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社會一詞並沒有太正式明確定義,一般是指由自我繁殖的個體構建而成的群體,占據一定的空間,具有其獨特的文化和風俗習慣。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6/08 | 精選書摘

《我還能變好嗎?》:優秀領導能力 vs. 心理病態特質,誰更常被選為領導者?

心理病態特質與領導能力確實存在聯繫—心理病態與較差的領導績效相關。也就是說,許多存在心理病態特質、領導能力並不出色的人,獲得了更多支持,被選為領導者。

2021/04/15 | TNL特稿

【五一勞動影展】看完這三部電影,讓人對「想像的金飯碗」完全幻滅

影展的《不是金飯碗》專題,嚴選三部揭露白領勞工真實處境的作品:《機器人夢遊症》、《上學去》以及《醫死不償命》,帶觀眾一窺這些專業工作者的勞動現場。

2021/04/06 | 柳金財

全球政治信任度調查:中國連續四年「高分霸榜」,損害的是公民權與隱私權

根據全球政治信任度調查,中國連續四年高分霸榜,特別是在疫情期間因為國家治理體系強化,反而提升政府信任度,但這套建構社會信用體系雖然有助於「維穩」,但卻以損害公民權及隱私權為代價。

2021/03/02 | 點讀華山

插畫家利宜玲:踏在世俗價值觀的職涯路上,才了解到自己有多愛畫畫

踏在世俗傳統價值觀的職涯路上,利宜玲才深刻了解到自己有多愛畫畫,於是她決定轉身面對自己心中的渴望,重新拿起畫筆,讓畫畫成為人生中重要的不可分割。

2021/02/09 | 讀者投書

當性騷擾歡樂送到你家:一個「加害者」的故事與修練

個體的差異讓性騷擾發生時所牽涉的不僅只是兩造相爭,人我與社會之間的互動形式,比在網路風向中站穩「誰對誰錯」更複雜幽微。

2021/02/02 | Steven Yeo

【圖表】全台扶老比最高在這裡,平均一位青壯年扶養一位老年

台灣老年人口逐年增加,平均每位青壯年所要扶養的老年人口也越來越多,本篇文章將會帶大家概略了解台灣青壯年人口及老年人口比例的狀況。

2020/12/17 | 方格子vocus

她的城市浮游夢:談朱天文〈世紀末的華麗〉

藉由朱天文在〈世紀末的華麗〉的角色與時空背景的個別分析,來對當代台北呈現之脈絡做最明確而清晰的闡識。

2020/12/10 | 辜琪鈞

藝術家老是抱怨找不到伯樂?不是因為你能力不好,而是你沒有正視這個世界

如果覺得世界太殘酷,總是虧待你,不是因為你的能力不好,而是沒有真正正視這個世界。

2020/11/15 | 傅紀鋼

「失業保全打小孩」是暴力犯罪,但「社會性抹殺」的輿論就不暴力嗎?

新北市一名保全因為被解雇,心情不佳,到體育場掌摑一名男童,被民眾壓制後送警。這個新聞乍看只是一樁暴力事件,套上個「人渣」標籤即可結案,背後卻是社會的縮影。

2020/09/25 | 方格子vocus

《整容液》:一刀未剪、三點全露,沒有溫良恭儉讓的韓國暴力成人動畫

即便你看過《整容液》漫畫版的結局,但電影版的結局絕對會讓你大呼過癮,也會在冷汗淋漓後令人反思,或許恐怖的一直都不是整容液,而是這個需要整容的社會,一個怎麼努力也無法成功,令人絕望的吃人社會。

2020/08/05 | 精選書摘

《看懂好電影的快樂指南》:打破「過去、現在、未來」的序列,時間是電影能被如何理解的核心

我們走進戲院是為了「失去了的、耗費了的以及還未擁有過的時間……」「電影不同於其他藝術,它拓展、強化並聚焦於人的體驗──而且不止是強化,還拉長了體驗,顯著地拉長。」

2020/08/05 | 精選書摘

《看懂好電影的快樂指南》:時間作為電影風格的趣味,一根骨頭可以眨眼間跨越百萬年

在十九世紀末,那項能捕捉與放映動態影像的發明是偉大的。「在藝術史上,在文化史上,人類第一次找到了為時光留下印跡的方式。」

2020/06/12 | 讀者投書

「邪教電影」教我們的事:《血色羔羊》、《詭妹》反映社會現實與人性慾望

過去幾個月裡,儘管疫情持續、戲院營運慘澹,卻仍有不少新、舊電影輪番上映,試圖維持或提升觀影人潮,其中令筆者深感興趣的,就包含了兩部邪教電影,《血色羔羊》與《詭妹》。然而上述兩者雖同以邪教為題材,卻能反映出不同面向。

2020/05/26 | 方格子vocus

評卡繆《異鄉人》:他唯一厭惡的,只有強加在自己靈魂身上的妄念

即便卡繆再怎麼否認自己是個存在主義者,《異鄉人》與存在主義的特徵有太多的雷同。莫梭所遇到的情況,至今仍發生在我們的日常生活當中,他人用倫理道德要求我們做出適當的「表演」,以達到人與人之間,或群體之間的和諧,這恰恰與存在主義追求的「屬己的生活」相悖。

2020/02/24 | 方格子vocus

《鏡子森林》背後的真實事件:賄賂的台北雙子星、濺血的正義大樓都更

從第一季的擎天大樓開發,到第二季的興南市場都更案,《鏡子森林》劇本都是取材真實的社會案件。不過,編劇並不想讓指涉性過於侷限,畢竟類似的官商勾結、賄賂弊案無時無刻都在台灣、世界各地反覆上演,故事既是過去事件的改編,也必然會是未來案件的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