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中國公共領域的生與死:進化的獨裁者已馴化了資訊科技
儘管政權大力扶植了「網路評論員」,但是佔據網路發言核心位置的仍是屬於自由派的人士。中國公共領域的前途仍是未明朗化,儘管有來自於政權由上而下的打壓,但是仍沒有完全喪失其積極的能動性。
2018/09/07 | 精選書摘
《和手機分手的智慧》:「間歇性增強」讓手機成為「我們口袋裡的吃角子老虎」
每次我們放下手機,腎上腺就分泌「皮質醇」,也就是深深影響人類「戰或逃」反應的壓力荷爾蒙。皮質醇使我們感到焦慮。我們不喜歡這種感覺,為了紓解焦慮,手就會伸向手機。
2018/09/01 | FORTUNE
俄國網軍「反疫苗假推文」未在推特上造成影響
「#VaccinateUS(美國疫苗接種)」,藉由這個hashtag,研究人員連結到已被確認是俄國網軍的推文。這些與俄羅斯政治組織有聯繫的網軍,據稱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前,經由推特、臉書和YouTube散播假新聞,以便分散大眾對種族、政治等熱門議題的注意力。
川普推特發文、安倍臉書寫書法,台灣又該如何靠「數位外交」突圍?
台灣在傳統的外交模式上遭到封鎖,但藉由簡單的的Facebook與Twitter貼文、Instagram發照片等動作,透過公共事務策略和文化理論產製多元內容,就能在大量多向溝通的操作中不斷建築起新的國家價值,近一步作為更穩固的對話基礎。
2018/08/19 | Harper's BAZAAR
一則Po文就能買棟房子:12位社群名人的IG貼文天價公開
根據IG分析網站顯示,人稱社群女王一家的卡戴珊家族、歌手賽琳娜戈梅茲、與前足球明星大衛貝克漢,他們的IG貼文價值根本都是天價!
2018/07/25 | TIME
美國歷史文件紀錄包括法院審判、著名演說——以及川普的推文
生在一個推特更利於謊言的時代,即使你代表的是「正義」的那一方,也必須製造讓事實包夾的「事實三明治」(truth sandwiches)。
2018/06/27 | 學阿語 Shueau
會說幾句阿語,阿拉伯人瘋狂稱讚到你都覺得尷尬
在阿拉伯世界,亞洲臉孔還是相對少數,再加上現在阿拉伯世界也是韓流當道,甚至有人會要求跟你拍照,瞬間有種自己是宋慧喬的錯覺。
2018/04/04 | TIME
如果離不開臉書,使用者付費保障個人資料如何?
我們所能做的最好的事,就是注意加州總部的重大動態,當哪天Facebook開放讓你幫狗創一個假帳戶時,世界末日就來臨了。
2018/03/09 | 精選書摘
《最強網路交友聊天術》:發生麻煩時也能順利解決的「意外回訊法」
必須請對方變更行程時,最好立刻打電話或當面告知,若用訊息告知,萬一惹對方不開心,就不會再有下一次了,因此必須特別小心。
2018/03/06 | TIME
社群網站的健身自拍貼文可能影響你的自尊心
Burke表示相較於並未關注身體素質貼文的人,那些頻繁觀看健身相關貼文的人有著過於在意體重的傾向,這可能導致他們的自尊降低。
2018/03/06 | TIME
當別人很無禮的時候,你應該這樣回應
面對一波波的無禮浪潮,我們可以怎麼做?嗯,我們應該勇敢站出來對抗,這是我們的責任。研究顯示無禮是會迅速傳播散開的,就像一般的感冒一樣。單單看到無禮的行為,就有可能讓我們在後續也變得無禮。
2018/02/25 | TIME
九個方法讓你少花一點時間在手機上
當我們立志要減少使用手機的時間,實際上是在我們聲稱想過的生活和事實上過的生活方式兩者之間,縮短差距,當距離愈來愈短,我們會愈來愈幸福快樂。
2018/02/22 | 鄭宇先
「全系統自動化」數位廣告太神奇了!但離我心中想做的廣告越來越遠
回到傳播的本質上,我相信一則好的廣告最終要圖片與字句觸動人心並讓人感同身受;而廣告人則是商品與消費者搭起橋樑的媒介(Media)。在消費者打開商品包裝的那一刻,也因我們創作的世界離理想中的自己更靠近了一些。
2018/02/21 | Alex Cheng
沒有人是自己人:面對辦公室政治的四點存活須知
面對辦公室政治或職場上的人際小圈圈,假如你不知道該怎麼做才是對的,至少知道一下第一步該怎麼做才不會踩上地雷吧。
2018/02/16 | Harper's BAZAAR
年華老去後,只有風格得以永存:盤點3位Instagram上的時髦奶奶
使用社群媒體從來就不是年輕人的專利,這3位時髦奶奶就創建了自己的Instagram帳號,向粉絲們分享自己不受年齡束縛的風格品味。
2018/02/13 | TIME
臉書與假新聞:錯誤資訊也許擋不住了,我們該怎麼做?
不管最後是否有效,臉書決定修正動態牆的決定依然重要,因為它點出了媒體和民主之間的關係岌岌可危,我們必須在這個基礎上努力。
2017/12/29 | 新公民議會
別怪同溫層!我不認為社群媒體是意見兩極化的幫兇
過去多數的人很少接觸政治資訊,如今拜便利的社群媒體之賜,接收政治資訊的人才多了、政治思想的傳播才開始變得容易,需要持續改進的,是人們怯於且怠於思辨不同意見,還有無瑕、懶得、無能閱讀深刻文章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