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8 | 蕭雲
回覆夕岸先生:反送中運動是否趨向右翼?
關於反送中群眾,特別是前線抗爭者的意識形態,透過親身接觸他們,能夠破除很多標籤。
2019/10/16 | 精選轉載
最新民調結果︰民意仍然堅實,處境造就升級
在最新的民意調查當中,對警察「零信任」的比例首次超過五成。這基本上說明香港已處於不能管治的狀態,警察的武力失去了認受性,市民不單止不願意配合,更會有人主動反抗,而反抗者會受到其他市民的讚賞和掩護。
2019/10/16 | 區家麟
點解今日無人堵塞立法會、包圍林鄭?
是日,示威者無號召堵塞立法會,也無人有興趣包圍林鄭,有兩大啟示,其實任何人這幾個月在示威現場,目睹警察與示威者的對罵與對打,都應該明白。
2019/10/03 | 區家麟
防暴警察自以為是正義之師,但其存在本身就惹人反感
撇除所有濫捕、濫打、亂開槍、情緒失控等「專業」行為,防暴警察應該要知道,他們本身能惹來反感憤怒,尤其在本來安靜的屋苑社區,或在本來平靜的地鐵大堂中。
沒有暴徒,只有凡人
戴上面罩,他們是暴徒,又或者是無名的抗爭者。隨你喜歡什麼吧。但脫下面罩,他們都是一個個有血有肉的人。檢控人數是一個數字,也是一段段真實無比的人生,也是一個個支離的家庭。
2019/10/03 | 李秉芳
港警放寬使用武力指引:擴大「可用槍械範圍」、將警棍列為「低殺傷力」
截至10月2日,警方在處理「反送中」示威時總共已發射4800多枚催淚彈、1700多發橡膠子彈、370多發布袋彈和近600發海綿彈,使用的武力遠超過5年前的雨傘運動。
2019/10/02 | Kayue
10月1日晚上,警察從怡和街撤退的20分鐘
10月1日晚上,一批警員在怡和街撤退的20分鐘內,用上9枚催淚彈及兩次胡椒噴霧,但其實這些警察只需要離開,不必使用那麼多武器。
2019/10/02 | 區家麟
「電光火石」之間,人格的分野
示威者中槍後,另一個示威者因關心其傷勢而被警員撲倒,他只是一直希望警察及記者關注傷者,但警察卻只顧制服他。
2019/10/02 | 林勉一
三萬個不受制約的警察,是香港的計時炸彈
這段日子警察情緒失控的程度,大家有目共睹,當他們被指示可以大膽用槍對付示威者,情緒不受控加上用槍的心理保險制被解除,這三萬警察隨時會變成殺人兇手。
2019/10/02 | Alvin
盧偉聰指示威者「膊頭」中槍,強調警員開槍合法、合理
盧偉聰指幾個月前香港十分和平,但現時香港已經失去秩序,他又呼籲示威者若真的愛香港,不要再訴諸暴力手法。
2019/09/27 | Kayue
曾入新屋嶺被捕者集會上發言︰葵涌警署被非禮、保釋後每晚發噩夢
有曾經進入新屋嶺拘留中心的被捕者在集會上講述經歷,亦提到曾於葵涌警署被男警非禮,呼籲市民繼續站出來抗爭,參與罷工、罷課、罷市。
2019/09/27 | 蕭雲
中二生:與其去做烈士,不如去前線多救一位手足
外間常批評「小朋友」荒廢學業是受人利用,但中二生「Pepe」回應︰「佢哋話應該專心讀書,冇錯,我依個年紀應該求學。但佢哋都應該反思壓迫有幾大,點解有咁大嘅壓迫,令我哋出嚟爭取民主。」
2019/09/25 | 區家麟
從白色恐怖到血色恐怖
所謂一國兩制,發展到今天,展示了文明與野蠻的斷層、自由與專制之鴻溝。香港來到今天,不是勇武派的選擇、不是和理非的選擇,我們都沒有權力去選擇,這是林鄭月娥與其幕後黑手的選擇。
2019/09/23 | 讀者投書
「不割席」是基於有共同想守護的事情,不是無底線默許暴力
當初出現「不割席」,我自覺是因為14年以來,大家有無盡的絕望感,伴隨住許多的不信任。這對於人類作為群體動物而言,完全是違反自然,也極其痛苦。在撕裂中,我們都渴望尋回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不割席」並非鐵板一樣的律令,而是基於我們都有共同的目標,共同想要守護的事情,是從心而發的祈許。但真正要如何體現?過程中,很多人都在思考、修正。
2019/09/23 | 譚蕙芸
屯門巧遇「叉雞飯阿叔」
「叉雞飯阿叔」的市井味,讓香港人感到共鳴,不少人看畢片段都表示,近日的憤怒情緒得到治癒,好像找到一個情緒的出口,阿叔也覺得難過:「我沒想過這片段迴響咁大,冇諗過片段會咁爆,其實,都是一種社會的悲哀,反映到香港人的抑壓、鬱結,真係好陰公。」
2019/09/19 | 精選轉載
當1994年的黎明廣告預視了25年後的香港
1994年黎明為和記電訊拍攝的廣告《天地情緣》,講述一名極權政府官員反抗的故事,每次上課講到香港身分認同時都播一次。看過數十次後本來不應再有感覺,但當畫面出現警察虐打和開槍的鏡頭時,忽然不寒而慄:25年前的廣告情節,今年變成了香港社會的現實。
為何只譴責一方的暴力行為?主要原因有三個
那些不停說要譴責暴力行為的人士,你們有甚麼理據去不同時譴責警暴?你們有甚麼論點去說服黑幫無差別打人是不用追查的?誰打人都錯。可是,擁有絕對身體上優勢的那一方行使暴力,就更需要有機制去制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