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核災


  • 確認
  • .
2018/04/20 | 精選書摘
專訪日本急救醫師:311核災發生時,病患的疏散與被曝醫療問題
儘管我們在平常生活中也會接觸各種輻射線,卻對輻射線依然陌生,還很容易認為輻射災害很麻煩。醫學教育並沒有正確地看待輻射線教育,而且不期待其與被曝醫療連結。輻射線在醫學教育中始終不受重視。反而比較熟悉藥物對生命體的影響或藥效與副作用等,把很多時間和精力都投資在這方面了。
2018/04/20 | 精選書摘
你的身上有細菌:深受霸凌和學習障礙之苦的福島核災區學童
一名小學一年級學生從福島縣轉到橫濱市後,被同學取了綽號「菌」(把輻射能當作細菌)。三年級以後,孩子一度不肯上學。五年級時,「你們家有領賠償金吧?」加害的同學開始勒索他。孩子不敢反抗,隨後,同學結伴去遊樂園玩或吃東西,錢都由他出,結果一共花掉一百五十萬日圓。後來,這個孩子再度拒絕上學。
2018/02/02 | 羊正鈺
當韓國因限制日本進口遭WTO仲裁,台灣該如何「解禁」福島產品?
近年隨國際間對日本核災區食品鬆綁,韓國因限制日本水產品進口面臨世界貿易組織(WTO)仲裁,台灣也傳出可能調整政策,讓核災區食品是否解禁議題再受矚目。
為何311後繼續擁抱核電?台日韓學者談能源轉型障礙與未來
對日韓而言,核電是重要出口產業,與政經關係緊密難以撼動。相對之下,台灣的擁核勢力並不大,這也是台灣走向能源轉型相對順遂的原因之一。不過,台灣因電力供應緊澀,在經濟掛帥的思維下,重啟核電仍是一個選項。
2017/05/27 | 精選書摘
不看電視,誰最高興?電視只報「政局」不報「政策」,這是愚民政策
我們在學校的知識只是基礎,面對日新月異的發展,新知識的來源必須靠媒體日日追趕世界傳達給國民,以及政府頒佈的政策的詳義和影響。再難,媒體也要說明要觀眾懂。
地牛翻身、熔岩四起——311後的日本社會運動風潮
社運與政治如何連結?市民力量要如何才能保溫,延續香火?這些都是未來的挑戰。
2016/12/01 | 食力
日本食品輸台吵什麼?歷年事件讓你一次掌握
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後,台灣立即暫停受理福島五縣生產、製造的食品輸入台灣。2015年,傳政府有意對福島以外四縣的產品部分開放,今年則由衛福部、農委會與食安辦正式舉辦公聽會,並邀請專家學者與公民團體共同商議,然而,各界目前對於是否開放仍無共識。
2016/11/18 | If Lin
日本核災食品進口怎麼管?歐美中韓台一次看清楚
2011年發生福島核災時,許多國家禁止進口日本食品,尤其針對福島與周邊地區。五年過去了,現在各國對於日本產品進口禁令已有所改變,本文一次完整梳理歐盟、美國、韓國、中國與台灣的法令現況與檢驗標準。
2016/11/16 | If Lin
闢謠!輻射污染環境,謠言污染網路:驗證福島核災魚類病變謠言
2011年的福島核災,造成輻射外洩污染環境,導致許多動植物與食品內都含有輻射殘留,是已由科學家確認的事實。然而,網路上卻一直流傳著,被輻射影響而病變的魚類照片,它們真的是因為輻射所造成的嗎?還是又是在傳播恐慌的網路謠言呢?我在此一一驗證每張照片的出處與真實性。
2016/11/16 | 精選書摘
「輻射食品」該不該入台?先了解事情本質,才不會陷入恐慌
台灣的廠商不能合法進口販售在這些產地生產的包裝產品,但是民眾如果來日本旅遊的話,不僅隨處可買,回台灣還可以帶一些當土產贈送給親朋好友。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奇妙畫面?
2016/11/15 | 讀者投書
基改作物?核災食品?台、紐、澳食安政策超級比一比
臺灣人試圖從其他國家的相關法令找尋值得學習的地方。以紐西蘭和澳洲對「基因改造作物」的態度來說,這樣的假設可能成立;然而對其開放「福島核災食品」與「瘦肉精」的時程與方式,則未必滿足懷疑論者對謹慎防範的期待。
2016/11/12 | Jesse
首場日本食物輸台公聽會:核污染食物疑慮引發衝突
首場日本食品輸台公聽會今天在台南舉辦,引爆衝突,抗議民眾斥責公聽會辦理草率,任由核污染食品輸台將禍延子孫;農委會對此則強調,核污染食品絕不會輸台。
鏡頭的凝視:從闖入福島災區拍攝的大馬攝影師身上,反思爭議從何而來?
同是紀錄福島,但姜偉龍和谷內俊文選擇詮釋攝影的「方式」和「管道」卻有所不同,而這個「不同」即是爭議引起所在。
【影片】核能的正反思考(上):反核的三大理由
「不要再有下一個福島」是台灣常見的反核標語,不過反核陣營的論點不止於此,請看以精美動畫呈現的反核三大原因。不論你的立場如何,都該了解一下!
2016/03/10 | 羊正鈺
日本首例!地方法院以「假處分」命令核電廠即刻停機
福島核災發生後,當局已關閉數十座反應爐。大津地方法院的判決,對誓言要恢復核電的首相安倍晉三來說是一大打擊。
2016/03/04 | 圖話國際
【圖話國際】311將滿五周年,父親仍不放棄尋找幼子遺體
311東日本大地震即將滿5周年,但對某些罹難者家屬來說,災難帶來的傷痛或許永難撫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