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02 | Kayue
10月1日晚上,警察從怡和街撤退的20分鐘
10月1日晚上,一批警員在怡和街撤退的20分鐘內,用上9枚催淚彈及兩次胡椒噴霧,但其實這些警察只需要離開,不必使用那麼多武器。
2019/11/06 | 李修慧
反送中運動中的「政治性暴力」:受害者不敢報警,連醫院也不敢去
根據「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的調查,67名受訪者中,有29人表示他們不只一次遭受性暴力。而性暴力的形式,除了「觸碰身體敏感部位」、「威嚇或企圖性侵」,最嚴重的,甚至有3件紀錄,是受害者在被脅迫的狀況下真的遭到性侵。
2019/06/16 | 鍾樂偉
「反送中」勾起韓國人光州事件回憶:希望香港也能迎來春天
《韓民族報》報導「今天的香港,聯想起 1980 年的光州」,表示雖然兩件事件相隔接近 40 年,但兩地的執法者,也同樣殘忍地針對異見人士,使用過量的暴力。
2019/10/03 | 李秉芳
港警放寬使用武力指引:擴大「可用槍械範圍」、將警棍列為「低殺傷力」
截至10月2日,警方在處理「反送中」示威時總共已發射4800多枚催淚彈、1700多發橡膠子彈、370多發布袋彈和近600發海綿彈,使用的武力遠超過5年前的雨傘運動。
處於「收成期」的特首,無法理解示威者為自由民主的付出
一家持外國護照、在香港一個物業都沒有的林鄭月娥,把我們的家弄得一塌糊塗後不會自食其果。但抗爭者中的年青人,就只有一個家,他們的將來就押注在今次的最後一戰。
如何回應反對示威者的7項常見質疑
坊間有很多批評示威者的聲音,例如認為抗爭是以民主為名的獨裁、批評示威者暴力、質疑為何示威者有事時要找警察等,以下是一些回應。
2019/10/31 | Kayue
警方「哈囉喂 x 太子站」漫畫是闢謠的反面教材
警隊在萬聖節當日於Facebook專頁發佈漫畫,嘗試反駁「831打死人」的傳聞,然而這除了是極差的公關手段外,從闢謠角度亦屬反面教材。
2019/07/20 | Kayue
再多裝備也無法保障警察安全
近個多月的「反送中」運動引起多次遊行集會,期間警察的處理手法因違規受暴力而飽受批評。然而過去兩星期,警隊似乎改用圍堵戰利,一邊驅趕示威者,另一邊又不容許他們離開,製造衝突。長此下去,雙方的暴力只會持續升級。
2019/10/03 | 區家麟
防暴警察自以為是正義之師,但其存在本身就惹人反感
撇除所有濫捕、濫打、亂開槍、情緒失控等「專業」行為,防暴警察應該要知道,他們本身能惹來反感憤怒,尤其在本來安靜的屋苑社區,或在本來平靜的地鐵大堂中。
2019/12/01 | TNL香港編輯
理大「自首」未成年人:每人能承擔風險不同,希望留守者不視離去者背棄
圍城中究竟是哪些人?他們如何逃生又為何失敗?記者近日訪問一位受困者,訴說她在圍城中的36小時。
2019/11/13 | 林兆榮
做個有「巴教」的抗爭者︰論元朗填平輕鐵路軌與屯門燒城巴
大家既然明白到不同餐廳來自哪一集團,也請記得巴士公司的營運者。這裏盡量簡單簡化,只抽取最近在討論區常見的誤解和混淆作解釋。
2019/06/14 | 區家麟
當民間抗爭遇上「黑哨時刻」,留心傳媒現形
傳媒報道遊行示威的時候,可以透過一些偽裝中立的做法令報道偏頗,把示威者塑造成亂局與滋擾之源,把政府及警方的責任隱沒。
2019/07/15 | 法夢
示威者戴頭盔、堵路、回應警方暴力而使用武力,都不是暴徒
即使集會中不止出現「零星」暴力,而示威者本身亦確實曾參與使用武力,也不代表政府的行為可不受集會自由權的原則規限。當示威者參與集會的初衷是為了表達政治訴求,集會開始時對公共治安根本並無構成嚴重威脅,只是警察急於使用武力清場在先,才引發大規模暴力衝突;政府在此情況下不能以後來發生的暴力,正當化其本來違反集會自由的清場行動。
2019/09/27 | 蕭雲
中二生:與其去做烈士,不如去前線多救一位手足
外間常批評「小朋友」荒廢學業是受人利用,但中二生「Pepe」回應︰「佢哋話應該專心讀書,冇錯,我依個年紀應該求學。但佢哋都應該反思壓迫有幾大,點解有咁大嘅壓迫,令我哋出嚟爭取民主。」
2019/09/11 | Melody Chan
羅范椒芬如此對待性罪行,可見香港真係好恐怖
羅范椒芬在電台聲稱14歲少女成為示威者洩慾卻無提出證據,有散播謠言之嫌外,她對待性罪行的態度亦非常冷淡。
2019/09/13 | 灰記客
「一國兩制」甚至不是遮羞布,香港已回不了頭
不管反送中運動是否最終被「打殘」,香港已回不了頭,因為被中共、林鄭和建制踐踏得近乎體無完膚的「一國兩制」,連一塊較體面的遮羞布也不是,只剩下赤裸裸的暴政。
點解好警察都要俾人鬧?呢個問題唔應該問市民
不少香港警員在行使權力時,連基本的「程序公義」的理念都沒有,悉數違反以上四點之餘,又得到上司默許及包庇,可以逍遙法外!這才是整個警隊都不再被市民尊重及信任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