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5/07/26 | Foreign Policy
我想成為比傷害我的青少年更好的人,但權力讓我開始變得殘酷:我在北韓拘留所裡的「飢餓遊戲」歲月
數以千計的人在北韓大飢荒中喪命。會寧的低丘上仍看得見一些亡者的墳墓。大飢荒也悄悄改變一些事,它使家庭潰散,就像浸入酸裡被溶解(我的家庭很不幸地就是個例子);它讓堅固、深刻的友情變得如玉米餅般微不足道。西方國家都說北韓政府高壓、帶有侵略性,但我所經歷的卻是無政府狀態,而這可是恐怖多了。
2015/07/26 | Foreign Policy
我想成為比傷害我的青少年更好的人,但權力讓我開始變得殘酷:我在北韓拘留所裡的「飢餓遊戲」歲月
數以千計的人在北韓大飢荒中喪命。會寧的低丘上仍看得見一些亡者的墳墓。大飢荒也悄悄改變一些事,它使家庭潰散,就像浸入酸裡被溶解(我的家庭很不幸地就是個例子);它讓堅固、深刻的友情變得如玉米餅般微不足道。西方國家都說北韓政府高壓、帶有侵略性,但我所經歷的卻是無政府狀態,而這可是恐怖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