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29 | 李秉芳
「拿政府補助像吸毒,能自己獲利才是重點」日本的地方創生經驗教給台灣什麼?
日本中央政府一年從東京發放到各地方做活化地方的補助預算高達16兆日圓,是台灣中央政府一年總預算的2倍多,雖然這當中仍有好的案例,但也讓很多地方都漸漸變成「伸手牌」。
2018/11/30 | 陳娉婷
深水埗紅漆大字舊書店,佛系老闆守業50年
深水埗青山道一帶有家50年歷史的二手書店,屹立在蕭條古老的舊城風景中。老闆趙炎桐行年70歲,快要退休關門,沒有什麼不捨,只懷念70年代做舊課本生意,窮孩子對知識嚮往若渴的樣子。
2018/11/01 | 羊正鈺
這間英國小書店怎麼辦到的?書迷募資買新店面、250人龍自願接力搬書
「真的很神奇,一開始只是10個人在兩家店之間跑來跑去,最後竟變成250人接力傳書。」「它們在當地人的心中有特殊地位,而現在有了新店面,這份牽絆將更加緊密。」」
2019/04/09 | 余宛如
「非旅行業者不得經營旅行業業務」的禁令,逼得返鄉青年回都市找工作
我常常聽到官員表示,地方經營生態旅行附帶交通食宿安排,並不違反發展觀光條例,但每當我在地方與社區代表們對談,言論總一面倒向社區遭受檢舉並接到罰單的血淚控訴。
2019/05/28 | 眼底城事
走進公館蟾蜍山聚落,看見社區照顧和在地安老的重要
為什麼需要社區照顧和社會支持網絡?進安養機構不好嗎?走進蟾蜍山聚落的日常生活,我們能發現,由下而上的草根力量發展出來的自力照顧系統,或許才是更友善老年人的安老模式。
2018/12/02 | TNL特稿
「一張票、一世情」:地方派系之島與嬰兒潮世代的「人情政治」
2018大選以民進黨大敗告終,各種檢討紛紛出籠,像地方派系被認為是關鍵因素之一。而公投的結果,更可以說是嬰兒潮世代與青年世代間的直球對決。公民運動面臨了人情政治的強烈反撲,這次選舉的失敗也點出了青年世代和進步社群的迷思:太注重價值的傳達,而忽略了人與人實際接觸的界面。
2018/10/21 | 謝子涵
東京「不動產創生」實驗:賣咖啡的老屋洗衣店溫暖整個社區
冷漠的東京和「溫暖」一詞好像很遙遠,但透過地方老屋的創生計畫,老街區一間賣咖啡的洗衣店用向全社區張開手臂的方式,凝聚了居民的意識,讓原已凋零的老屋成為全社區居民共有的第二個家。
2019/10/21 | 譚蕙芸
10月20日,重慶大廈最美麗一刻
岑子杰遭南亞裔人士襲擊後,有人擔心重慶大廈和清真寺會於10月20日九龍大遊行受到破壞,不過最終這些都是過慮,重慶大廈出現多元包容的畫面,而不禮貌對待清真寺的則另有其人。
2019/11/20 | 流傘
解散警隊,從何入手?——認真思考「第六訴求」的含義
當運動進入第六個月,很多抗爭者開始表達「第六項訴求」:解散香港警隊。此項訴求引發了不少人辯論解散警隊的真正含意:是重新訂憲及改革?還是否定社會必然需要警察的基進想像,即廢監主義?
2019/10/07 | 銀享全球
優秀的「長照2.0」個案管理員,讓被判終身臥床的阿嬤重新「站起來」
個案管理員就像稱職的汽車銷售員,他絕對不會拿著表單,對著客戶說引擎多少錢、儀表板多少錢、輪胎多少錢、照後鏡多少錢,反而是倒過來,先了解客戶買車的目的是什麼?預算多少?有沒有特別的需求?然後才為他們找出最適合他們需求和價位的車子,達到他買車的真正目的的。
2019/07/25 | 眼底城事
從居家防跌到換工,打造「老得起」的社區互助網
作者以老人防跌為議題成立了「防跌工班」,協助居家內外環境的改善,以預防長者跌倒。如此才能維持老人在社區獨立健康生活、減少醫療資源耗費和家庭照顧負擔,並重構老人的社會關係。
2018/11/01 | 羊正鈺
書迷募資買新店面 英國小書店250人自願接力搬書
「真的很神奇,一開始只是10個人在兩家店之間跑來跑去,最後竟變成250人接力傳書。」「它們在當地人的心中有特殊地位,而現在有了新店面,這份牽絆將更加緊密。」」
2019/02/14 | 地球觀點
纏訟6年的噪音官司,看出台灣噪音法制的諸多問題
我國法治在噪音案件處理上,存在「過度仰賴半吊子的稽查」「法院心證理由不充分」「法律不願對人民承諾一個可供參考的安寧住居標準」(擔心成為人民主觀公權利)「放任住戶自治用多數決解決」等問題,提供看似完整的流程,但最後無法疏導摩擦,反而加深對立。
從德國到台灣,「公民電廠」逐漸成為小社區的一大收入來源
Google、Apple等國際企業都已要求使用100%再生能源來製造產品,因此台灣許多電子廠商都急著買綠電,以保住國際訂單,與其拱手讓財團賺走這些發綠電的錢,透過公民電廠反而能把這些收益留在社區讓大家共享。
2019/08/08 | 陳婉容
在這場運動中,但願香港的少數群體都可以找到自己身位
歧視和貼標籤很容易,真正理解很困難,如果我們在這場運動中想像的,是一個每個人都可以活得自由的民主社會,我們就不能只靠叫口號,也不能只靠打倒敵人。真正的敵人許多時候在我們心裡。在這場運動中,假如在香港的少數群體都可以找到自己的身位,在建設民主社會的途中可以表達自己的聲音,我覺得絕對是這場運動最偉大的成就之一。
2020/01/27 | 蕭雲
暉明邨雍盛苑僅一路之隔,粉嶺街坊無分政見一齊堵路
政府可能需徵用暉明邨作隔離營引起關注,雍華閣居民狠批政府所為等於變相迫鄰近居民逃亡,重蹈淘大花園的逃亡潮,增加社區感染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