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22 | 蕭雲
陳祖為教授:當重要嘅價值守唔到,溫和者都必須要抗爭
「溫和係相信有多元嘅價值,有秩序嘅重要,自由嘅價值…對我嚟講一切都有價值,對一切價值嘅重視令我唔會偏頗。所以溫和嘅人時常俾人覺得思前想後,溫溫吞吞,因為每一個重要嘅選擇都要一番考慮,立場亦不會清晰一致。」
分秒必爭的香港人,現在都不介意用多一點時間
時間對香港人來說最寶貴,但現在我們都不介意用多一點時間去罷搭港鐵、找小店消費、做文宣、參與集會,餘下的時間還要因為警察濫權而擔心、生氣、害怕。
2019/10/17 | 精選轉載
【插畫】成本最低、最能侮辱人的鎮壓手段
「性」是成本最低、方法最簡單直接,卻最能侮辱人,造成他人創傷的一種手段,將性暴力最為鎮壓手段,是一件非常可恥的行為,如果不能傷害一個人的信念,那他們就會去傷害一個人的自尊。
2019/10/16 | 譚蕙芸
一紙「不反對通知書」的意義
有一些相對「和理非」的示威者因為各種考慮,傾向出席獲得「不反對通知書」的集會遊行,他們到底想甚麼?
2019/10/16 | 精選轉載
最新民調結果︰民意仍然堅實,處境造就升級
在最新的民意調查當中,對警察「零信任」的比例首次超過五成。這基本上說明香港已處於不能管治的狀態,警察的武力失去了認受性,市民不單止不願意配合,更會有人主動反抗,而反抗者會受到其他市民的讚賞和掩護。
2019/10/16 | 區家麟
點解今日無人堵塞立法會、包圍林鄭?
是日,示威者無號召堵塞立法會,也無人有興趣包圍林鄭,有兩大啟示,其實任何人這幾個月在示威現場,目睹警察與示威者的對罵與對打,都應該明白。
2019/10/15 | Kayue
持有「記協記者證」才能夠在示威現場拍攝?
有前線警員誤會「只有持記協發出的記者證,才是真記者,否則無權在示威現場拍攝」,甚至認為其他都是「假記者」,這個誤會影響新聞自由及公民權利,警方必須正視。
2019/10/14 | 譚蕙芸
守護自己和他人的孩子
香港主理教育的官員接受傳媒訪問,指香港的家長未能好好管教子女,沒有教好子女明辨是非,讓他們誤墮法網。似乎官員以為,香港的家長都沒法管束自己孩子。官員們應該不知道,有些家長太擔心年輕子女上街,索性一起陪伴到底。
2019/10/14 | 蕭家怡
澳門教授談論香港,何「毒」之有?
香港的風波由6月開始至今,各個參與者背後都有自己的原因和想法,假如單由香港人針對港府作出的反抗而斷定是「港獨」,並將之打成大多數人的共同願望,明顯不符事實。
2019/10/09 | 林彥邦
要回到「正常生活」,抑或面對真實?
這城市曾經有過的繁華,原來不過是醉生夢死;曾經讓人自豪的公共運輸,原來可以在一聲令下,變成壓迫的功具;曾經讓人深宵走在街頭,都不必擔心的安全和秩序,原來會輕易變成恐怖和驚嚇的象徵;而我們曾經以為過的自由,隨時可以被奪走,一絲不留。
2019/10/09 | 區家麟
狠毒的林鄭月娥政府摧毀香港法治
當問責官員一字排開,林鄭月娥宣布動用《緊急法》,我想到了兩個字:狠毒,這已是極度溫文的形容。
2019/10/09 | 蕭家怡
親身到庭,才會有的沉重感受
自己小時候是靠TVB劇集來構成對法庭的認知,而現今一代,卻極可能是透過真實的法庭來認識。
2019/10/08 | 譚蕙芸
交通癱瘓下的遊蕩記者奇遇記
交通癱瘓的十月中,採訪也大受限制。記者落戶一個地區,只能像孤魂野鬼一樣,在社區四處遊蕩,想跨區採訪根本不可能。腳能走的地方,才可以去採訪。
2019/10/08 | 言士
猜想中共盤算:保住建制派議席,棄港保政權?
香港對中共的價值本身已經不多,「明日大嶼」可能就是香港的句號。因為這次抗爭,香港的經濟將會變得非常嚴峻,但是這可能只是將我們的終局提早而已。
2019/10/07 | 蕭家怡
就算做不了文宣,我們也不能拖後腿
就算我們製作不了文宣,去令更多人明白「還擊」和「裝修」的用意,也不要因為一時之氣而令人對這兩件事有錯誤的觀感。
我都唔知點畀到光明嘅未來自己仔女
香港人其實真係好簡單,你唔搞我哋,我哋係唔會反抗㗎!偏偏你同你嗰班智囊倒行逆施,搞到有過200萬人上街、區區居民都抗爭、3萬「前最佳警隊」嘅警察變成過街老鼠、日日喺記者會指鹿為馬!到今日,到今日你竟然真係用埋可以令自己變成至高無上嘅《緊急法》,一而再、再而三咁與民為敵!
2019/10/04 | 區家麟
反蒙面法:動用殖民地惡法的新殖民政府
今日動用殖民地惡法,跳過立法會,不容許蒙面;明天,可以縱容警方權力,學習宗主國行政拘留,引入尋釁滋事罪;後天,可以禁止你上網、封你報館。表面反蒙面,實則引入緊急法,令大家習以為常,習慣殖民地政府作惡。
2019/10/03 | 區家麟
防暴警察自以為是正義之師,但其存在本身就惹人反感
撇除所有濫捕、濫打、亂開槍、情緒失控等「專業」行為,防暴警察應該要知道,他們本身能惹來反感憤怒,尤其在本來安靜的屋苑社區,或在本來平靜的地鐵大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