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23 | Alvin
警方反駁「後巷行私刑」:處處都有鏡頭,警員會蠢到公開打人?
韋華高其後在記者追問下補充,該段片段模糊不清,該「黃色物體」可以是一個人、一個袋,或一件背心。
2019/10/08 | 本土研究社
新屋嶺已停用,但隔籬「新疆嶺」即將啟用!
港府計劃在新屋嶺旁邊的缸瓦甫,平整一塊19公頃高地,建立「綜合性反恐警察訓練設施集中區」,類似新疆的巨型反恐基地,可謂隔絕市區的「新疆嶺」,現時公開資料更是極少。
2019/01/16 | 林艾德
私刑者的性質更像是兇手,不要再拿蝙蝠俠當藉口
家暴事件裡,真正的英雄是勇於揭發、對抗家暴的親人,是持續追蹤、關心的社工,是做出正確判決的法官,是在必要時刻出現保護受害者的執法人員,還有那些未來可能感化家暴者的矯正系統工作者。
2019/01/15 | 精選轉載
「私法制裁者」是大快人心,還是大快獸心?
當我們允許一個私法制裁者存在時,也意味著允許千千萬萬個私法制裁者存在。每個人的「私法」必定有差異,同樣的情況在不同人眼中有不同的處置方式,此時又該聽誰?
2019/10/15 | 區家麟
《Now》車長也得到如此待遇,警察會怎樣對待一般市民?
《Now》車長有人證,旁邊有攝影機,有同事即時關注,有大公司為員工發聲,有新聞界專業團體關心,尚且被警方射傷頭後扣留兩小時才送院,期間報稱受襲。其他人碰上相似遭遇,會得到什麼對待?
2019/08/29 | Kayue
林鄭月娥政府與警察引發的三重暴力
特首林鄭月娥至今堅拒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聲稱支持警隊執法、反對暴力,然而警察兩個多月來的暴力及不作為,已經不斷引發更多暴力事件。
以夜魔俠與制裁者為例,探討「私刑制裁」尋求正義是否合理
義憤填膺、高喊「私刑制裁」的偽英雄,說穿了其實只是一群無法克制自己情緒衝動、放任暴力傾向蔓延的暴民;這與沒有辦法控制自己情緒而施加暴力於親友的家暴者,根本是五十步笑百步的情況。
私刑民眾真的在乎「正義」嗎?他們只是滿足自己施暴的慾望而已
私刑與正義的討論跟相關言論,有如是對這個社會的一種考驗,考驗著我們究竟有多在乎「解決社會問題」,還是只在乎「個人不滿情緒的抒發」。
2019/01/25 | 新公民議會
當「私刑正義」成為日常,人們還記得「轉型正義」的目的嗎?
蔣介石在台灣島過去的屠殺被視為「前人種樹」,而被殖民的現在被視為「後人乘涼」,就是轉型正義實踐未果的最佳寫照,也是為什麼我們需要「轉型正義」的原因,如果你不信任司法體制,你更該支持「轉型正義」。
2019/01/17 | 幹幹貓
【插畫】支持私刑的人真的懂「制裁者」的意義嗎?
許多超級英雄電影,探討的都是「暴力是否真能解決問題」、「復仇是否就是正義」等等的深刻議題,而不是只把戲中的特效和打打殺殺,當成是正義的解方。
為何只譴責一方的暴力行為?主要原因有三個
那些不停說要譴責暴力行為的人士,你們有甚麼理據去不同時譴責警暴?你們有甚麼論點去說服黑幫無差別打人是不用追查的?誰打人都錯。可是,擁有絕對身體上優勢的那一方行使暴力,就更需要有機制去制衡。
2019/01/16 | 沈祐平
法律與私刑:「陰德值」對肉圓家暴事件有什麼影響?
日前傳出因有民眾家暴妻小,住家遭到眾人包圍,當事人甚至被毒打還強餵辣椒,但這些「私刑」背後真是為了彰顯正義?究竟什麼程度的罪惡值得怎麼樣的私刑?而私刑和法律的差別,又是什麼呢?
2019/09/25 | 區家麟
從白色恐怖到血色恐怖
所謂一國兩制,發展到今天,展示了文明與野蠻的斷層、自由與專制之鴻溝。香港來到今天,不是勇武派的選擇、不是和理非的選擇,我們都沒有權力去選擇,這是林鄭月娥與其幕後黑手的選擇。
2019/06/24 | 湯米
【插畫】關於霸凌:多數就是正義?
如果高舉大旗對霸凌加害者的攻擊行為只是為逞一時之快,其實,我們也屬於霸凌的加害者。
2019/01/16 | 法操FOLLAW
動用私刑攻擊家暴父,是否構成「義憤傷害罪」?
一名林姓男子因為兒子出門買肉圓沒加辣,因此痛毆兒子和妻子。事情爆發後,不少網友紛紛肉搜這名男子甚至進行毆打,這其實有觸犯刑法的可能。但是聽到鄰居家孩子被打,哭喊救命,這時候衝進他人家,須要負刑責嗎?
2019/09/24 | 德尼思化
由曱甴到Yellow Object:誰在養大「獅鳥」這頭巨獸?
然而當警方「非人化」、執法不公和攻擊市民的暴行漸多,成為常態,最終就像養成「港獨」、「本土思維」一樣,獅鳥這頭巨獸,也必吞噬對方。
2019/08/14 | 岑敖暉
制度失效時,單單說「不要用私刑」並不足夠
關於私刑,所有人都要答一個問題:當制度對作惡的暴徒起不了任何一丁點的制衡作用時,是否可以容忍「就咁就算」、不需要他們負上任何代價?是否要容忍「咁就算」先叫做係「公義」?
2019/01/15 | 精選轉載
【插畫】擺脫家暴,不再被加害者情緒勒索
怎麼恢復被害者的信心,怎麼讓被害者學會獨立,不再被加害者情緒勒索,讓受害者相信自己能獨立生活,這過程需要非常長的陪伴,才能讓受害者相信自己不是孤單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