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14 | 岑敖暉
制度失效時,單單說「不要用私刑」並不足夠
關於私刑,所有人都要答一個問題:當制度對作惡的暴徒起不了任何一丁點的制衡作用時,是否可以容忍「就咁就算」、不需要他們負上任何代價?是否要容忍「咁就算」先叫做係「公義」?
2019/03/21 | 精選轉載
香港的系統性敗壞
今天香港社會的崩壞,不只是一個環節的崩壞,而是環環相扣的系統性敗壞。
2019/02/01 | 芭樂人類學
豬瘟、薊馬與經濟人類學的啟示:「市場」是怎麼被創造出來的?
讓我們回到開頭的非洲豬瘟,這裡我想引介近來動物疾病研究者如Steven Hinchliffe 和Nick Bingham等人的觀點。他們認為防疫(也就是防堵策略)的確重要,但是我們必須了解我們是生活在一個多物種的「社會」。人並非是「市場」的絕對支配者,建立和這些物種相處的靭性能力也是在思索動物疾病時,重要的一環。
旁聽世界衛生大會有感︰「不插手政治」跟公共衛生發展方向背道而馳
如果單純為了把衛生和政治分開而忽略其中的緊密關連,其實只是本末倒置、跟近年公共衛生發展的方向背道而馳。
旁聽世界衛生大會有感︰「不插手政治」跟公共衛生發展方向背道而馳
如果單純為了把衛生和政治分開而忽略其中的緊密關連,其實只是本末倒置、跟近年公共衛生發展的方向背道而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