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25 | FORTUNE
政府有可能分拆Facebook這類科技巨頭嗎?
如果Facebook不同意合作,政府將不得不提出強而有力的反壟斷案件,讓法院迫使Facebook分拆公司。但根據紐約大學法學院貿易監管教授、美國反壟斷和競爭專家福克斯的說法,這不太可能發生。
到Twitter辦公室一遊
筆者跟大約二十個博士生在2月27日應邀到 Twitter 的洛杉磯辦公室,獲益匪淺,借此文記錄經歷。
到Twitter辦公室一遊
筆者跟大約二十個博士生在2月27日應邀到 Twitter 的洛杉磯辦公室,獲益匪淺,借此文記錄經歷。
2019/02/23 | FORTUNE
2019技術願景報告:新時代的創新將著重於隱私與個人化
成功的品牌必須和消費者建立互信關係,包括提供透明資訊、讓消費者掌握自己的數據。如果消費者信任該品牌,他們就有可能提供更多相關數據來換取更好的服務體驗,進而改進產品、服務,與業務發展週期。
2019/02/20 | Kayue
YouTube推薦影片演算法協助推廣地平論?
YouTube讓所有人都能夠發佈自己的影片,卻同時帶來了協助推廣極端思想、陰謀論的批評,該公司推出措施希望解決此難題,但作用可能有限。
2018/10/11 | 英語島
矽谷工作薪高福利好,員工任職卻往往不超過2年?
根據最近Paysa公司做的調查報告,這些在赫赫有名的科技巨頭公司上班的新貴們,往往任職時間不會超過2年。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矽谷頻繁的人才流動呢?根據我自己的經驗以及周邊朋友的例子,我觀察出幾項原因。
2018/10/10 | TIME
巨無霸科技公司,已逐漸成為華府眼中的潛在威脅
光證明這些公司利用自身規模搗亂市場秩序,無法在美國贏得反壟斷官司,如果要贏,必須證明一間公司利用其規模主動傷害消費者權益,但是在數位經濟中科技公司讓消費者免費使用產品,要蒐集相關的證據變得非常困難。
2018/10/10 | TIME
巨無霸科技公司,已逐漸成為華府眼中的潛在威脅
光證明這些公司利用自身規模搗亂市場秩序,無法在美國贏得反壟斷官司,如果要贏,必須證明一間公司利用其規模主動傷害消費者權益,但是在數位經濟中科技公司讓消費者免費使用產品,要蒐集相關的證據變得非常困難。
2018/09/25 | 精選書摘
《四騎士主宰的未來》:地表最強四巨頭環顧四周,對手只剩……彼此
四騎士投入史詩級競賽,搶當我們生活中的作業系統。贏家的獎勵是什麼?突破一兆美元大關的市值,以及超越史上任何企業的力量與影響力。
2018/07/18 | 翰林小書僮
深度 vs. 速度?Google、臉書企業文化的優勢與劣勢
Google與Facebook幾乎霸佔了整個數位廣告市場,而它們雖然都是網路科技公司,營收的主要來源也都來自數位廣告,但由於發展初期,獲得巨大成功的因素截然不同,所以也發展出完全不同的企業文化。
2018/06/04 | 黑潮之聲
從斯諾登到Facebook資料外洩 大數據時代的私隱困境與規範難題
斯諾登案及Facebook資料外洩兩件事均向世人展示,以國家機器為後盾、以巨量資料為手段的社會監控系統的當下,美國實務主流見解仍自困於公/私領域的僵化二分邏輯,無法跨出觀念改革的第一步。
2018/05/08 | Kayue
Google真的有用Chrome來偷聽?
一段影片聲稱測試Google是否透過Chrome竊聽用戶談話內容,其結果為何不可信?
2018/05/07 | Kayue
Google真的有用Chrome來偷聽?
一段影片聲稱測試Google有否透過Chrome竊聽用戶談話內容,其結果為何不可信?
大型廣告商警告Google、Facebook:再不阻止有害內容就撤廣告!
去年花了24億美元在數碼廣告上的聯合利華,其CMO維德公開呼籲 Google、Facebook 這些矽谷巨頭得出來好好管控這些有害內容,否則不排除全面撤下其數碼廣告。
2017/09/28 | Kayue
她向Tinder索取個人資料,竟收到足足800頁
你經常使用的手機App,到底記錄了多少你的個人資料?答案可能嚇你一跳。
2017/07/06 | Green
老人老是愛講幹話?其實是他們的成功經驗不再適用這個時代
如果上一代的指導通通不再是傳統的師徒制,而是以下一代為主體的教育方式呢?會不會這就是能夠凝聚不同世代,讓上個世代的人能夠獲得成就感,我們這個世代能夠得到實質幫助的最佳解?
2017/02/03 | TNL香港編輯
美網民發起#DeleteUber行動 Uber總裁辭任經濟諮詢委員會
Uber在處理機場抗議事件時的一則Twitter貼文,以及其行政總裁加入了特朗普的經濟諮詢委員會,觸發起一場刪除帳戶的行動。
2016/09/30 | Priscilla Chan
智能城市——香港已漸漸被新加坡拋離
一年多過去了,創新及科技局也成立了,再看看兩地在智能城市方面的發展,客觀的現實是很遺憾的我們已經被新加坡進一步拋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