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16 | 吳佳翰
馬來西亞只有巫華印三大民族?在「沙巴」與「砂拉越」並非如此
馬來西亞對外界常展示擁有巫華印三大民族的「多元」形象,然而對馬國東馬人民而言,族群與宗教的邊界關係是多重與流動的,而近年來東馬原住民更面對著西馬中央政府「馬來化」議程的挑戰。
2019/08/30 | 吳佳翰
印尼遷都,如何影響馬來西亞與汶萊?
印尼的新首都落腳在婆羅洲上,而這個74萬平方公里的島上,有著三個國家。印尼遷都隨之而來的政治力學也會展現在經濟與基礎建設上。
2019/08/05 | 精選書摘
張貴興答客問:來台前我是砂拉越的華人,非「馬來西亞人」
來台前,被英國「殖民」6年,被馬來亞「殖民」14年。前6年,年幼無知,沒落的大英帝國感動不了我;後14年,殘存著英國幽靈的大馬外來政權深刻的影響了我。
2019/08/02 | 精選書摘
野獸與婆羅洲大歷史:張貴興的小說世界
砂拉越華人已經很認命的接受自己是「砂拉越人」或「馬來西亞人」,對於那個祖宗念念不忘的無情的老唐山,早已死心。如果你在這樣一個地方長大,19歲離開,你有什麼體會?
2019/05/07 | 精選書摘
靠石油致富的「東南亞杜拜」汶萊,它的建國歷史你了解多少?
汶萊於完全獲得獨立一周後的1984年1月7日加入東南亞聯盟。汶萊的外交關係中,與東南亞國家的關係處於優先地位。汶萊於1984年 9月加入聯合國。汶萊也是伊斯蘭合作組織、亞太經合組織、 大英國協的成員國。
2018/09/21 | 精選書摘
《野豬渡河》小說選摘:鬼子突擊珍珠港後,「大軍隨時南下婆羅洲攫油」
豬芭村人的歷史,就是一部傷痕累累、瘡痍滿目的人類文明史。《野豬渡河》從首篇整個故事的核心主角——關亞鳳自縊波羅樹下,作為整個小說的開頭,帶領我們從關亞鳳生長的豬笆村為核心,漸漸拼湊出自布洛克王朝建立統治百年後的砂拉越到二戰前後,經歷了日軍短暫占領到二戰後的一段歷史。
2018/09/20 | 精選書摘
《野豬渡河》導讀:失掉的好地獄,一段不堪回首的砂華史
《猴杯》創造高峰多年以後,張貴興新作《野豬渡河》的變與不變究竟何在?本文著眼於三個面向:「天地不仁」的敘事倫理;野豬、罌粟、面具交織的(反)寓言結構;華夷想像的憂鬱徵候。
2018/09/14 | 精選書摘
《野豬渡河》導讀:失掉的好地獄,一段不堪回首的砂華史
《猴杯》創造高峰多年以後,張貴興新作《野豬渡河》的變與不變究竟何在?本文著眼於三個面向:「天地不仁」的敘事倫理;野豬、罌粟、面具交織的(反)寓言結構;華夷想像的憂鬱徵候。
2018/09/14 | 精選書摘
《野豬渡河》小說選摘:鬼子突擊珍珠港後,「大軍隨時南下婆羅洲攫油」
豬芭村人的歷史,就是一部傷痕累累、瘡痍滿目的人類文明史。《野豬渡河》從首篇整個故事的核心主角——關亞鳳自縊波羅樹下,作為整個小說的開頭,帶領我們從關亞鳳生長的豬笆村為核心,漸漸拼湊出自布洛克王朝建立統治百年後的砂拉越到二戰前後,經歷了日軍短暫占領到二戰後的一段歷史。
2018/01/10 | 鄺健銘
馬來西亞大選前瞻:首相腐敗醜聞後,民望回溫的執政黨
2014年大馬首相納吉深陷「1MDB」醜聞後,2016的三場選舉反應的卻是另一種政治情景——執政黨顯然比反對黨聯更受支持。這與反對黨聯盟分裂﹑無法合作團結有關。
馬來西亞60周年國慶:「馬來西亞獨立日」和「馬來西亞日」有何不同?
馬來西亞將於8月31日慶祝60周年獨立紀念日,也將在9月16日慶祝另一個節日:馬來西亞日。9月16日被列為國定假日,代表此日期不只是沙巴砂拉越人重視的日期,而是對全國人民具有重要意義的日期。
馬國慶祝60周年國慶:「馬來西亞獨立日」和「馬來西亞日」有什麼不同?
馬來西亞將於8月31日慶祝60周年獨立紀念日,也將在9月16日慶祝另一個節日:馬來西亞日。9月16日被列為國定假日,代表此日期不只是沙巴砂拉越人重視的日期,而是對全國人民具有重要意義的日期。
柯文哲南向馬來西亞二三事:一度消失的「東馬」,以及對「馬華公會」的誤解
柯P出訪馬來西亞前,沙巴、砂拉越從大馬地圖上遺落了。原來,東馬二州在馬來西亞的地位確有不同。此外,柯市長在吉隆坡拜訪的「馬華公會」被指與國民黨關係密切,且兩黨旗幟相似度高,這一切是否真的只是歷史巧合?
2017/04/04 | 精選轉載
馬華文學的定義與屬性
作為小文學,馬華文學的意義與價值,不在於誰是大作家,或個別優秀作家產生了多少經典,而在於其集體性
2017/01/19 | 何漢昇/ Ethan
大馬砂州首長阿德南驟逝,是否會牽動大馬政局?
針對砂州獨立運動,砂州政府是採取默許的態度,首長阿德南也成功利用這股風潮,來增加和中央政府討價還價的能力。
2017/01/14 | TNL 編輯
致力提倡族群平等 大馬砂拉越「全民首長」阿德南・沙登病逝
阿德南沙登來自砂拉越土著保守聯合黨(土保黨),為執政陣線「國陣」成員黨之一,但其作風與眾不同,勇於為馬國族群平等、華文教育、以及砂州人民權益等「敏感議題」發聲。他的離世,或將帶給馬國政局不小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