平盛世的備忘錄

我泱泱大民進黨已經囊括了國會過半的席次,小黨不過只是一群台灣價值儲值不夠的人們,不足以影響蔡英文與民進黨帶給台灣未來四年的太平盛世。但願歲月真能如此靜好。

2020/01/02 | 《卓越新聞電子報》

言論自由社會必有「假新聞管制」的挑戰,但誰也沒有完美解方

台灣的假新聞當然危害很重,但是否比其他地方嚴重?倒未必然。反倒是現今「一切向錢看」的社會風氣,又缺乏能有效管制的法規的情況下,才是阻礙媒體向上提升最大的問題,而媒體的監督力量越弱,最高興的就是政府跟政治人物。

2019/09/13 | 讀者投書

人人都想加入「討厭民進黨」的「新」黨外時期

「新」、「舊」黨外時期都有個相同邏輯,但本質上卻全然不一樣——以前是以終結極權、追求民主的「理念」為號召,但今天的「黨外」團結力量只是因為「利益」而讓各路人士結合,這終將導致分裂。

2019/08/17 | 蒂瑪小姐咖啡館

什麼是政治?一句話解釋,就是「公權力」

政治如果用一句話講完,就是公權力,有些人覺得出來選才算參與政治,但其實監督政府本身,就是一種參與政治的方法--監督政府如何使用公權力。

2018/11/24 | 丁肇九

掌控選民「心態」的地方議員,真的只能等他們凋零嗎?

因地方傳統勢力長期掌握左右議員選情的力量,靠此選上的議員自然會對宗親會、宮廟、農會、水利會等「交代」而非有效反映民情,選民也覺得「誰選上都一樣」,那就支持看起來會贏的那一個。

2018/11/23 | 林冠任

今天對政治冷感,會害到20年後的你

如果你喜歡躺在舒適圈裡,給糟糕的人控制國家大局的方向,進而糟糕的影響自己的人生,那麼你可以繼續抱著那種「再關心政治有什麼用,我的薪水又不會增加」的心態想法——但你要有心理準備。

2018/11/23 | 丁肇九

助理低薪、研究室像里民中心,議員有心也難尋好幕僚

看過黃國昌質詢,大家都知道議員「專業問政」的重要,卻忽略了地方議會對法案助理不友善的環境,不僅薪資制度(補助款)容易被「老闆」上下其手,甚至連專門的研究空間都沒有。

2018/09/17 | 幹幹貓

【插畫】很多人自以為在「監督」,但其實是造謠抹黑

公眾人物需要持續被檢視,但請確定你做的是監督,而不是謾罵。

2018/08/28 | 林冠任

如果議員的工作只有「監督」,狂扯市長後腿就是當選保證?

一個先進的城市的議員,應該負責把城市的法規建立起來,例如招商法規搞起來,弄出一個友善招商環境,然後市長依法行政,只把監督當訴求的議員,可能反在各種事情上擺弄好讓大家怪縣市首長,到最後,民眾也絕對不會好過。

2018/08/27 | 菜市場政治學

17個Q&A瞭解司法改革「人事權」的重要性

司法是無法完全獨立,它是政治和社會體制一部份,除了廣泛參考國際的制度之外,我們必須記住這個問題,絕不是靠高喊「增加民主可問責性」或是「維護司法獨立」就可以解決的。

2018/05/10 | 精選轉載

看完美國的例子,你還想要一個完全自治的「國立台灣大學」嗎?

台灣要談大學自治,那是因為以前黨國百分百控制高等教育機構,學界用「大學自治」的口號,爭取到一些自由呼吸的空間。

2018/03/19 | 沈建一

駐外看台灣(八):只選舉而不監督,怎能稱作為民主?

許多台灣人都把「當官」看作大富大貴的途徑,但許多歐美民主國家的「民意代表」,都不是高薪的代名詞。無法確實「選賢與能」,又無法落實對民意代表的監督,我們被政客看輕,也不奇怪。

2018/02/16 | 林冠任

拒談改革的國民黨,注定消失在歷史的洪流中

因為親中的立場和宮廷政治的思維,導致國民黨在台灣的選舉節節敗退,黨內優秀人才也無法出頭,如果國民黨繼續拒絕改革,算在民進黨低潮的時候席次增加,長久而言也會淹沒在歷史的洪流,難以東山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