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05 | 眼底城事
從自立營造到文化保存,與生態共存的蟾蜍山聚落
蟾蜍山文化景觀的保存,建立在人與這塊土地的關係上。而蟾蜍山不只是山、不只是文化景觀,更多的是延續並實踐的生活態度。
2019/06/02 | 破土 New Bloom
「待騰空的地上物」最後展覽:大觀社區的汙名、抵抗與哀悼
退輔會堅持在大觀事件上「無行政疏失」,並指責住戶「違占國有地」、「無居住正當性」。而大觀自救會屢屢在抗爭後,遭受網民謾罵(「違法」、「不理性」、「暴力」等)。但是大觀社區仍選擇抵抗,並創造例外的行動。
2019/05/17 | 讀者投書
讓受壓迫者共同發聲:大觀社區作為「抗爭-藝術」的實踐場
面臨迫遷的板橋大觀社區,就像是一個被世界遺棄的惡地,但是比地面上的任何一處都有人味。人們忙進忙出,是為了即將舉行的最後展覽「待騰空的地上物」進行佈展。他們希望讓活水注入意志消沈的社區,讓要塞高築的社區有對外交通的機會。
2019/03/08 | 精選轉載
【圖輯】「被國有地」之後:板橋大觀社區迫遷事件簡介&爭議釐清
「大觀社區」近日將遭到強制拆除,大觀的形成背景是什麼?這個「非列管眷村」為何成了「違建」?他們訴求的原地安置是想侵占土地所有權嗎?以下一一簡介。
2018/10/08 | 游家權
專訪書店惦惦【老屋篇】:夢魘般的交涉經驗,在基隆做老屋活化的三大挑戰
全台第一間主打長照議題的「書店惦惦」,是基隆唯二的獨立書店,更是由廢棄的警察宿舍改造而成。「老屋活化」、「青年返鄉創業」正夯,但年輕人們想在基隆使用老屋,得先經過層層考驗。書店團隊便為我們娓娓道來他們的辛酸血淚。
2018/09/23 | 精選書摘
《左營二戰祕史》:防空洞「不得據為己有」──自助新村眷戶的生活回憶
在這裡,我們不講充公,因為充公是指遭土匪搶劫,所以對老榮民不敬。老榮民一輩子省吃儉用,三餐都只吃饅頭配鹹菜,過世了還將財產捐給國家,著實令人萬分感佩。
2018/08/09 | 李華
當鄉愁只能回憶,我們有義務記錄這些巷子口的生活美學
如今隨著公寓和獨立別墅的興起,巷弄正在漸漸消失,有幸保存下來,作為歷史古蹟被活化,卻悄悄變成了商業街,失了味。我們印象中的尋常巷陌是充滿了人情味的角落,是一個可以勾起鄉愁的地方。
失落的脈絡:從歷史建築與「老」觀光潮談起
從近代火車旅行興起以來,觀光即逐漸脫離身體性,轉向視覺展示性的消費,快速而表層性的瀏覽、拍照成為觀光行為的主軸。或許有導遊述說著不必然有根據的片段故事,或許遊客在觀光導覽中讀到隻字片語,論述與脈絡逐漸從觀光消費中退場,拍照、打卡顯示「到此一遊」的目的,遠勝於理解這個地方的歷史。
2018/05/20 | 精選轉載
【圖輯】板橋大觀社區的歷史&迫遷事件始末
大觀社區早在土地移轉為國有前便有居民定居,其後更在當局長期默許下才得以發展成今日的規模。而在過去逾廿年裡,居民不斷尋求能夠繼續在大觀生活的方式,然而政府卻未拿出誠意與居民協調,甚至在未有使用社區土地的需要時便提起民事訴訟,要求居民遷離並繳交不當得利。
2017/10/23 | 芭樂人類學
《森林中的伊甸園》:追求更開放、綠色的都會時,如何在不同價值尋找平衡?
《森林中的伊甸園》啟發我們討論都市綠色空間,也讓我們重新面對台灣的公園,曾經是眷村或其他被遺忘的社區。
2017/02/01 | 李修慧
吳敦義提同婚修法應「踩剎車」,陳芳明痛批「他不知道什麼是民主」
陳芳明在臉書上痛批,「吳敦義對婚姻平權的看法,還停留在戒嚴時期。民主與人權都在強調公平正義,而不是在製造隔離。」
2016/11/09 | 精選轉載
管仁健:建中學生的少年殺人事件簿
轟動一時的建中學生殺人案雖然落幕,但茅武犯案時已被建中開除了,不能算是真正的建中學生。所以貨真價實的第一起建中學生殺人案,是發生在牯嶺街命案之後五個月……。
2016/10/22 | 趙慶華
【文評三四五】夢境的自縛與破繭:讀一部「非典型」眷村小說《浮水錄》
閱讀《浮水錄》中這些「台灣太太」周旋在柴米油鹽間的東家長西家短,不免生出一絲「原來妳們在這裡」的釋然與欣慰,終於有人(願意)走進「妳們」的世界,細細銘刻那些在語言、文化衝擊、乃至家國政治紛擾中流動的歡樂與悲哀。
青年免費入住黃埔新村 「以住代護」維繫眷村生活機能
為了活化黃埔新村,去年市府試辦「以住代護 人才基地計畫」,媒合喜愛眷村文化的個人、工作室或團體入住,在不破壞原建築風貌和非營利使用的前提下,讓入住者免費使用空間,藉此眷村老舊建築獲得維護,同時吸引人才進駐,讓眷村有生氣。
別拆光戰後文人的「家」!從1960到2016,政大化南新村的保存之路
紅磚朱門,是你搜尋化南新村時,最常聽見的敘述。化南新村過去是政大教授的居所,反映了文人眷舍的居住型態與空間,然而政大是否能看見這紅磚朱門底下更深一層的含意?
2016/06/18 | 張硯拓
「亞細亞的孤兒」背後的真實故事:紀錄片「滇緬游擊隊三部曲」,如何修補對家的想像?
這些孤軍真正的根是在中國雲南,政治意識上的「祖國」卻是中華民國台灣——但更重要的是,佔了他們人生大半部分的場景,以及他們實際上的公民國籍,又是泰國當地。「這樣的多重認同和斷裂,非常的奇特。」
2016/06/18 | 張硯拓
「亞細亞的孤兒」背後的真實故事:紀錄片「滇緬游擊隊三部曲」,如何修補對家的想像?
這些孤軍真正的根是在中國雲南,政治意識上的「祖國」卻是中華民國台灣——但更重要的是,佔了他們人生大半部分的場景,以及他們實際上的公民國籍,又是泰國當地。「這樣的多重認同和斷裂,非常的奇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