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13 | 江河清
執政黨依法保障同志、競選承諾不跳票,這種要求叫「極端」嗎?
長期以來,反同團體和保守政治人物經常以缺乏社會共識為由,反對同志權益法案。然而,用共識討論弱勢少數議題,在思考上有什麼問題?這篇文章指出,政治人物談「共識」其實是一個反動的保守修辭,反同團體雖然也談「共識」,但他們根本就拒絕共識,讓同志權益無限延宕。
2017/05/30 | 讀者投書
同婚釋憲之後,該如何形成尚未完成的共識基礎?
2017年5月24日下午,台灣同志平權運動努力的目標之一,終於在大法官的釋憲文中實現。然而該如何處理釋憲之後,尚未完成的共識基礎?其根本就在於是否已經能夠以公共討論和行動的過程,理解宗教團體和同志族群之間論述的差異。
游盈隆教我們的民調玩弄終極奧義
保障人民權益的法案,永遠沒有最佳的立法時機,反而每個立法過程的時間點都是伸張人權的艱困時刻。執政者應勇於任事,承擔責任,不該操弄民調,給自己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