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24 | 精選轉載
所謂的「不穩定就業」、「福利依賴」,常是我們無法深入瞭解案主的生活
上個月,我協助一位居民媒合到清潔工作。結果這個月發薪水時,他發現清潔公司給的薪水有落差。一問之下得到的理由是「因為他出缺勤不穩定,上班常遲到,所以才會被扣薪」。但我知道他其實很焦慮,壓力大到睡不著覺。
2019/09/04 | Kayue
示威者沒有喬裝市民,但香港警察在「喬裝」警察
8月31日晚,警察闖進太子港鐵站及車廂內用警棍打乘客,事後警方回應指有示威者喬裝市民,更否認有打人。這種「喬裝論」否定示威者是市民,令前線警員放心使用暴力,非常危險。
專訪《邊緣人格》作者李訓維:找出加害者的問題,社會才有被治癒的一天
「這幾年關於情緒勒索的書會對大家有些幫助:認出情緒勒索、並且知道如何在關係中保護自己。」李訓維解釋,「但是加害者也是有問題的,他們可能也需要被幫助。」
2019/07/07 | 李秉芳
香港反送中輕生頻傳,社工一晚追蹤2、30個案憂「模仿效應」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總幹事許麗明亦認為,社會不應美化輕生者,建議盡量不要使用「烈士」或「偉大」一類字眼形容。
2019/06/06 | 精選轉載
社工的感嘆:不租給貧窮老人的房東,並不是壞房東
去理解無家者的議題,從來都不是因為做愛心或很天使,而是因為我們未來都有可能碰到他們面臨的問題。就像你不會因為想要讓身體健康,把跑步練心肺稱為做善事一樣。
2019/05/30 | julia
一個人的下半場:《日落之前》直視高齡台灣的獨老現況
《日落之前》是導演曾文珍前後花了大概2年的時間所拍出的作品,電影將目光轉向鮮少有人為他們發聲的獨居長者,要我們在電影的75分鐘之間,靜心專注於這些長者的下半場人生。
2019/05/28 | 眼底城事
走進公館蟾蜍山聚落,看見社區照顧和在地安老的重要
為什麼需要社區照顧和社會支持網絡?進安養機構不好嗎?走進蟾蜍山聚落的日常生活,我們能發現,由下而上的草根力量發展出來的自力照顧系統,或許才是更友善老年人的安老模式。
2019/05/16 | 新公民議會
幫助他人的社工,正逐漸變成需要幫助的人
回捐、低薪、高壓、人力缺口成為社工的日常,而社工的工作正是為了協助服務使用者能夠脫離惡性循環,但在台灣,社工卻正集體成為案主之中。
2019/05/13 | 李修慧
屏東長照機構又傳「薪資回捐」,社工月薪實領不到20k
高雄社會職業工會貼出其中一名員工收到的2018年捐款收據,全年捐款高達22萬1886元,平均一個月捐出1萬8490元。
2019/03/27 | 李修慧
一個月薪水被A走6000元,是誰佔了社工便宜?
台北市社工工會表示,每位社工的薪資平均被A走了6000元,以10人來算,每年就有72萬元資金流向不明。但一名熟悉非營利組織財務狀況的人士表示,這可能是由於「政府也在佔機構便宜」。
2019/03/03 | 85010
離婚的時候,法官要如何決定小孩「監護權」歸誰?
根據法條的規定,法院監護權訴訟判斷標準大致可分為三類:小孩需求及意願、父母客觀條件及意願、親子互動與適宜的成長環境,這也是「社工訪視」的紀錄重點。
2019/03/02 | 麻辣咩
層出不窮的虐童案底下,覆蓋著什麼樣的社會問題?
很多人看到虐童要求加重刑責,但是悲劇都已經發生,動用重刑或死刑只是滿足台灣社會愛看包青天式的大快人心,受暴的孩子卻不會因此減少,因為我們沒有從源頭降低問題的發生。
2019/02/24 | TNL特稿
為何家庭會支離破碎?從《還願》看台灣社會福利變遷
《還願》帶給我們的除了「不要輕易相信神棍以外」,也告訴我們現在和1980年代不同了,是個該好好照顧自己的時代,求助的方式會越來越多,傷痛也有不同的方式可以被理解。
2019/02/24 | 精選轉載
為什麼這一家子會支離破碎?從《還願》看台灣社會福利變遷
《還願》帶給我們的除了「不要輕易相信神棍以外」,也告訴我們現在和1980年代不同了,是個該好好照顧自己的時代,求助的方式會越來越多,傷痛也有不同的方式可以被理解。
2019/02/01 | 新公民議會
發生兒虐案就怪社工的歪風,只會讓人力更加短缺
如果社會大眾、議員真的十分在意兒虐,那麼請停止獵巫式的攻擊第一線的社工,不要讓愛心淪為痛心,遏止了有意進入第一線服務的專業人員們。
2019/01/17 | 羊正鈺
【圖表】近十年施虐者「樣貌」:兒虐案的主因不只是「小爸媽」
據衛福部統計,去年通報案件有5萬9912件,今年前2季也有2萬9211件,平均不到9分鐘發生1件,每天有超過11人。兒虐事件多來自家庭暴力,因其隱匿性,或被認為是家務事,更讓外界難以介入,真正受虐人數可能遠超過想像。
你可以不投票給楊華美:一個突圍花蓮、當選議員的「無黨社工」
經過兩次選舉,扎根花蓮的楊華美從2014年的落選頭,成為了第4高票的議員當選人,而11月24日坐在競選總部的她並不是在想當選與否,而是正在改變重生的花蓮選舉環境......
2018/11/26 | 李修慧
有人選區不在故鄉、有人只靠小額捐款,這些「無黨籍」議員為何「棄X從政」?
金門議員董森堡提到「我會對公共議題有興趣,不是因為什麼利益,因為我關心這個地方,我就住在金門啊。」他說,因為擔任記者的關係,常常在外面跑,很容易發現金門環境的變化,「這邊少了一棵樹,那邊又被屯了一片。」讓他忍不住投身環保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