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台味硬漢用庶民美學說設計故事:廖小子-化草根日常為狂放藝術
如今,廖小子的作品已成為大眾眼中台灣風格與勞工美學的代表,但他不諱言早期設計時難免遇上看不慣這類風格的案主,「曾有個案主坐在我後面說,『你這個好醜啊!』」庶民日常元素被業主視為不入流⋯
2017/05/29 | 言士
評Breakazine!《唞氣》︰讓討論回歸根本,有時無需太宏觀
這一期《Breakazine!》沒有用社會學方法去探求自背後的社會原因,卻另開門徑聆聽不同的情緒,並了解這些情緒無法在社會流轉與被討論的原因。
2016/08/04 | 讀者投書
做個積極的閱聽人不能只有抱怨,請用行動表明「我想看見更多深度新聞」
我們不應僅將閱讀深度報導看作一場沉重的學習,而是將它看作吸收思想養分、幫助展開深度對話的管道。如此一來,才能真正用行動表明:「我是閱聽人,我想看見更多有深度的新聞。」
2016/08/04 | 讀者投書
做個積極的閱聽人不能只有抱怨,請用行動表明「我想看見更多深度新聞」
我們不應僅將閱讀深度報導看作一場沉重的學習,而是將它看作吸收思想養分、幫助展開深度對話的管道。如此一來,才能真正用行動表明:「我是閱聽人,我想看見更多有深度的新聞。」
2015/04/28 | 破土 New Bloom
關於解放乳頭和大眾媒體,以及「後性解放」女權運動的困境
這樣強調身體為性化主體的批判值得反思,但不甚完整。女性主體奪回被凝視的被動位置,並不一定是否定自己的身體為「性的身體」,而是除去「性的羞辱」─乳頭為必須隱藏的、扭捏的、不雅的、只屬於丈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