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27 | 精選書摘
《愛是勇者的遊戲》:我們往往認為只有一個「真相」,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如果我們發現了真相,也無法畫一條線說:這邊是真相,那邊不是。每個人基於自己的感知而得到不同的真相。一個客體具有多種真相,因而無法強迫別人接受我們所認識的真相。
2019/10/12 | Kayue
為了讓真相流傳,請保持「資訊公德心」
政府及警隊失去公信力後,很多傳聞難以證實而不斷流傳,當中有些明顯有錯。要避免假消息影響真相流傳,我們需要保持「資訊公德心」,在轉發消息前請先盡量查證內容。
2019/09/12 | 精選轉載
後真相年代:抗爭中的平行宇宙
在「後真相」年代,公共討論變得十分困難,因為連事實的共識也不再存在。因此,我對抗爭者有兩個建議︰一,文宣好重要;二,不要假新聞。
2019/09/11 | 區家麟
真相的四種死法
真相死亡,才令極權成為可能。如果你相信「沒有真相,只有詮釋」,又或覺得真假難分,就索性不分,小心,專制政府最樂見。當謠言滿天飛,真假不分時,結果往往是最有權錢者成為說話最大聲的人。
2019/09/11 | 區家麟
終於,到香港人向外國記者說 ︰「把我們的消息傳出去!」
讀鄭美姿記她協助法國記者採訪翻譯,遇到示威者期盼的眼神,示威者向法國人說︰「謝謝你們把香港的消息帶出去!」每讀到這句,眼眶一熱;我們當過記者的,聽過太多。
2019/07/11 | 精選書摘
《那些傷人的話都不是真的》:「試著不去在意」反而更容易受傷
一旦別人說在意「他人眼光」是因為沒自信,你就會陷入要讓自己更好更有自信的無盡漩渦中;但若是知道了評價的本質,對應的方式也就能夠改變了。
2019/06/13 | 讀者投書
影集《核爆家園》:說出真相的力量,能抵銷「謊言的代價」嗎?
政客的腦子通常是「要如何自救」而非如何「解決問題」,故事裡的「英雄」科學家也只是做了應該要做、對得起自己良心的事,也因此丟了職位、受到監視、自縊身亡,但也因此改變了所有人的命運。
2019/05/07 | 精選轉載
辯論比賽有用,但弱化了一些思維能力
一次又一次的經歷後,我開始懷疑是否辯論比賽的形式促使了這個「越講越窄」的趨向。
2019/01/24 | 芭樂人類學
你相信哪一種「真相」?從法國郊區青少年死亡,談污名、認同與無意識
在民主社會中,理論上人人有言論自由,應該能夠允許種種不義的真相為眾人所知。但實際上,複雜的心理、社會、政治結構,加上媒體的第四權角色經常在隱沒在新自由主義的娛樂消費邏輯中,往往使得真相難以出土。
2019/01/24 | 芭樂人類學
你相信哪一種「真相」?從法國郊區青少年死亡,談污名、認同與無意識
在民主社會中,理論上人人有言論自由,應該能夠允許種種不義的真相為眾人所知。但實際上,複雜的心理、社會、政治結構,加上媒體的第四權角色經常在隱沒在新自由主義的娛樂消費邏輯中,往往使得真相難以出土。
2018/09/19 | 讀者投書
當真相成為一種道德:布希亞如何看待假新聞
黛安娜王妃之死的新聞播出後,人們不停述說這場「意外」原本不該發生。按照因果鏈條無限回推,甚至可以得出「如果大不列顛帝國不存在,黛安娜王妃就不會死」這種荒謬的結論。在這裡,真實事實上早已死亡。
2018/06/11 | TIME
為什麼川普撒再多的謊也無法扼殺真理?
真理就在我們身邊,我們只需要去找尋它。找尋我們在真理、在世界中的定位,是人類最崇高的任務,我們應努力不懈,至死方休。
2018/03/05 | 王偉雄
真相與誠信:中國與西方文化面對真相的態度
即使傳統上中國人比西方人較為不重視真相,這個分別實際上並不是那麼大,因為中國文化十分重視誠信。
2018/03/05 | 王偉雄
真相與誠信
即使傳統上中國人比西方人較為不重視真相,這個分別實際上並不是那麼大,因為中國文化十分重視誠信。
2018/02/08 | 王陽翎
搞錯了:《郵報:密戰》才沒那麼「正能量」
作者認為沒必要把電影《郵報:密戰》的內容說得過於光明和「正能量」,像「第四權」齊心協力戰勝美國政府戰爭黑幕。反而,內容不少部分,流露男女主角的做事方式,絕不是簡單抵抗政府黑幕,如同手執神仗發光發熱的價值聖徒。正是現實世界不是小說,現世中的英豪或智者,往往就是抓取平衡點的高手,絕不迂腐、濫情、僵化。
2018/02/08 | 王陽翎
搞錯了:《戰雲密報》才沒那麼「正能量」
作者認為沒必要把電影《戰雲密報》的內容說得過於光明和「正能量」,像「第四權」齊心協力戰勝美國政府戰爭黑幕。反而,內容不少部分,流露男女主角的做事方式,絕不是簡單抵抗政府黑幕,如同手執神仗發光發熱的價值聖徒。正是現實世界不是小說,現世中的英豪或智者,往往就是抓取平衡點的高手,絕不迂腐、濫情、僵化。
2017/11/02 | 精選書摘
真相大白:史達林「並非」遭女秘書殺害?
作者著作揭露許多重要歷史人死因,本篇摘錄關於蘇聯領導人史達林之死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