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企業

社會企業(英文:social enterprise),簡稱社企,是從英國興起的企業型態,目前並無統一的定義。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3/18 | 廣編企劃

全家串連做公益:「村里平安箱食物卡」突破距離限制,讓邊緣戶領物資更便利

我們都聽過「低收入戶」,但你注意過「邊緣戶」嗎?邊緣戶因政府規定限制,不符合低收入補助身份,但生活相當困苦。全家2021升級「村里平安箱食物卡」公益機制,民眾只需至鄰近全家便利商店認購平安卡,就能輕鬆幫助邊緣戶。

2021/03/01 | 謝子涵

一片葉子撐起一個部落:從傳統廚房走向食品加工廠,這個「部落企業」的故事

一般人「阿粨」的認識可能是外出擺攤的攤位,但現在在各大食品展、百貨賣場和網路,都可買到冷凍即食的阿粨粽子,從擺攤到HACCP認證的過程,背後其實是用一片葉子改變整個部落的創生故事。

2021/01/05 | 銀享全球

專訪「菜一起」團隊(上):透過蔬菜牽起不同世代,讓生活在嘉義的人們不再陌生

​尚在變動、成長中的菜一起就像是一張白紙,充滿著各種彈性與可能性,卻也容易受到各式色彩的沾染,固然也可以說菜一起現在像是一株蔓藤,毫無設限的向周圍攀藤、擴張,但它終究必須面臨定位上的問題。

2020/11/17 | 環境資訊中心

用科技翻轉剩食:如何透過大數據分析、線上平台,有效減少供應鏈上的食物浪費

每年約有13億噸的食物遭到丟棄浪費,面對這個情況,全球有許多的社會創新組織,運用創新科技結合農業生產,創造有效率的農糧供應,其中包括台灣、新加坡、印度等地,都有新創企業把握了這波「剩食商機」。

2020/07/16 | 精選書摘

《明日的餐桌》:不是廚師,我是食物設計師!一星米其林主廚之女的跨界探索

誠如食物設計領域人士所言,當代需要對傳統食物的各種相關認知,做出叛逆而大膽的批判,同時提供創意的解決方案,而食物設計也因此開展出了一條新的道路,繼續對食物議題有所發展與貢獻。

2020/07/16 | 精選書摘

《明日的餐桌》:不賣咖啡的倫敦咖啡節——善盡社會責任的節慶文化

在倫敦咖啡節裡,觀眾玩得愉快,企業達到廣告效益,慈善機構也募到資金,人人都獲益。在台灣,要享受一個不鼓勵消費而讓人體驗咖啡業者熱忱的活動,除非消費者有體悟,願意「使用者付費」,而主辦單位也不是以營利為目的,才有可能多贏。

2020/07/14 | Click-Vietnam點點越南

有感越南對視障者就業資源的不足,她成立了受國際旅人肯定的按摩店Omamori

長久以來,按摩業在東南亞一直是入行門檻低的職業,由於受到不少情色產業介入,讓按摩行業連帶聲譽受影響,加上低工資與不良雇主剝削,或客人踰矩行為對待,對視障人士來說是為非常冒險的職業。

2020/04/27 | 方格子vocus

日常生活的小革命:專訪脊髓性肌肉萎縮症患者胡庭碩

這些年參加了這麼多活動,胡庭碩發現活動中只要有一個身心障礙者,大家有時會視之為洪水猛獸,有時會愛護有加、過度熱情。「我們的教育很少教你要怎麼跟少數相處,所以才會造成這種現象。」大家的出發點都是好的,先問問對方希望你怎麼做,找到一個讓彼此都舒服的方式,那才是體貼、有意義的好意。

2019/12/23 | 李修慧

人們買禮物越來越重視「社會意義」,業者爭相幫助顧客減低「消費罪惡感」

而根據市場研究公司英敏特國際集團(Mintel),近三分之一的英國消費者表示,他們去年買了對環境影響較小的禮物,38%的受訪者認為,購買符合道德標準的禮物很重要。這改變了店家的行銷方式,也讓社會企業商品成為人們購物的選項之一。

2019/11/25 | 精選轉載

西林部落的「綠金」產業,重新連結山與原住民的關係

為了將生產的附加價值留在產地。花蓮西林部落的中壯年開始思考籌組「合作社」,自產自銷,但面對中盤商、產業亟待轉型,農民的心聲,能否被聽見?這個計畫又能否真正協助山蘇之農民瞭解合作事業?

2019/01/15 | 廣編企劃

【青春還鄉】從鄉土滋養的初心:許又仁持續深耕的永續農業藍圖

許又仁與沃畝夥伴的目標,是透過「搖籃到搖籃」的永續農業來解決人與環境的衝突。原因很簡單——覺得這件事重要,才會讓它發生。

2018/12/30 | 精選書摘

《社企是門好生意?》:社會企業做好事 VS. 一般企業做壞事?

社會企業將公共利益建立於商業模式基礎之上,不可避免會遇到自身營利和公共利益之間的矛盾。所謂「賺錢」與「做好事」之間複雜的糾葛或衝突,亦非簡單口號或理念可以化解。

2018/12/30 | 精選書摘

《社企是門好生意?》:「貧窮旅遊」與「孤兒院公益旅行」爭議

在貧窮旅遊將貧窮議題轉變為一種觀光商品以吸引遊客的同時,也會面臨到這種邏輯上的矛盾:如果要持續吸引遊客,就要維持貧窮的樣貌。但問題在於,貧窮難道不是一種需要被改變或改善的現象嗎?

2018/12/14 | 真暴民的時事筆記

批判《大誌》利用街友的人,想法都太「烏托邦」了

大誌(The Big Issue)引入台灣8年後,許多人仍然針對「無法真正改善街友生活」的經營模式批評,但如果台灣大誌真的依此行事,首先倒楣的或許就是街友中最弱勢的一群。

2018/11/19 | 精選書摘

《地方創生的挑戰》:NPO的五大經營策略

NPO通過認證只是組織增加可信度的第一階段。社會信用由地方居民的信任感而來,實際的執行成果和實績,才是建立信任關係的關鍵。而NPO招募活動參與者和志工的時候,也應該訂定對策以確保參與者的安全。以免欠缺事前準備,而不得不承擔龐大的社會和組織責任。

2018/11/19 | 精選書摘

《地方創生的挑戰》:「水之都.三島」原風貌的再生與復甦

單純仰賴政府與行政機關的力量,已經逐漸難以應對日益複雜且深刻的社會問題。而企業總是以追求私利為先,無法有效振興地方經濟,年輕人也因難以返鄉而使地方社會衰退。因此目前日本社會對於NPO組織與社會企業的需求與重視將會逐漸升高。

2018/11/15 | 新加坡紅螞蟻

星國小販「收取托盤費」風波後:究竟小販交由「社企」經營好,還是收回國有才是出路?

一個真正的社會企業能夠幫助小販成長、壯大甚至學習更多的經營技能,進而帶動小販中心的成功,與此同時給顧客最美好的舌尖感受。若經營者滿足的是自己的口袋,就不是我們所理解和所需要的社會企業家。

2018/11/05 | 新加坡紅螞蟻

星國裕廊西小販中心要店家支付「托盤押金」,是幫助還是壓榨他們?

打著社會企業或者非營利的名義經營小販中心的業者,真正意圖是幫助小販還是壓榨小販?經營者為什麼不是通過教育或規勸消費者主動歸還托盤,而是以「獎勵」的名義慷他人之慨,讓小販掏出兩角錢為托盤買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