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21 | 精選書摘
《台灣理論關鍵詞》:具有安那其想像色彩的「佔領」
我將特別強調佔領行動具有政治改造與藝術表現的動能,可從中思考新的身體、記憶、共群或「生命形式」(forms-of-life)的可能性。我所參照的範本包括太陽花運動與高俊宏藝術行動。
2019/01/02 | nagee
【插畫】站在高牆上,妄想自己在推倒高牆
許多年輕世代對政治的有天真的想像,卻沒發現自己不過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站在主流媒體輿論的大順風,就覺得自己是正義之師,是社會的中流砥柱,是一股能夠讓政府不得不面對的公民力量,卻被他們玩弄在指掌間。
77歲傳奇民謠歌手Joan Baez:時間帶走我的高音,但送給我智慧與幽默
歲月儘管改變了她的音色,卻也帶來另一種成熟的味道。《微風輕哨》的製作人指出,音域變窄,並沒有減損貝茲說故事的能力。英國媒體《衛報》則形容,年歲的增長為貝茲的歌聲增添了份量和親密感,在詮釋以告別、悔恨、緬懷等情感為主題的歌曲時更為突出。
2018/12/10 | 精選書摘
《街頭精神》:靠創意促成改變——替反新納粹組織募款的好理由
過去幾年,新納粹主義份子非常享受於到文西德小鎮「朝聖」,這讓這個德國小鎮的居民感到厭煩絕望。後來居民跟反新納粹組織及當地企業合作,想出了一個計畫:遊行中,新納粹成員每前進一公尺,當地居民就捐出10歐元給「滾出德國協會」。因此,新納粹遊行者走得愈遠,他們同時就為反納粹團體募得愈多錢。
2018/12/10 | 精選書摘
《街頭精神》:引導世界改變的「公民」──萊比錫奇蹟、天鵝絨革命與電阻青年運動
促成柏林圍牆倒塌的示威遊行「萊比錫事件」,成為了一種象徵:安靜無聲卻又無法遏止的力量,撼動著顯然無法動搖的對象,同時也為哈維爾(Václav Havel)的理論提供了現實例證。爾後類似的抗爭,還有捷克的「天鵝絨革命」和塞爾維亞的知名青年運「Otpor」。
2018/12/04 | 精選書摘
文山社區大學20年:公共議題的理性討論在社大是否可能?
台灣公共議題討論,時常強烈地以政黨傾向為依歸。所以當社區大學碰觸政治相關的議題時,容易造成內部分裂。社區大學強調公共事務參與,然而不論是公投、教改、核能,無一不被泛政治化,目前很難在課堂上進行公共議題的討論,常常都只流於強化各自在藍綠上的認同。
2018/11/03 | Lo
【圖輯】被「光棍」拱上台的衣索比亞總理,能不負改革眾望嗎?
執政黨發言人說,希望年輕人可以抱持耐心,讓政府一步步推動改革。但奧羅莫的年輕人,似乎沒辦法一直等下去。
2018/10/31 | TNL特稿
劇情片總評:南境邊陲的對抗,以虛構的力量反主流
南方影展18年來堅守其作為抵抗北方中心的邊陲定位,從本次入圍的競賽作品中,我們看到各種被排除、被壓迫的底層庶民、被擠壓的場景與城市空間,以及數位影像在媒介上展現出的弱的、低度開發的可能性。
保守反動的時代潮流,反映20世紀自由主義的巨大挫敗
並不是所有的保守主義者都鼓吹或從事暴力攻擊這些少數族群,但是一旦公共論述越來越常見到這種偏頗言論,卻沒有被譴責或制止,那麼等於縱容這樣極端化的趨勢。
2018/07/10 | 精選書摘
《阮ê青春夢》:那些日治時期投身社會運動的摩登新女性
除了投身政治社會運動的反抗行動,也有像辜顏碧霞這樣以身為大家族下女性成員,撰寫《流》這本小說,內容有別於許多作家以文載道的刻畫社會不公或政治歧視,而是反觀自己生活的空間,直白的描述大家族下的生活樣態。
2018/06/28 | 精選書摘
ㄧ位心理學家的療癒書寫:以愛或正義為名的國家暴力不會手軟
每場運動,都在考驗政府與社會大眾對多元價值的容忍度,在平衡社會偏執的方向,社會運動若能和平落幕,彼此協調退讓,台灣的民主自由基礎將更扎實,若以流血暴力收場,社會的開放會大幅度倒退。
2018/06/12 | 精選轉載
梁天琦︰我們確實有許多事應做而未做
「我無否定香港民主進程節節敗退的殘酷事實,我只是覺得在最壞的時代,人的責任也就更為重要。放眼當下,我們確實有許多事應做而未做。」
2018/05/21 | 芭樂人類學
雨傘運動後,往返社區與學院之間的人類學徒
在學院內外的經驗,讓我意識到流浪博士的行動力。同時,因為身份的轉變及身處體制外的彈性,流浪博士可能比體制內/非流浪者的人更能普及人類學知識。
2018/04/19 | 精選書摘
六○年代日本學運學生之死,促使新左運動青年重探自己的人生
獻身社會運動,最後死亡的運動者所留下的記憶,促使許多日本新左翼的學運青年去重新探尋自己的生活方式。即使擔負受傷的危險,犧牲自己的未來以及家庭關係,甚至犧牲生命,也要參與運動的這些人,成為運動者形成自我主體意識的鏡子。這種犧牲自我的運動者形象,給了他們不能妥協、必須自我變革的無形壓力。
2018/04/19 | 精選書摘
《新左運動與公民社會》吳叡人推薦序:救贖一個純真年代
日本學運在七○年代前期的激進化與暴力化,遮掩了這個運動許多正面的部分,如它的理想主義、批判精神、政治與社會分析,以及文化創造。它使「新左翼」與黨派、意識形態與暴力緊密連結,成為一個具有負面意涵的語詞。而運動暴力也造成日本社會心理極深的集體創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