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就因為這5個對非營利組織的「歧視」,讓他們始終無法改變世界
我們向來不喜歡非營利組織花錢去激勵民眾在公益服務上創造更多。我們對於通過幫助他人而獲利,在本能上就感到厭惡,但有趣的是,我們對於那些家財萬貫但不願幫助別人的人卻不厭惡...
2016/04/04 | 珮姬
社會事件不會憑空發生:從「神戶小學生殺人事件」看台灣新世代的危機
關於無差別攻擊的政治或經濟因素,近日已有頗多人出來分析。一個社會出問題,肯定是集體風氣和各種層面交替的結果。比起恐慌和亟欲排除異端、把人分類,造成更多排擠效應,我們可能需要更多理性來耙梳現象、站穩腳步。
東京一角:那些被生活擊潰的貧困女性大小事
雖說社會本來就是靠各種不同階層的人組合而成,但在已開發的大都市中,要翻身真的不容易,如果不是有家裡支援,就必須靠自己,真的得很用力、很用力才行。否則就像這些人所說的:「你問我未來? 我只能說:我的人生沒有享受幸福的權利。」
2018/06/20 | 精選書摘
理查費曼:至今沒有歌者的禮讚之聲,科學的時代還沒有來臨!
我認為科學家面臨科學以外的問題時,就如同任何其他人一般沒有創見——談起科學以外的事情,和其他非本行的人一樣無知。我現在要談的「科學的價值」,不是一個科學問題,所以正好可以做為例證,來證明我上述的論點。
2014/12/08 | 時刻創意
【插畫】涓滴的水流,真的曾流入你我的口袋嗎?
貧富不均、社會結構M型化、資源過度集中在少數人手裡;涓滴的水流,真的曾流入你我的口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