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08/19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解開音樂史懸案:〈杯底不可飼金魚〉作詞人為陳大禹,呂泉生後人願正名並歸還版權

家屬認為,呂泉生多年來未以「陳大禹」之名為〈杯底不可飼金魚〉作詞者一事是「時代的悲劇」。在呂泉生有生之年,家人從未聽他提過「陳大禹」三字,但直到他晚年移居美國,仍對白色恐怖心存莫大恐懼,過去家屬不明所以,現在終於明白。

2021/05/11 | 財訊

〈可憐的落魄人〉:40年前的魯蛇把妹歪歌,背後其實藏著原住民的悲哀

過去這些年,陳明仁無數次演唱〈可憐的落魄人〉,有人問他為什麼年輕時候會唱這麼「流氣」的歌?他正色道:我再唱一次,請大家仔細聽,在心裡把歌詞的「你」換成「政府」,「我」換成「原住民」試試看。

2019/06/30 | 李律鋒

寫在金曲30之後:吶喊自由,祈願我們明年還能大聲歌唱

我們可能會從課本或書上讀到,自由與人權是上天賦予每個人的,是人生來即擁有的權利。但是我一直都不這麼想......而且你稍不注意,馬上又會被那些掌權者奪走了。

2019/02/11 | 蒂瑪小姐咖啡館

中國禁播宮鬥劇的荒誕新聞,也曾在台灣發生過

那時候的台灣和現在的中國,最大的相同就是政府同屬專制政權,法律是為了政治目的而服務的,而人民沒有言論自由,每個人心裡都需要有一個小警總,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什麼話你不能說。

2019/01/24 | 幹幹貓

【插畫】政治歸政治,其實就是「不准談政治」

「政治歸政治,音樂歸音樂」的意思好像發生了改變,從鼓吹作品中自由表達社會和政治觀點的權利,變成「不准談政治」,字裡行間只要出現任何形式的政治色彩,就是零分,就是沒有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