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30 | 精選書摘
《社企是門好生意?》:社會企業做好事 VS. 一般企業做壞事?
社會企業將公共利益建立於商業模式基礎之上,不可避免會遇到自身營利和公共利益之間的矛盾。所謂「賺錢」與「做好事」之間複雜的糾葛或衝突,亦非簡單口號或理念可以化解。
2018/12/30 | 精選書摘
《社企是門好生意?》:「貧窮旅遊」與「孤兒院公益旅行」爭議
在貧窮旅遊將貧窮議題轉變為一種觀光商品以吸引遊客的同時,也會面臨到這種邏輯上的矛盾:如果要持續吸引遊客,就要維持貧窮的樣貌。但問題在於,貧窮難道不是一種需要被改變或改善的現象嗎?
批判《大誌》利用街友的人,想法都太「烏托邦」了
大誌(The Big Issue)引入台灣8年後,許多人仍然針對「無法真正改善街友生活」的經營模式批評,但如果台灣大誌真的依此行事,首先倒楣的或許就是街友中最弱勢的一群。
2018/11/19 | 精選書摘
《地方創生的挑戰》:NPO的五大經營策略
NPO通過認證只是組織增加可信度的第一階段。社會信用由地方居民的信任感而來,實際的執行成果和實績,才是建立信任關係的關鍵。而NPO招募活動參與者和志工的時候,也應該訂定對策以確保參與者的安全。以免欠缺事前準備,而不得不承擔龐大的社會和組織責任。
2018/11/19 | 精選書摘
《地方創生的挑戰》:「水之都.三島」原風貌的再生與復甦
單純仰賴政府與行政機關的力量,已經逐漸難以應對日益複雜且深刻的社會問題。而企業總是以追求私利為先,無法有效振興地方經濟,年輕人也因難以返鄉而使地方社會衰退。因此目前日本社會對於NPO組織與社會企業的需求與重視將會逐漸升高。
星國小販「收取托盤費」風波後:究竟小販交由「社企」經營好,還是收回國有才是出路?
一個真正的社會企業能夠幫助小販成長、壯大甚至學習更多的經營技能,進而帶動小販中心的成功,與此同時給顧客最美好的舌尖感受。若經營者滿足的是自己的口袋,就不是我們所理解和所需要的社會企業家。
星國裕廊西小販中心要店家支付「托盤押金」,是幫助還是壓榨他們?
打著社會企業或者非營利的名義經營小販中心的業者,真正意圖是幫助小販還是壓榨小販?經營者為什麼不是通過教育或規勸消費者主動歸還托盤,而是以「獎勵」的名義慷他人之慨,讓小販掏出兩角錢為托盤買單?
資本主義會被擊敗嗎?「社會金融」的誕生
社會金融等概念,不僅是技術,更是對貨幣、資本流動的思考框架和意識形態。它同時包含了批判觀點的引進,以及技術和運作機制。這個路徑認為,如社會企業或是NPO的營運,一方面應該在財務上永續經營,同時也能適應不同的組織條件,建構適合的資金運用系統,達成原先所設定的社會目標。
2018/10/02 | 精選書摘
地方創生這樣創:在荒山野嶺、連當地人都不知道的溫泉區重新定義「奢華」
《地方創生X設計思考》這本書,用作者在日本新潟縣南魚沼市大澤山溫泉區改造老屋成高住房率旅宿的歷程,充分詮釋一間旅宿與地方、觀光、農業、設計、社企之間的關係,以及其中各方關係人如何共創打造更好模式的過程。
2018/07/12 | 余宛如
【余宛如專欄】製造低廉的CSR標準,不利多數社會創業家
兼益公司法的「多一個選擇」不但無法避免漂綠,還影響社會公益資源的流向,將會讓許多非公司型態的社企未來更難生存,反而傷害許多社創者的權益。
保加利亞社會企業面臨不公平競爭,最大的敵人就是政府本身
觀察保加利亞的社會企業,會發現他們提供的服務型態和其他成熟國家的社會企業比較起來,反而比較像是多數國家政府部門本來就應該要提供的社會福利。
2017/08/10 | Abby Huang
余宛如的國會第一年:我就是要去衝撞,這個社會不說的歧視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成為偉人,從來沒有想要成為大人物。我覺得自己被放在這個位子上,就要很努力地去做這件事,就是這樣子而已。」採訪結束前,余宛如這樣的形容自己。
2017/06/09 | 精選轉載
在一間超美味的越南社會企業餐廳,幫助異鄉孩子走向未來的路
當我們援助人時,不應該是有階段性的,而是應該要讓他們能夠真正的進入社會,進入正軌。就像是政府給予弱勢族群補助時,不應該只是讓他們能活,而是讓他們能夠活得像人,像正常人。
2017/06/08 | 小花媽
在一間超美味的越南社會企業餐廳,幫助異鄉孩子走向未來的路
當我們援助人時,不應該是有階段性的,而是應該要讓他們能夠真正的進入社會,進入正軌。就像是政府給予弱勢族群補助時,不應該只是讓他們能活,而是讓他們能夠活得像人,像正常人。
滅火、收拾殘局不能根治問題:新世紀公益組織應有的社會定位
「政府失靈」給了公益組織舞台,傳統宗教性質的慈善團體提供救濟,給予情感支持,是消防隊的角色:滅火,收拾殘局,那不能根治問題;現階段只做弱勢者的協助,只做問題倡導的公益組織,恐怕對改善問題的幅度是有限的。
年後轉職經驗談(一):學習攀岩「三點不動一點動」的職涯策略
如果進入的企業體是穩定成長,有升遷空間,也是自己有熱情的領域,那麼或許就可以暫且如此,但若不是那麼順利,維持著「三點不動一點動」的策略就是有必要的。
2017/01/12 | 余宛如
【余宛如專欄】完善社會企業生態體系比倉促立法更重要
立法雖不是最迫切的需求,但也正顯示出台灣社企發展的真正問題。社會企業確實需要更多人的參與,「由下而上」地讓討論更成熟,讓相關研究更完善。透過一次次的討論,可以促進大家思考社會企業生態系統的樣貌,以及在其中我們能扮演何種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