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04 | 財訊
大學私校連環爆:「私校退場」背後的4大經營亂象
不僅上述5校,和春、崇右、中州也面臨註冊率連年低落、財務赤字的問題,如果不是少子化的因素,學校是怎麼把自己搞倒的?「他們不是壞,而是笨。」一位教育界人士直言。
2019/01/03 | 新公民議會
如果那天邀請江宜樺演講的是「私立大學」,會是什麼狀況?
作為一個私立大學學生,我們始終搞不清楚私立大學校方所謂的「行政中立」、「政治退出校園」的界定在哪,在教育部的沉默下,諸多私立大學學生被迫放棄接觸時事議題、政治人物的機會。
2018/11/01 | 新公民議會
擺脫「國立合併、私立退場」二分法,「私校整併」何嘗不是新解?
各私校間錯綜複雜的利益關係與歷史背景,都造就了學校的校風與發展方向,但透過教育部的主導來展開湊合協調私立學校的整併,或可成為高教瘦身、轉型的第一步。
2018/07/21 | Abby Huang
反教育商品化聯盟公布「學店」排行榜:世新蟬聯第一,台藝大變國立大學「榜首」
有趣的是,反教盟調查多次違反《勞基法》的學校,其中不乏知名國立大學。全台首府台灣大學,更是違反《勞基法》最多次。
2018/07/06 | 讀者投書
回答「讀私校是不是比較好」之前,請先認識這四件事
本文作者本身也是從一路接受私校的教育體制,並考取所謂的頂尖大學。回憶學習過程和在補習班打工當助教的經驗,如果問我讀私校比較好?我會回答請先認識這四件事。
2018/02/13 | 羊正鈺
166億高教深耕名單出爐:僅4校補助打「國際盃」,又是重理工、輕人文?
其中「全校型國際競爭學校」,大致是「邁頂」的延續,名列其中僅有台大分得18億元,成大11億元,清大10億元,交大10億元,這4校將代表台灣「打國際盃」。
2018/02/12 | 李修慧
當私校變成「家族企業」:技職名校大成商工弊案連環爆,3年少了3000名學生
雲林縣教師會理事長謝中憲說,現在許多私校家族化、親戚化,教育部應該解散大成商工董事會,立下典範,才可阻止其他私校董事會亂搞。
2017/11/24 | 李修慧
行政院通過「私校退場條例」:拿出50億當誘因、首波至少20所大學
學生未滿3,000人,並連續兩年註冊率未達六成的私立大學,將會被列為「專案輔導學校」,要是無法完成改善,該校就必須停止招生。
2016/11/04 | Kenzo
代理教師勞動條件不穩、每年少拿10萬薪水 全教總擬發動大型抗爭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全教總日前召開記者會指出,縣市政府為省錢,代理教師只給10個月的聘期,每年少發至少新台幣10萬元的薪資,勞動條件不穩定,影響教學品質。
2016/07/21 | 精選轉載
私校淪為家族金庫?12張圖帶你搞懂「高醫董事會爭議」
今年四月,前高雄市長陳啟川家族第三代陳建志,於高雄醫學大學主導董事會提案限縮校長職權。這個削弱校長職權的動作,外界解讀是看上高醫這隻金雞母每年百億元的營收,讓高醫這齣上演半世紀的錢、權鬥爭更加戲劇化。
2016/07/01 | julia
「董事家族化、販賣假學歷」 私校法初審結果:有條件增設公益董事及監察人
有鑑於日前有私立大學傳出偽造販賣外國大學碩博士假學歷的醜聞,而部分私校董事會亦出現被家族成員把持、萬年董事會等現象,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於昨日針對「私立學校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進行審查。
2016/01/10 | Zou Chi
私校教育商品化、M型化 全教總:總統候選人誰注意到了?
全教總表示,私校資源較少,卻負擔較高的教育責任,加上政府未落實監督,導致弊案頻傳、教育品質惡化,呼籲總統候選人重視私校問題。
2015/11/18 | Kenzo
教部高官當「私校門神」坐領高薪? 高教工會籲制定「旋轉門條款」
南華大學副教授周平表示,教部官員到私校任職後往往月入數10萬台幣,壓縮學校經費,排擠了年輕學者的機會和薪資,使得許多基層學者都只能採「非典型雇用」。
2015/11/10 | Kenzo
教部放任私校減薪就地合法? 高教工會批:把私校老師當白痴
高教工會指出,受教育部草案的「啟發」,日前大華科大與亞太創意學院兩校看準「趁早減薪,未來可能就地合法」,因此立刻通過「將教師學術研究費打兩折」,使得全職講師每月薪資只剩30,747元。
2015/11/05 | Kenzo
批教部輔導私校退場恐圖利董事會 高教工會:輔導一間死一間
高教工會直言,恣意放任退場將加劇技職崩壞、城鄉差距問題。高教工會提出高鳳、永達兩所技術學院為例,兩校都經過教育部輔導列管,但下場就是「輔導一間、死一間」。
2015/06/12 | 讀者投書
危機可能是轉機:靠「蚊子學校」一口氣解決台灣少子化、高齡化問題
如果總是以「人口」來設想解決方案,隨著必然的「少子化」與「老年化」,這個問題永遠不會有答案,除非台灣突然有大量的青年勞動力移民湧入,像是1949年大遷徒重現,或是每個家庭每次都能夠生下雙胞胎增產報國,不然難有整體性解決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