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20 | 精選書摘
木下齊:參與「地區營造」,當好人不是第一要務
在地區裡開展事業時,最先迎來的困難是「被討厭」。即使自認是為地區好的提案與行動,也難以在一開始就受到所有人歡迎,反倒是遭反對的情況比較多。我也曾因為在最初投入地區活動時經常被讚賞,而變得隨時都在留心「該怎麼做才能得到大家的稱許呢?」
2018/09/12 | 精選書摘
《鄉野間的幸福出版》:投入「反對高樓大廈運動」的韓國里長
身兼里長的姜守乭教授在調查後發現,他所居住的新安里原本並不是建造高樓大廈的預定地,在都市計畫中,其實是要將新安里打造成以低層建築為主的大學文化城,但建商卻盜用居民的名字製作假資料,將此處改成可以建造高樓大廈的地區。
2018/06/24 | 讀者投書
談大學社會責任之前,先想清楚大學教育是為了什麼?
大學深耕計畫的成敗,仍在於大學與學生、學生與社區、社區與大學的三方溝通是否順暢,在這其中,最需要摸索的仍是溝通的藝術,不管是大學與社區的對話、行政高層與學生的對話,這都是大學面臨的新課題。
2018/06/17 | 羊正鈺
精障者其實「不可怕、而且很可愛」,衛福部擬設「危機處理小組」
從小燈泡事件,到政大「搖搖哥」,精神疾病防治的首要關鍵仍是去污名化,病人和家屬才有勇氣向外求援,醫療和社會資源也才有機會介入,危機處理團隊才有處理的空間。
2018/06/14 | TIME
英國紳士如何拯救面臨危機的酒吧文化?
講到英國卻缺少酒吧,就如同提到法國卻遺漏其咖啡館文化,但此項無庸置疑的國家基石正面臨威脅。現如今每天就有兩家酒吧永久歇業。難道這些優良而老派的英式酒吧已經要步向滅絕了嗎?
都市鄉村的悲歌:新店十四張重劃區
過往十四張被列為農業保留區禁止開發,儼然形成新店最後一塊綠地。因此這裡除了形成難得的都市鄉村景觀,亦留下了許多達200年以上歷史的建築,如福德正神廟「斯馨祠」、劉氏宗祠、利記公厝等。但前台北縣長的周錫瑋決定建設環狀線,並在十四張北側建設「十四張站」,此地終究走上了開發一途。
搬花盆佔停車位,犯了什麼法?
因為沒有強制力的管委會不能怎麼辦,所以一旦要走訴訟途徑時,絕對是先走刑事的竊佔罪。
互助互惠的印度人脈網:小孩被球丟到也要發信通知全社區
印度人都為自己發聲、彼此相互辯論吵架,但總有辦法在一陣混亂中溝通、協調,並且真正解決問題。這或許是印度人能夠擔任跨國CEO的背後原因之一。
2017/11/10 | 精選書摘
女王頭與神明淨港:如何建立起野柳地質公園與漁村文化之間的連結?
經營地質公園究竟是「瓜分在地資源」,還是「提振地方發展」 ?做為一間營收的地質公園,該如何達到外界期待的社會責任與使命感?
2017/10/28 | 精選書摘
《民主藝匠》:學校如何與多重困境的學童家長建立起良性關係?
整個學校體制在面對極端情況時失去協調,每個學校都在踢皮球,孩子就被犧牲了。所以必須到體制的最高層去敲門,體制必須重新找回協調的能力。
2017/10/16 | 陳柏翰
里長可以廢除嗎?從里長角色重新思考社區公共性
「里長」已經被視為社區中習以為常的存在,也鮮少有人關注這個職務所造成的影響,因此本文嘗試從里長的情況著手討論,並提出對此職位存廢可能性的探討。
2017/10/12 | 精選書摘
《如何養出一個成年人》:鬆綁孩子們的行事曆,創造自由遊戲的文化
對於健康的心理發展而言,孩子必須參與一種自由選擇、由自己主導、只為活動本身而從事的活動。「不是有意識地為了達成某個明顯與活動本身不同的目的。」如果你不確定什麼才叫遊戲,葛瑞妙語如珠地說:「當有個大人在那裡指揮,那就不是遊戲。」
2017/10/10 | 眼底城事
從日劇窺探日本都市社區營造的脈絡
日本擅長以電視連續劇反應社會現實。前陣子紅極一時的日劇「月薪嬌妻」,以詼諧浪漫手法,討論了日本這個亞洲高度現代化的經濟強國,自從1990年代泡沫經濟之後失落的20年,浮現的諸多社會結構問題。另一部日劇「無聲的貧困」,與「月薪嬌妻」的難以承受之輕相比,則直指了底層社會現象的沈重。
【關鍵斡旋】策展人報告(四):進步記憶與潛在的談判
城市本應是一個由所有市民共同經驗到的整體,卻變成了一個支離破碎的空間,居住於此的人則面臨基於經濟狀況的差異而受到隔離的處境。這樣的現象再造了不同的社會實體,使得我們必須面對以下問題:「這些在城市中佔據不同地域的各個社會實體該如何與彼此產生關聯,又該如何與彼此進行互動?」
反思當代社會實踐與創新的另一面與未來挑戰
近年來由國家學術與教育主管單位所補助,以全校為層級的大學教師團隊所執行的大型社會實踐與創新研究計畫似乎蔚為風潮。然而,在看起來亮麗或企圖心宏大的方案規劃與執行下,仍有許多問題仍被鎖在黑盒子之中。本文嘗試指出社會學的觀點或許可以在「如何讓這些大型社會實踐與創新計畫得以精益求精」的議題上略盡綿薄之力。
2017/02/12 | TCAC
【共同課題:印尼】生活與知識的聚合:日惹KUNCI機構如何成為新的學校
想像一個機構如何付諸實行,使它得以乘載學習作為思辨的實踐以及社會性的智慧?在KUNCI,我們試想著透過一所學校來達成。
位在鄉村地區的大學與所在社區之間,一層不能說的「膜」
大學總是說要建立一個「城鄉共好,人才共創」的平台,但這平台卻正在燃燒。目標不同、語言不同、網絡不同,這是三個主要阻礙大學與城鄉合作的原因。
2016/11/12 | 英語島
荷蘭政府鼓勵老人獨居?當政策以人為本,將每個環節緊緊相扣
在荷蘭,大部分老人想住在熟悉的環境,傾向住在原社區,以維繫既有社交網路及對自己生活的掌控。因此,荷蘭政府與當地住宅組織合作,提供原社區一、二樓的公寓給老人,協助室內改裝,幫助長輩和政府創造雙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