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社會運動(英語:Social movement)是由個體或社會群體鬆散組織為了實現推動、執行、抵制、阻止或撤消社會變革變化,而用體制外的策略,來改變現有體制的一種政治現象行動與集體。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0/15 | TNL特稿

【網絡時代的社運】社會運動是什麼?一個「參與者回復知覺、自我改造的場域」

大型去中心化社運將人們從一成不變的日常生活中拉出來,進入某種特別的時空感。在這裡,不會有人說你關心的議題是小題大作;你的不舒服或怪異感不再被歸類為神經質,你可以談論你的感覺,它們不再被視為沒有效率、妨礙生產的。

2020/10/11 | 林兆彬

《逆權庄家》:黑色經濟圈抗爭

反抗種族隔離政策,原來不一定要上街抗爭或者在政治的前線,低調地在制度內鑽空子也是一種有效的方法,這個「黑色經濟圈」擴大了我們對社會運動的想像。

2020/10/02 | TNL特稿

【網絡時代的社運】台灣有「網絡社會運動」嗎?(下):重探「明星領導」的太陽花運動

太陽花運動退場後,雖然許多新的組織或政黨成立,但在六年後的今天來看,在政治模式上依舊保守。許多政黨仍是明星領導、無黨內民主:決策圈封閉,一般黨員幾乎無法影響黨的走向與決策。

2020/09/30 | TNL特稿

【網絡時代的社運】前言:社會運動重要的不是產物,運動過程即是產物

柯司特在《憤怒與希望》中指出,社運的核心來自社會心理機制,而運動是提供公民一個機會,從這些情緒回頭去想自己要什麼、怎麼跟別人共處;社運只是容器,核心是參與的個人,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2020/07/15 | 《卓越新聞電子報》

《港區國安法》通過後,媒體界的寒蟬效應已經開始發生

《港區國安法》訂定之後,香港媒體界的寒蟬效應昭然若揭,人們不知道條例裡的分裂國家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恐怖活動罪以及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分別該如何定義?又以誰的定義為主?

2020/06/24 | 德國之聲

連建制派也對條文一無所知,香港人怎可能對「港版國安法」有信心

中國政府6月20日披露「港版國安法」相關細節,詳述了特首及高官組成「國安委」的角色。何俊仁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批評道,這代表行政機關將完全凌駕於司法系統上,完全違背了香港長久以來所擁有的司法獨立權。

2020/06/22 | 樹洞 - TreeholeHK

「你對唔對得住手足?」從社運角度看情緒勒索

在這場運動,每個人的犧牲和貢獻與成果基本上完全不合符比例,因此大家很容易覺得自己做得不夠。「你對唔對得住手足」的這說話是否構成情緒勒索,我們亦可以從這句說話有否利用了關係中的恐懼、義務及罪惡感去斷定。

2020/06/09 | Lo's Psychology

Cost-Reward Analysis:人們對社會運動的雙重標準

人自私自利的動物本性很頑固,大家要問自己一個很實在的問題,今天支持社會運動的你,十年後二十年後,你的思想會否有所改變呢?

2020/04/12 | 傅紀鋼

專訪「雞排妹」鄭家純:與世界格格不入,「對於愛,我異於常人」

鄭家純將自己的童年刪除,她用來替代「匱乏」的,是感情上的「多分子關係」、藝人事業,以及從社運貢獻上獲得的快樂。但這是否能取代原生家庭的「缺陷」?

2020/03/10 | 李展鵬

橫掃奧斯卡的《上流寄生族》如何代表了這個時代?

《上流寄生族》在奧斯卡打破外語片的紀錄,奪得最佳電影等大獎,超越了20年前的《臥虎藏龍》。韓國片的厲害,背後有什麼故事?又為華語片帶來什麼反思?

2019/09/23 | 蕭家怡

港與澳——這麼近,那麼遠

記得從前曾看過一篇文章,標題大概是「世上最難抵達的旅遊點」,當中有火山、有毒蛇滿佈的島、美國51區、秦始皇墓等等,我想,對香港人來說,澳門也快要上榜了。

2019/09/12 | 譚蕙芸

商場合唱《願榮光歸香港》的啟示

7月14日,大批防暴警察更於新城市廣場的中庭,與示威者衝突,新城市成為血染的「戰場」,讓居民震驚。但不到兩個月,同一個中庭,卻聚集了近千人,一起合唱《願榮光歸香港》。

2019/09/12 | 德尼思化

香港人的文學修養低劣?《願榮光歸香港》引起國歌之爭

留意到這些有關《願榮光歸香港》的爭論,最初是因為昨天在連登熱門看到一個Post,內容大致是說對香港人的文學修養有所擔心。如今眼見更多不同的爭論,決意撰成正文,以供諸君細閱。

2019/08/09 | 讀者投書

論社會運動中的暴力關係

和平集會演變成暴力抗爭的過程又如何?在怎樣的情況下行動升級而又不會導致民意徹底反彈?

2019/07/04 | Lo's Psychology

走向極端必定是壞事?談「群體極化」對社運的影響

帶有既定想法的人因應其他成員的附和而趨向極端,使立場更加強烈、聲勢更為浩大,這或許會加劇錯誤的判斷和決定。

2019/04/13 | TIME

跨性別者的社運之路:夢想擁有一個酷兒的未來,與性工作以外的職業選擇

對我來說最困難的是獲得社會的接納。人們因為我穿得像女人而叫我「娘炮」。很多跨性別者逼不得已只能成為性工作者,唯有如此他們才能養活自己,正式機構沒有我們工作的機會。

2019/03/19 | 讀者投書

【太陽花五週年】林飛帆:進步運動者有道德包袱,這是我們跟保守派的差別

過去這幾年民眾從反國民黨到反民進黨,這個過程中當然有些民粹的因子,但這件事情並非不可逆的——它需要一個載體,看接下來這一年或兩年內有沒有一股運動力去扭轉。

2019/03/18 | 讀者投書

【太陽花五週年】議場糾察組長黃燕茹:我的「運動傷害」來自社運參與者互相攻擊

作為一個糾察組組長,黃燕茹或許是一位不稱職的「社運糾察」,但她的信仰是參與運動者的預設都是為了好的良知而參與,以運動為優先,而她領導風格的一大特色,就是「尊重有經驗的前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