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4/19 | 讀者投書
離婚後法官決定「小孩歸誰」的方法,和你想的不一樣
法院為審酌子女之最佳利益,得徵詢主管機關或社會福利機構之意見、請其進行訪視或調查,並提出報告及建議,想爭取子女監護權的你,在訪視人員到來之前可以做什麼準備呢?
2020/02/13 | 讀者投書
時常忽略的兒少權益:離婚協議書應增列未成年子女會面與扶養費
反新加坡與香港的離婚程序中,多詳細兒少於父母離異後之後續照顧的保障作法,反觀台灣的書表中並未有未成年子女會面、未成年子女扶養費的約定項目,故當事人也未必自行約定,直接傷害兒童的權益。
2020/01/24 | 85010
離婚夫妻仍是父母,至少給孩子一個開心的春節
如果父母一直對小孩說對方的壞話,在小孩心中會持續造成傷痛,即使雙方已經不是「夫妻」仍然是小孩的「父母」,對小孩的成長還是要負起責任,即使對對方仍有埋怨,在小孩面前也不應該流露出來。
2019/12/03 | 85010
降低離婚率三招與離婚時要考慮的兩件事
「媽寶老公」、「婚前劈腿」等問題,大多有機會事前發現,所以在結婚之前,好好的做身家調查有一定必要性,而在結婚之後簽屬「防出軌保證書」,則是防外遇的好招數。
2019/11/10 | 精選書摘
《我只想讓我女兒有個家》:福利計畫餵飽我的家,但我也得提著一袋恥辱進門
當時我還不知道,不過政府其實已經努力多年,想要洗刷食物券的汙名,好讓兩千九百萬使用食物券的民眾不被歧視,方法是更名為「營養補充援助計畫」。然而,不論是叫「營養補充援助計畫」或「食物券」,民眾還是認為美國納稅人辛辛苦苦賺來的錢,被窮人拿去買垃圾食物。
2019/11/07 | 85010
婚姻走不下去卻又捨不得小孩,我該怎麼辦?
在「捨不得小孩」的原因中,可以歸納兩個,一個是怕小孩被傷害、第二個是怕失去監護權,在這個問題中,作為父母應該思考的是:怎樣對小孩最好?
2019/09/19 | 85010
我努力賺錢養家,老公整天耍廢,可以訴請離婚嗎?
如果你正身處於「對方很廢」的婚姻當中,不妨想想這與婚前說的約定承諾是否一樣?多數不幸福的婚姻,都是因為單方面一直「體諒」對方造成,但這樣子的相處模式,往往很難讓另一半改善。
2019/08/15 | 賴佩霞律師
偷情,不見得就是壞爸媽:法院的「親權」與「監護權」考量
法院會以「未成年子女的最佳利益」做為最高指導原則,而且目前實務愈來愈重視「友善父母原則」,假設一方被法院認定是不友善的父母,喪失親權之機率也會隨之大增。
離婚時,有錢的一方就一定能取得監護權嗎?
要爭取監護權,並不會因為誰的收入高就判給誰,而會考量子女的最大利益、生活情況,因此即便沒有工作、沒有收入,只要你盡力證明自己是個適任的父親、母親,那麼你也有可能享有子女的監護權!
2019/03/03 | 85010
離婚的時候,法官要如何決定小孩「監護權」歸誰?
根據法條的規定,法院監護權訴訟判斷標準大致可分為三類:小孩需求及意願、父母客觀條件及意願、親子互動與適宜的成長環境,這也是「社工訪視」的紀錄重點。
離婚時除了子女監護權,雙方的負債該由誰承擔?
即便夫妻沒有特別講好要用分別財產制,夫妻各自的債務仍然是各自承擔,不需要替對方承擔。
2019/02/24 | TNL特稿
為何家庭會支離破碎?從《還願》看台灣社會福利變遷
《還願》帶給我們的除了「不要輕易相信神棍以外」,也告訴我們現在和1980年代不同了,是個該好好照顧自己的時代,求助的方式會越來越多,傷痛也有不同的方式可以被理解。
2019/02/24 | 精選轉載
為什麼這一家子會支離破碎?從《還願》看台灣社會福利變遷
《還願》帶給我們的除了「不要輕易相信神棍以外」,也告訴我們現在和1980年代不同了,是個該好好照顧自己的時代,求助的方式會越來越多,傷痛也有不同的方式可以被理解。
2018/11/13 | 賴佩霞律師
夫妻失和,小孩先搶先贏?小心構成「刑事略誘罪責」
若是為了在之後的訴訟過程中順利取得孩子親權,而在雙方還沒有離婚前,就貿然將孩子帶走,拒絕對方和孩子接觸,倒底是增加訴訟上的勝算,還是讓自己陷入法律上的風險呢?
2018/11/07 | 精選書摘
《那時候,我們還不是孤兒》:我們像隱形人,屋子裡的小孩沒人看我們一眼
窗外的小鳥搖搖晃晃往階梯走來,我得稍微離開牆邊才能看到牠。「飛啊。」我心想。「快一點。趕快在別人抓到你之前飛走吧,告訴別人要去哪裡找我們。」
2018/06/01 | 精選書摘
《孩子,我聽你說》:爸媽離婚了,但我卻一直被情緒勒索
坦白說,法院不是個解決親情紛爭最好的地方,因為法官很難在三到五次的庭期,總計時間不過一個小時上下,就可以瞭解你爸媽十二年來的恩怨情仇。
2015/10/30 | 瑞典過日子
你可能無法想像,在瑞典除了婚姻之外還有這12種「關係」
中國人說:「不以結婚為目的戀愛就是耍流氓」,那這篇便是為我們瑞典小流氓們所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