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權

知情權(Right to know),由於美國1960年代的勞工運動和環保運動而興起,尤其因為《寂靜的春天》(Silent Spring)這本書掀起的環保運動、車諾比核事故等環境污染引起環保意識高漲、調查性新聞報導等新聞自由風行、近代公民權的提昇等,知情權隨之大幅發展。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2/02 | TNL 編輯

法國《整體安全法》影響大眾監督警察暴力,連續兩周末抗議後政府承諾重寫爭議條文

法國各地民眾對《整體安全法》第24條有疑慮,認為干預新聞自由、影響知情權,將來可能使警方濫權、執法過當難追溯,因此連續兩個周末上街,終於使政府同意重寫條文。

2020/11/29 | TNL 編輯

法國《整體安全法》禁止民眾「惡意散佈」警方執法照片,爭議過大持續引發示威

法國《整體安全法》第24條禁止民眾惡意散佈警方執法時的照片,避免警方個資外洩,但可能使警察暴力更無人可監督,引發新聞自由與知情權爭議。法案目前已經一讀通過,民眾持續上街抗議要求撤回。

2019/04/26 | 法夢

【安心事件】的士司機侵犯藝人私隱權,政府有責任協助當事人

根據外國有關狗仔隊侵犯私隱的案例,今次「安心事件」中的士司機的把影片交給傳媒,實在難以稱得上是為了公眾利益。政府有責任向當事人給予援手,立即執法或代其尋求法律濟助,保障其私隱權。

2018/08/29 | 法夢

謀殺案之謎︰警方公開審前資訊,可能影響無罪推定

假如謀殺案一定會以陪審團審訊,警方在拘捕後、審訊前多番透露各項資訊,這又是否恰當?

2017/02/26 | 精選書摘

打開傷口是為了復元:專訪德國史塔西檔案局局長

是否和解、以及什麼時候和解,受害者才有資格決定,但加害者能用行動來促進和解。「檔案沒解禁,這種事就不可能發生,」楊恩強調:「我們檔案局的責任不是為受害者尋仇,也不是清算加害者,而是在真相和責任釐清後,開啟對話與和解的可能。」

2017/02/25 | 精選書摘

打開傷口是為了復元:專訪德國史塔西檔案局局長

是否和解、以及什麼時候和解,受害者才有資格決定,但加害者能用行動來促進和解。「檔案沒解禁,這種事就不可能發生,」楊恩強調:「我們檔案局的責任不是為受害者尋仇,也不是清算加害者,而是在真相和責任釐清後,開啟對話與和解的可能。」

2017/02/21 |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我們都很在意隱私,但「隱私權」是基本權利嗎?

「隱私權」是甚麼?在上世紀70年代,美國道德哲學大師湯姆森提供了一個出乎意料的答案︰隱私權根本就不是一種基本道德權利。

2017/02/20 |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我們都很在意私隱,但「私隱權」是基本權利嗎?

「私隱權」是甚麼?在上世紀70年代,美國道德哲學大師湯姆森提供了一個出乎意料的答案︰私隱權根本就不是一種基本道德權利。

2017/01/10 | Kayue

這份簡化版Instagram使用條款,揭示了兒童缺乏數碼權利

由英國兒童事務專員成立的專責小組日前發表報告,探討兒童在網絡上缺乏權利的問題。例如網站使用條款未有考慮兒童需要,條文艱深難明,令他們不知情下放棄私隱。

2017/01/09 |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若吹哨人不受保障,公眾權益唇亡齒寒

「吹哨人」為公眾利益而洩密,但目前未有法例保護他們,或會導致寒蟬效應,影響公眾知情權及其他權益。

2017/01/02 | 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

保護個人資訊抑或網絡審查?巴西高等法院判Google「被遺忘權案」勝訴

巴西高等法院裁定「被遺忘權」並不適用於Google或其他搜尋器。判決指出,若強迫搜尋器去判斷及執行移除個別搜尋結果連結的要求,會將重大責任加其器身上,很可能令他們成為網絡審查者。

2016/07/06 | 共誌

命運無可隨人,唯能使命向前──我讀山崎豐子《命運之人》

山崎豐子令人敬佩的寫作生涯在《命運之人》畫上句點。作為跨越日本戰前與戰後的小說家,她深刻回顧記者的使命,同時也掀起「知的權利」的辯論,最後,則是企圖喚起世人對於沖繩問題的重視。

2016/05/13 |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港府限制網媒採訪,過時兼損新聞自由

不論是在香港還是世界各地,網絡媒體已日趨專業也日益普及。若政府以消極態度限制網媒採訪,是損害了這些媒體的新聞自由及市民的知情權。

2016/05/13 |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港府限制網媒採訪,過時兼損新聞自由

不論是在香港還是世界各地,網絡媒體已日趨專業也日益普及。若政府以消極態度限制網媒採訪,是損害了這些媒體的新聞自由及市民的知情權。

2015/04/02 | 林兆彬

不管有沒有幽浮,我們都該知道目擊UFO的統計數字

在過去六年,接獲市民目擊不明飛行物體(UFO)報告的數字有下跌趨勢。2009年和2010的數字分別為49宗和53宗,大約比最近一兩年的數字多接近一倍。究竟當年發生了甚麼事情呢?

2015/04/02 | 林兆彬

不管有沒有幽浮,我們都該知道目擊UFO的統計數字

在過去六年,接獲市民目擊不明飛行物體(UFO)報告的數字有下跌趨勢。2009年和2010的數字分別為49宗和53宗,大約比最近一兩年的數字多接近一倍。究竟當年發生了甚麼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