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5/13 | 讀者投書
《我係何式凝》:否定「唯一」的伴侶,卻肯定「終極」的情人
筆者為何式凝對愛情的投入而深受感動,卻想指出,談論多元情慾時,可以更宏觀地看處理婚外情論述背後的性別不平等,以及多元關係當中的矛盾。
想接受更具治療希望的「臨床試驗」,簽下同意書前你要注意這些事
若少了「臨床試驗」這種嘗試突破現有巢臼的努力,醫學或許只能留在老祖宗治病的方法上停滯不前。
2016/06/11 | 當今大馬
另類醫學倫理旅遊:從達豪到紐倫堡,反思國家與個人權利的拉鋸
若到了德國慕尼黑,除了享受啤酒和烤豬腳,抽空到達豪集中營和紐倫堡審判法庭參觀和反思人體實驗和醫學倫理,肯定會是一趟物有所值的醫學旅遊,畢竟我們每個人總有一天會成為病人,也極大可能會成為現代醫學的受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