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馬世芳 X 蔡崇達 對談(下):身為砲灰的一代,我選擇奮力衝撞時代
我的寫作生涯上半場都是去刨他人內心的真相,當我需要看到自己內心時,我的方式是背過身仔細看,看自己內心到底哪裡痛,在最痛的點一刀剖下去。
2017/09/14 | 精選書摘
父親死後,母親安排祂到宮廟為神明做「義工」
父親做海員的時候,每週要出兩三趟海,「這廟因此被他拜了幾千遍了,所以這裡的神明也疼他,收留他。」第一次去「探視」的路上,母親和我這麼說。
人們為何在神明面前發誓?王爺信仰、受難儀式與地獄司法體系
在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的康豹特聘研究員眼中,宗教並非迷信,而是「人們如何過日子」。無論是王爺(瘟神)信仰、受難儀式、神判儀式,宗教的存在,在於化解人們的悲情、處理社會問題。
2017/07/09 | 民俗亂彈
為何宮廟特別強調「萬年香火」?解析民間信仰中的香火觀
香火觀是很抽象的觀念,牽涉到我們日常生活當中實際祭祀的行為表現,也會很具體地牽涉到一些祭祀相關的香、紙錢、香火袋、香擔、香爐、香燈等物質。
2017/01/27 | 民俗亂彈
環保不能曲解信仰:香與金都是無可取代的物質
紙與香的使用,體現出臺灣各地的「地方知識」,絕非僅有「燃燒」、「貨幣」的功能。
2017/01/17 | 民俗亂彈
保留一絲尊嚴的餘燼:別把瀕臨消失的民間信仰當做頭號目標
單以減少或限制金香炮燭的使用,恐怕要面對大眾對大型汙染源的無能為力的質疑,是吃力又不討好的政策行動。
2017/01/04 | Gene Ng
神明究竟樂見什麼?燒香、燒金銀紙其實是種「賄賂」行為
信仰是要符合時代的,神明也會演化,我們要區分某些傳統行為是否阻撓著我們走向真正的民主法治社會。台灣已有不少廟方樂意改用其他方式來拜拜,相信與時並進是民間信仰更能被社會包容的關鍵。
2016/09/19 | 蘭姆酒吐司
御守的「保佑效力」只有一年?來聽聽日本神社怎麼說
下次再收到御守別害怕,心存善念好好地對待它,即使沒機會送回原神社,好好留作紀念也不錯喔!
2016/07/20 | 林勝韋
拆解「台灣本土文化」的「底層」想像:談「金光舞台車 閃閃嘉年華」的觀看模式
這種「去脈絡」的觀看模式,讓我們無法好好地認識符咒或廟會文化背後深刻的內涵,只停留在淺薄的表層。即使再怎樣的包裝與推崇,都更像是以一種「鄉野獵奇」的眼光來看待庶民文化,因而無助於我們更加了解「傳統文化」,也無法讓參與者(觀看者)與表演者(被觀看者)之間的脈絡更加靠近。
2015/04/09 | 陳一中
你的祖先是他人的鬼,他人的祖先是你的鬼—淺談民間信仰中的神明、鬼和祖先
一個靈魂被視為祖先還是鬼,要看當事人是誰,即祖先是親人、鬼是陌生人,我們的祖先是其他人的鬼。祭拜神明和祭拜祖先都有表示敬意之意,但動機卻不太相同,祭祀神明是祈求祂們的保佑,人並不虧欠神明,就如同不虧欠政府官員一樣,所以神明並不要求人們一定要祭拜祂,若感覺某神明不靈驗,也可以轉向另一位神明。
2014/11/05 | 芭樂人類學
毒油當飯吃,全民當白癡:原來我的小確幸是一桶餿水
位農友,這次芭樂電台的時間~很悲桑,因為今天的主題是:毒油當飯吃,全民當白癡。原來整個城市不是我的咖啡店,而是大廠商的化工廠。小確幸的來源原來不確定,更有可能只是一桶餿水。工業高度分工、農業全面停工,台灣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2014/08/29 | 青小鳥
「媽媽,我們可以不拿香拜拜嗎?」形式都是人想的,神明不會跟我們拘泥這種事
如果每個男孩心中都有一個沈佳怡,那麼每個家裡有拜拜的台北國小孩,心中也一定有一個「行天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