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

現場直播(英語:Live broadcast),或稱實況轉播、即時轉播,簡稱直播或實況(Live),是指電台、電視台、網路平台等傳播媒體以現場即時的方式播出節目內容的行為,可分為電台直播、電視直播、網路直播等不同的直播方式。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1/31 | Altia

以葉加瀬冬雪《隻狼》遊戲實況為例,談VTuber直播的魅力

固然,葉加瀬冬雪的驚訝及反應很有娛樂性。《隻狼》也是一隻好遊戲。但是,最為感人的,莫過於是能讓觀眾感覺到實況主主動挑戰自己、挑戰成功,繼而成長的瞬間。

2020/10/08 | TNL特稿

【網絡時代的社運】香港社運(下):網路媒體如何改變保守族群看待運動的方式?

現在是香港街頭抗爭的低潮,這可能是像過去雨傘運動後那樣的低潮。香港社會需要醞釀,以及體制內外的力量或新的政治機會。而未來臨時立法會的機構開始運作後,可能也會造成民主派新的內部分裂。

2020/09/27 | Altia

VTuber/虛擬直播主背後的「中之人」是誰?為什麼要區別化兩種身份?

「中之人」是什麼?中之人本來指的是特攝的角色皮套裡面的真人演員。到了近年,因應VTuber的潮流,中之人通常指的是VTuber/虛擬直播主背後的真人直播主。與一般的偶像相比,VTuber最大的特色是台上與台下的割捨。

2020/09/13 | Altia

在直播途中睡著還賺20萬的VTuber:瘋狂「暴走」的文野環

某種程度上,文野環的直播實在是獨一無二。既是因為,文野環對於人類還是太早了,也是因為,這些「事故」和「意外」,實在難以被複製,也不太可能刻意追求。能把家居直播做得那麼草生,那麼混沌,與其說是所謂的「不幸體質」,還不如說是一種才華吧。

2020/08/28 | Abby Huang

當「館長中槍」登Google關鍵字熱搜、影片觀看破百萬,另外2種方式解讀

網紅館長今(28)日凌晨中槍,在網路上引起軒然大波,是現在Google熱搜的關鍵字,搜尋量已經到20多萬次。這樣的事件可以如何解讀?

2020/08/24 | 德國之聲

獨自吃飯被視為丟臉的事:「吃播」是怎麼流行起來的?

吃播文化在大約十年前就悄然興起。粉絲們透過影音平台留言給吃播主或打賞虛擬貨幣,已然形成經濟規模。這一現象如今也引起一些爭議。

2020/07/18 | TNL 編輯

因疫情得遵守「社交距離」的日本藝妓,如何在凋零中浴火重生?

疫情爆發之後,東京赤坂藝妓區的來客數已經下降了95%,政府「座位得隔開兩公尺」的規定更是雪上加霜,但在此期間,有些藝妓和舞妓卻靠著YouTube和Zoom,找到了發展的出口。

2020/07/09 | 休班記者

抗爭與記者(三):鏡頭後的餘悸,網媒《丘品新聞》

前線記者採訪遭受無理對待有口難言,市民仍可透過直播、報道等知悉事件,為他們抱不平。鮮為人知的是,《丘品》新聞部前線記者及幕後員工,均遭受不明來歷人士起底及滋擾。

2020/06/26 | 矽谷搖滾天使林富元

網路上的自媒體這麼多,為何大多數都是「網不紅」?

討論爲何某些網紅爆紅,而其他人都只能自我陶醉的論述很多。但其實根本不用大作分析,我從培養成功創業家的角度來看,網紅與任何成功者一樣,都需要最基本的3個要素。

2020/01/26 | 律師談吉他(雷皓明律師)

SWAG主播「性愛影片」遭外流盜賣,但A片有著作權嗎?

在早期的法院見解中,A片因為影響公序良俗,無促進國家社會發展的功效,所以不屬於《著作權法》中「具學術性的著作」因此沒有著作權問題,但近期法院對A片著作權的認定,已經採用了不一樣的觀點。

2020/01/11 | 菜市場政治學

回顧2018高雄市長選舉,YouTube對投票意向的影響有多少?

YouTube的重要性與日俱增,2018高雄市長選舉的學術資料已經顯示,高雄市選民在各種網路工具之中,使用YouTube作為收集政治資訊的比例是非常高的,甚至高過Line、部落格、或ptt。

2019/12/08 | 公務門小三

「與偶像零距離」的SWAG成人影音平台,正在將台灣的性產業「去中心化」

以「一對一私訊」為名的情色聊天平台SWAG雖然屬於合法邊緣,但部分成人偶像在自營之餘,甚至還有助理幫忙掌鏡、剪片或經營社群,撇開社會觀感不談,其實反而形成了新型態的產業,將性工作從少數控制者的手中解放,讓「被控者」化為「偶像」般的存在。

2019/10/28 | 精選轉載

反思校園媒體追即時新聞︰慎防「呃like」誘惑

反送中運動至今,有不少校園媒體投入作即時報導及現場直播,拍攝不少重要現場影片,但同時有記者在直播時的言論引起爭議,甚至有違反基本新聞倫理之舉,變成追逐like數而非「多一個鏡頭,多一份真相」。

2019/08/17 | 《卓越新聞電子報》

衝突現場「直播」越來越多,但真能幫助我們釐清真相嗎?

直播好像很貼近真實,但身歷其境之餘又有多少思考空間?是否真能透過鏡頭對現場深入了解?因為,至少鏡頭以外的看不到,更不用說對事件脈絡增加認識,直播最大的功能,反而是見證和監控。

2019/04/19 | TIME

Google將如何透過Stadia改寫遊戲產業規則?

即使Google推出的在這場對上微軟、索尼和任天堂的電玩戰役中最終失敗了,Stadia仍會永遠的改變電玩遊戲產業中從開發、銷售到直播的一切。

2019/04/19 | TIME

用瀏覽器就能玩《刺客教條》,Stadia可能永遠改變遊戲產業的未來

即使Google推出的在這場對上微軟、索尼和任天堂的電玩戰役中最終失敗了,Stadia仍會永遠的改變電玩遊戲產業中從開發、銷售到直播的一切。

2019/03/27 | TIME

社交媒體想根絕暴力影片,但現行技術只能「打地鼠」

基督城槍擊影片之所以更加棘手,因為該影片不是錄製好之後才上傳,而是在線上直播,而以現行的人工智能科技,從直播影片偵測暴力場景幾乎不可能,也很難在直播期間撤下影片。

2019/03/27 | TIME

社群媒體想根絕暴力影片,但現行技術只能「打地鼠」

基督城槍擊影片之所以更加棘手,因為該影片不是錄製好之後才上傳,而是在線上直播整起事件,而以現行的人工智慧科技,從直播影片偵測暴力場景幾乎不可能,也很難在直播期間撤下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