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社會一詞並沒有太正式的明確定義,一般是指由自我繁殖的個體構建而成的群體,占據一定的空間,具有其獨特的文化和風俗習慣。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8/14 | BBC News 中文

「窩巢族」想搬了:為什麼新加坡年輕人不願意再與父母同住一個屋簷下?

新加坡的租房文化以前主要局限於外籍人士,近年來已經在當地居民中扎根。儘管租金不斷上漲,但從2015年到2020年,新加坡35歲以下獨自生活或遠離父母的單身居民數量增加了一倍多。

2022/08/01 | AQ廣藝誌

【戲劇】《操演瘋狂》:創作源於「台鐵殺警案」的判決差異,「正常」與「不正常」的界線是什麼?

黃鼎云始終是一個建構者,他在戲劇裡建構認同感、建構社會組成、建構主體,又或者建構一個橋梁銜接不同的兩造;而他的建構是透過觀眾的參與及價值觀的扣問,那是民主的一環,也可以說,他在追求的是一個公民的劇場。

2022/07/29 | 方格子vocus

河岸邊單車走讀—淡水無論如河書店

當代走讀活動的形式越趨多元,無論如河書店以淨灘來回饋社會和保護自然環境,讓環保不是紙上談兵,而是以獨立書店的身份帶動民眾來進行一場社會實踐,並且將走讀的內涵更往前一步推進。

2022/05/15 | TNL特稿

【書評】《你永遠都可以有選擇》:最適合的閱讀方式,是與幾位同樣困惑的公民一起摸索道德、尋找出路

《你永遠都可以有選擇》是一本豐富而及時的好書。尤其適合企業主管——無論是新創或者傳統生意人——與同事們一起討論。當然也適合所有政策決策者參考。

2022/04/08 | 方格子vocus

文化理性批判:當我們嘗試描繪自己所觀察到的文化時,其實也就是在描繪我們自己以及外在世界

人需要文化,沒有文化就像是在黑暗中失去的燈火,與其抱著對黑暗未知的恐懼,不如信任燈火所照亮的一切。人們不需要過度疑慮文化是否真實存在,而是把這種對文化感覺,化作生命的指南,任由它衝撞,任由它受挫,任由它成長。

2021/12/10 | 方格子vocus

簡論「父性力量」與「男性認同」:生理男性處於父權社會,就算無自覺也是既得利益者

出社會後人生經驗積累與整理,終於能區辨碩士時所學的,是反「權」不是反「性別」,對於權力我們永遠要批判,而對於性別則是接納。就如榮格(Jung)對阿尼瑪(anima)與阿尼姆斯(animus)的區辨,是一組平衡概念,而不是對立。男性/父性有它存在的道理,

2021/06/08 | 精選書摘

《我還能變好嗎?》:優秀領導能力 vs. 心理病態特質,誰更常被選為領導者?

心理病態特質與領導能力確實存在聯繫—心理病態與較差的領導績效相關。也就是說,許多存在心理病態特質、領導能力並不出色的人,獲得了更多支持,被選為領導者。

2021/04/15 | TNL特稿

【五一勞動影展】看完這三部電影,讓人對「想像的金飯碗」完全幻滅

影展的《不是金飯碗》專題,嚴選三部揭露白領勞工真實處境的作品:《機器人夢遊症》、《上學去》以及《醫死不償命》,帶觀眾一窺這些專業工作者的勞動現場。

2021/04/06 | 柳金財

全球政治信任度調查:中國連續四年「高分霸榜」,損害的是公民權與隱私權

根據全球政治信任度調查,中國連續四年高分霸榜,特別是在疫情期間因為國家治理體系強化,反而提升政府信任度,但這套建構社會信用體系雖然有助於「維穩」,但卻以損害公民權及隱私權為代價。

2021/03/02 | 點讀華山

插畫家利宜玲:踏在世俗價值觀的職涯路上,才了解到自己有多愛畫畫

踏在世俗傳統價值觀的職涯路上,利宜玲才深刻了解到自己有多愛畫畫,於是她決定轉身面對自己心中的渴望,重新拿起畫筆,讓畫畫成為人生中重要的不可分割。

2021/02/09 | 讀者投書

當性騷擾歡樂送到你家:一個「加害者」的故事與修練

個體的差異讓性騷擾發生時所牽涉的不僅只是兩造相爭,人我與社會之間的互動形式,比在網路風向中站穩「誰對誰錯」更複雜幽微。

2021/02/02 | Steven Yeo

【圖表】全台扶老比最高在這裡,平均一位青壯年扶養一位老年

台灣老年人口逐年增加,平均每位青壯年所要扶養的老年人口也越來越多,本篇文章將會帶大家概略了解台灣青壯年人口及老年人口比例的狀況。

2020/12/17 | 方格子vocus

她的城市浮游夢:談朱天文〈世紀末的華麗〉

藉由朱天文在〈世紀末的華麗〉的角色與時空背景的個別分析,來對當代台北呈現之脈絡做最明確而清晰的闡識。

2020/12/10 | 辜琪鈞

藝術家老是抱怨找不到伯樂?不是因為你能力不好,而是你沒有正視這個世界

如果覺得世界太殘酷,總是虧待你,不是因為你的能力不好,而是沒有真正正視這個世界。

2020/11/15 | 傅紀鋼

「失業保全打小孩」是暴力犯罪,但「社會性抹殺」的輿論就不暴力嗎?

新北市一名保全因為被解雇,心情不佳,到體育場掌摑一名男童,被民眾壓制後送警。這個新聞乍看只是一樁暴力事件,套上個「人渣」標籤即可結案,背後卻是社會的縮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