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08 | 精選書摘
論盧梭《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與基礎》:現代自然權與君權神授
我們看見盧梭先討論同時代重要哲學家的觀點,以及學者所做的觀察,最後才提出自己新的解釋和新的假說。這篇《二論》完全將盧梭帶入人文科學與哲學的殿堂。
2019/03/19 | 精選書摘
《徒步大不列顛》:為什麼許多煩惱憂鬱的思想者,都是狂熱的步行者
乍看之下,這些不快樂的男人似乎都不是展現行走治療力量的標準典範。但我的重點並不在於鄉間漫步是解決各種憂鬱症的靈丹妙藥,我要說的是,憂鬱的人經常會發現鄉間漫步很有助益。
2019/03/18 | 精選書摘
《徒步大不列顛》:為什麼許多煩惱憂鬱的思想者,都是狂熱的步行者
乍看之下,這些不快樂的男人似乎都不是展現行走治療力量的標準典範。但我的重點並不在於鄉間漫步是解決各種憂鬱症的靈丹妙藥,我要說的是,憂鬱的人經常會發現鄉間漫步很有助益。
2019/01/09 | 精選書摘
米歇爾賽荷《寄食者》:盧梭不惜貢獻一生大部分時光抄寫樂譜,為什麼?
拜託,不要跟著理論走。音符,我們來跟隨音符。音樂拯救我們,音符也拯救我們。音符使我們平靜,音樂也使我們平靜。緊緊抓住音符,別讓它們跑了。只有它們,才是和諧。
2019/01/08 | 精選書摘
米歇爾賽荷《寄食者》:盧梭不惜貢獻一生大部分時光抄寫樂譜,為什麼?
拜託,不要跟著理論走。音符,我們來跟隨音符。音樂拯救我們,音符也拯救我們。音符使我們平靜,音樂也使我們平靜。緊緊抓住音符,別讓它們跑了。只有它們,才是和諧。
2018/08/02 | 精選書摘
《哲學叩應》:霍布斯、洛克、盧梭談「我們究竟需要國家做什麼?」
德國兩大哲學博士攜手合作,精選18大哲學理論,以虛擬對話的方式,搭配德式幽默,呈現哲學迷人的一面。全書脈絡清晰,哲學推演嚴謹,適合初接觸哲學、欲理解偉大思想精髓的讀者。
2018/07/30 | 精選書摘
《哲學叩應》:霍布斯、洛克、盧梭談「我們究竟需要國家做什麼?」
德國兩大哲學博士攜手合作,精選18大哲學理論,以虛擬對話的方式,搭配德式幽默,呈現哲學迷人的一面。全書脈絡清晰,哲學推演嚴謹,適合初接觸哲學、欲理解偉大思想精髓的讀者。
2018/07/12 | 精選書摘
《解釋給每個人聽的倫理學》:倫理學從何而來?這個問題有三大類解答
你知道,界線不一定畫在宗教和哲學之間。事實上,對於「倫理學從何而來」這個問題,第一類解答主要在說:「它並非來自人類」。
2018/01/05 | 精選轉載
太陽花之後的台灣比較像美國獨立革命,還是法國大革命?
法國大革命背後的盧梭思想,正是漢密爾頓說的「既不符合人性,也不符合你們國家的組成」。不要小看洛克和盧梭的差別,這差別決定了美國和世界的未來。
2017/10/13 | 精選書摘
《5場哲學大師的Battle》:人類應該活得自由,還是需要社會規範?
自由與拘束,自古以來便爭議不斷。人類應該活得自由,還是需要社會的規範呢?在此邀請到古今中外的哲學家,為我們回答這個千古難題。
2017/10/12 | 精選書摘
《不服來辯!15場哲學大師的Battle》:人類應該活得自由,還是需要社會的規範?
自由與拘束,自古以來便爭議不斷。人類應該活得自由,還是需要社會的規範呢?在此邀請到古今中外的哲學家,為我們回答這個千古難題。
2017/09/25 | 精選書摘
獨居山林27年的最後隱士:出版了《湖濱散記》的梭羅只是個半吊子
依隱居的動機,從古至今的隱士大致分成三派:抗議派、靈修派、自我追尋派。即使是自願終生禁閉的隱者,其實也沒有跟社會完全脫離。但奈特獨居森林期間沒拍過照,沒跟人一起吃過晚餐,也從沒寫過半個字。他徹底背對這個世界,沒有一種隱士類別可以套在他身上,箇中原因也神祕難解。
2017/09/23 | 精選書摘
獨居山林27年的最後隱士:出版了《湖濱散記》的梭羅只是個半吊子
依隱居的動機,從古至今的隱士大致分成三派:抗議派、靈修派、自我追尋派。即使是自願終生禁閉的隱者,其實也沒有跟社會完全脫離。但奈特獨居森林期間沒拍過照,沒跟人一起吃過晚餐,也從沒寫過半個字。他徹底背對這個世界,沒有一種隱士類別可以套在他身上,箇中原因也神祕難解。
2017/02/12 | 精選書摘
十八世紀的烏托邦未來小說:在2440年的理想巴黎,歷史是「人類的羞辱」
梅西耶這本小說雖以未來為背景,卻充分反映出啟蒙時代後期法國社會廣為人知的信念與理念,尤其著重在既存體制的不公不義上。另一方面,從小說內容也可以察覺一七八九年大革命之前,法國知識分子的主流意見是改革,而非革命。
2017/02/12 | 精選書摘
十八世紀的烏托邦未來小說:在2440年的理想巴黎,歷史是「人類的羞辱」
梅西耶這本小說雖以未來為背景,卻充分反映出啟蒙時代後期法國社會廣為人知的信念與理念,尤其著重在既存體制的不公不義上。另一方面,從小說內容也可以察覺一七八九年大革命之前,法國知識分子的主流意見是改革,而非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