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06 | 精選書摘
尼采《而我必須是光》:太陽神及其對立面——酒神的藝術力量
面對這兩種自然的、直接的藝術境界,每位藝術家都是「模仿者」;換言之,他或是太陽神的夢境藝術家,或是酒神的醉境藝術家,或者兼二者於一身,例如:希臘悲劇詩人。
2018/05/20 | 精選書摘
尼采《瞧,這個人》導讀:一位「敵基督」的哲人,朝命運嘶聲吶喊另類的「阿們!」
面對尼采著作的種種對立時尤須注意,尼采的目的之一,在於迫使我們自行針對我們至今所相信的一切價值進行「重估」,但不是去「否定」一切價值,是去「創造」新的價值,而不是從此遁入虛無主義(nihilism)。
2018/05/20 | 精選書摘
尼采《瞧,這個人》:《悲劇的誕生》這本著作道出了一個巨大的希望
我究竟怎樣發現了「悲劇的」這個概念?「肯定生命本身,哪怕是處於最疏異和最艱難的難題中的生命;求生命的意志。在其最高類型的犧牲中歡欣於自己的不可窮盡性──這一點,我稱之為狄奧尼索斯的,我把它理解為通向悲劇詩人之心理學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