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

社區(德語:Gemeinschaft、法語:Communauté、英語:Community)也亦稱社群、共同體或禮俗社會,是由19世紀德國社會學家滕尼斯提出,指與「社會」(Gesellschaft,或曰法理社會)相對的通過血緣、鄰里和朋友關係建立起來的人群組合。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8/27 | nippon.com 繁體字

少子化衝擊日本學校體育,運動社團能否成功轉型為社區俱樂部?

少子化問題導致學校社團人數減少,甚至合併或解散,兼任社團教練的老師負擔過重也成為問題。因此,日本體育廳決定從明年起,用三年時間開展「向社區移交體育社團活動」。將在日本紮根已久的學校社團活動轉型為像歐洲那樣的地方社區俱樂部,這種嘗試能否成功呢?

2022/06/21 | 新加坡紅螞蟻

劃定5條具特色的「保留情感廊道」,未来50年新加坡居住環境會是什麼模樣?

為應對人口和生活方式的變化,以及不可預見的需求,如疫後轉向混合工作模式的趨勢,新加坡當局正在研究,讓組屋在設計和內部格局方面,變得更靈活、能夠客制化。

2022/04/25 | 讀者投書

你住的是「村里」還是「社區」?這就是為什麼台灣需要一部「社區發展法」

社區的概念強調居民基於對地方的認同,而自主地參與社區公共事務。若社區作為一個基層治理單位,卻缺乏獲取政治經濟資源與能力的充分制度支持,那麼地方創生恐怕是被賦與了過於理想的期待。

2022/01/27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泰國民眾返鄉投身環保,盼打造「曼谷的都市綠肺」為螢火蟲生態島

「我就跟老婆說,我們也不要搬家了,就在這裡做一些能夠造福社區的事情好了,想了想,決定來做一點保護螢火蟲生態環境的事情。」就這樣,素吉和志趣相投的幾個朋友14年前展開這段保護螢火蟲的旅程。一開始他們想得很天真,以為樹種下去,螢火蟲就會來,殊不知源頭在於水太臭太髒,樹種了,螢火蟲仍然沒有來。

2022/01/23 | 讀者投書

西安居民封城日記:食物短缺又不給採買,做核酸是唯一可以下樓的理由

一座擁有1300萬人口的城市,不缺資源,何況封城後還有很多的物資捐贈,但是為什麼就這麼難於到需要的人手中?病危者、滯留者,在這樣的一刀切的停擺背後該如何挑戰生存?

2022/01/12 | 姜冠宇

為了防堵疫情,台灣什麼時候需要對春節返鄉潮縮減航班?

跟施打疫苗一樣,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以避免未來更多損失。設立指標,越早反應,成本就越小。雖然很多緊縮政策,會傷經濟或讓民眾不高興,但是反轉疫情都是兩個禮拜後會見效,大家撐著點!

2021/11/28 | TNL國際編譯

紐西蘭威靈頓,私人纜車之城:不只用來取代爬不完的階梯,更是日常生活裡的小魔法

紐西蘭絕大多數纜車都是由Access Automation公司的製造與安裝,老闆馬克・加爾文(Mark Galvin)經營公司25年。他表示纜車一直以來都是威靈頓的特色,不過早期的纜車相對簡陋。

2021/10/22 | 方格子vocus

像「城中城」這樣的大樓要成立管理委員會,將會是場艱苦的戰鬥

敝人擔任台北市某社區主委3年左右,設身處地的思考要如何在「城中城」這樣的大樓社區成立管委會,深感困難重重,在此提出幾個現實面的建議,希望能幫助到像「城中城」這樣老舊社區內的有志之士,突破困境建立管委會來保障住戶的居住安全。

2021/10/10 | 方格子vocus

為什麼社區需要物業公司協助管理?可以選擇聘用總幹事就好嗎?

管委會成員本身也是住戶,皆為無給職之工作,不可能每天都投入大量時間來執行社區行政事務。另外管委會每年改選,剛上任的委員也很難快速了解社區情況。透過管委會聘僱物管公司或聘任管理服務人(總幹事),專職服務社區是較為理想的作法。

2021/10/03 | Jack Huang

「影響力投資」的概念,其實也能套用到「居住正義」的落實上

無論是發行社會債券,或是以金融創新方式投注在可負擔式住宅的興建,在歐亞非和美國都有類似的案例,在落實居住正義的同時,還能達到一定的自償能力,讓社會住宅可以真正達到永續經營。

2021/09/20 | 方格子vocus

好不容易入住自己喜歡的房子,我該加入什麼「社區管委會」嗎?

每個人都是花了上千萬,才好不容易住到自己喜歡的房子,但社區住戶的素質,決定了許多居住權益是否能伸張。雖然有點麻煩,但為了居住權益,你該加入管委會,和其他住戶一起合作,打造理想的家園。

2021/09/19 | 方格子vocus

入厝前先看這篇:主委有比較大的權力嗎?關於社區運作的五個入門知識

你是一個剛入住新社區的住戶,搭乘電梯時,看到了佈告欄貼了許多公告,對於一些名詞似懂非懂,想確保自己的居住權益,就從這篇開始認識社區運作吧。

2021/09/18 | every little d

走入基隆「永晝海濱美術館」,閱讀那些漁港人們的日常故事

星濱山團隊自2018、2019年完成2屆正濱港灣藝術節後,便思索藝術共創的本質,而這次的全新思考來自「有沒有可能,讓漁港變成美術館?」循著這個問題,讓「永晝海濱美術館」誕生了。

2021/08/12 | 莫小巧

青衣人的手信:造一種手工啤,建立社區歸屬感

「『春花落』這個計劃,正正是想示範給大家,你哋本身可以參與在社區裡,我哋唔應該習慣靠一些人去做事。街坊想釀酒,都可以去做,我哋只負責提供平台給你。」

2021/08/10 | Right Plus 多多益善

從強制送醫到破門救人,里長如何承擔社區裡的生老病死與資源分配?

身為最靠近民眾生活的里長,職務內容繁瑣,從貧富貴賤到生老病死無一不經手。那這些里長是如何在資源和權力有限的情況下,協助社區的大小事?又是如何把關國家資源?

2021/08/05 | 方格子vocus

小心建商超賣的「違建車位」,管委會叫我把車位還給社區當公共空間怎麼辦?

實務上「超賣」停車位的設置態樣千奇百怪。甚至有時,同個大樓裡,只因為停車位置的不同,面臨同一場訴訟,也可能有不同命運。總之,這種「違建車位」真的不要買喔。否則處理起來真的也是頗麻煩呢。

2021/07/03 | 讀者投書

「勞動合作社」是助弱勢脫貧的社會解方,為何長期受到政府漠視?

芥菜種會服務逾四千名弱勢兒童的父母多數都在打零工,因此讓家長擁有穩定收入,就能較快使他們經濟自立,於是芥菜種會以「勞動合作社」作為脫貧解方。然而,政府並未鼓勵甚至打壓合作社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