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運動

社會運動(英語:Social movement)是由個體或社會群體鬆散組織為了實現推動、執行、抵制、阻止或撤消社會變革變化,而用體制外的策略,來改變現有體制的一種政治現象行動與集體。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0/31 | Lo

【圖輯】菲律賓社運人士想抱抱女兒的遺體,監獄官員拒絕為她解開手銬

納斯諾是菲律賓城市貧困組織「卡達邁」(Kadamay)的成員,2019年11月與另外兩人一起被捕,罪名是非法持有槍支。納斯諾說這些指控是捏造的,是政府打擊左派社運人士行動的一部分。

2020/10/15 | TNL特稿

【網絡時代的社運】社會運動是什麼?一個「參與者回復知覺、自我改造的場域」

大型去中心化社運將人們從一成不變的日常生活中拉出來,進入某種特別的時空感。在這裡,不會有人說你關心的議題是小題大作;你的不舒服或怪異感不再被歸類為神經質,你可以談論你的感覺,它們不再被視為沒有效率、妨礙生產的。

2020/10/11 | 林兆彬

《逆權庄家》:黑色經濟圈抗爭

反抗種族隔離政策,原來不一定要上街抗爭或者在政治的前線,低調地在制度內鑽空子也是一種有效的方法,這個「黑色經濟圈」擴大了我們對社會運動的想像。

2020/10/08 | TNL特稿

【網絡時代的社運】香港社運(下):網路媒體如何改變保守族群看待運動的方式?

現在是香港街頭抗爭的低潮,這可能是像過去雨傘運動後那樣的低潮。香港社會需要醞釀,以及體制內外的力量或新的政治機會。而未來臨時立法會的機構開始運作後,可能也會造成民主派新的內部分裂。

2020/10/08 | TNL特稿

【網絡時代的社運】香港社運(上):外敵強壓的受苦經歷,讓香港人產生共同體的想像

事前你沒辦法預期連登這麼重要,事後也沒辦法預期連登是否會持續一樣重要。好像就在歷史的時空當中,就被突然賦予重要的角色,這似乎就是網路時代社運的特徵之一。

2020/10/02 | TNL特稿

【網絡時代的社運】台灣有「網絡社會運動」嗎?(下):重探「明星領導」的太陽花運動

太陽花運動退場後,雖然許多新的組織或政黨成立,但在六年後的今天來看,在政治模式上依舊保守。許多政黨仍是明星領導、無黨內民主:決策圈封閉,一般黨員幾乎無法影響黨的走向與決策。

2020/09/30 | TNL特稿

【網絡時代的社運】前言:社會運動重要的不是產物,運動過程即是產物

柯司特在《憤怒與希望》中指出,社運的核心來自社會心理機制,而運動是提供公民一個機會,從這些情緒回頭去想自己要什麼、怎麼跟別人共處;社運只是容器,核心是參與的個人,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2020/09/11 | TNL特稿

《霍布斯邦的年代四部曲》導讀:始終把社會平等放在核心,親切而高貴的真左派

如此左派立場在霍布斯邦的生命與學術生涯中其實是一以貫之的,依循這樣的立場,他一直批判決策者與政治菁英對於歷史的濫用,導致歷史變成建構民族神話、國家認同的工具,並淪為族群仇殺的幫兇。

2020/08/17 | 關鍵評論網 ASEAN:Indochina

泰國萬人上街要求政府、王室改革,總理帕拉育感謝警方確保和平

16日示威到了晚間,台上演說的主題也包括勞動法規、學生髮禁、LGBTQ權益等議題。有雷射將「為什麼我們需要國王?」的泰文字樣投射到民主紀念碑上。

2020/07/31 | 精選轉載

【關鍵時事】李登輝執政期間究竟堅持過什麼價值?對哪種社會運動不是恣意打壓?

人民又退回歷史的邊緣。我們肅然談論政客,腦袋裡民族燈塔世界偉人的粉絲泡沫不斷翻湧。如今社運界,哪個講到李登輝不用左顧右盼一回就能認真高談?

2020/07/31 | 精選轉載

【關鍵時事】李登輝推進了本土化運動,而他的過錯也該受到嚴格檢視

李登輝的死,有很多朋友在緬懷、感謝他的貢獻,也有些朋友覺得舒坦或沒甚麼了不起。讓我再度想起我曾經用別的身份,悼祭過自由時報創辦人林榮三的往事,林榮三正是動用媒體等各種資源、大力支持過李登輝的本土資本家。

2020/07/27 | 關鍵評論網 ASEAN:Indochina

泰國抗爭持續延燒:學生唱起哈姆太郎主題曲,「最美味的東西是人民的稅金」

警察的注視下,抗爭者們唱起哈姆太郎的主題曲,帶來了不同的氛圍。然而,他們要傳達的訊息是一樣的,抗爭者在紀念碑旁繞圈慢跑,象徵這個王國的政治所陷入的迴圈

2020/06/09 | 讀者投書

【政治無神論徵稿】太陽花學運與反服貿遊行,揭開了我對政治信仰的質疑

這便是民主政治的可貴之處,對於立場,留有自由的討論空間,或許不是最有效率的直線,但可以包容異數,擴大支持的同。這會是我覺醒後,仍願意擁護的信仰。 

2020/06/08 | 讀者投書

連登是大腦、Telegram當四肢:網路媒體在反送中運動的角色

到了反送中運動後期,因應局勢的變動和其他不確定因素,抗爭行動模式變得更加多樣化,則需要平台來整理龐大雜亂的資訊。在這種情況下,屬於網路集體主義的連登和Telegram便成為有效且有用的工具,為運動提供即時的支持的管道並且方便人們進行各式分工。

2020/06/01 | 讀者投書

香港民族主義的誕生:經濟以及政治權力的雙重壓迫之下,因應反抗而生

香港民族主義既然已經誕生了,便不會因為遭受中國的清洗而消失,共同遭受中國迫害的經驗,已經烙印在這輩香港人的記憶中,香港人會一輩子記得,反抗也不會停止,香港民族主義的想像將繼續存在於每個香港人心中。

2020/05/08 | 清涼院

日本赤軍的山岳基地私刑事件:因「總括」、自我否定而起的內鬥極致

除了淺間山莊事件之外,同時間發生在各山岳基地的私刑事件,亦是日本新左翼運動退潮的關鍵。其中,赤軍領袖曾以「總括」這種異常的「自我否定」方法,確立自己的領導地位。那「總括」是什麼?

2020/04/06 | 破土

現代國家的極權基因如何萌芽?從強人領政、民粹主義到極端民族主義

西方在兩百多年間不斷輸出這種一國一府的高效率共和官僚體制,它捏塑出當代的全球化國家政治風貌,並樹立起「國家崇拜」這種世俗新宗教。人們難以相信世界各國正朝極權統治邁進。他們忽略了現代國家機器的意識形態統治以及高效率集權管理本身就潛伏著極權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