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人

《移人》(英語:Migrants' Park),台灣新媒體,2016年5月創立,由前《四方報》團隊組成。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5/13 | 阿峇卡巴 東南亞電台

專訪獨立媒體《移人》創辦人李岳軒:台灣社會對移工的歧視,還需很多時間化解

李岳軒提到,台灣社會對移工的歧視是建立在職業階級上,官方是在1989年才開放移工來台工作,而此前從事粗重勞動力的群體,多是台灣的原住民,而他們也是被歧視的一群。

2021/05/13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源自印度教的印尼粽Ketupat,如今已成了當地穆斯林開齋節的必吃美食

開齋節前夕,雅加達許多傳統市場有賣Ketupat粽囊的小販,他們將椰子樹葉的葉梗去除後,快速編織成方形粽囊,民眾買回一串串粽囊,將白米從側邊放入,在水中煮2至3小時至熟透,搭配咖哩、椰奶、雞肉或蔬菜等,成為經典的節慶料理。

2018/07/04 | 移人 Migrants' Park

她高二從印尼來台工作,遇見人生最重要的「他」,卻也展開一段辛苦歲月

從高二那年來台工作,到遇見人生最重要的他,讓現居宜蘭的印尼新住民——俞優妮,娓娓道來她的故事。

2017/09/08 | 移人 Migrants' Park

她用美髮在澎湖撐起一個家:「我爸來看我後就再也沒來,因為他看不下去」

「大家可能覺得,嫁來台灣的新住民幾乎都是比較弱勢的家庭,但我們越南家的生活其實是還不錯的,所以我媽之前(來到澎湖)發現我過的是這種生活,她偷偷地哭了;我爸也曾經來看過我一次,但他回去後就再也沒來了,因為他看不下去。」

2017/01/09 | 移人 Migrants' Park

以家鄉文化為傲,她在台灣開了一間打破傳統印象的越南餐廳

當台灣人第一次遇見身為越南人的她,總會問她是來台結婚或是工作的?她也遇到許多來自越南同鄉的姊妹,原以為嫁到台灣能過得幸福,面對不友善的狀況與挑戰都只能一個人默默承受。

2017/01/09 | 移人 Migrants' Park

以家鄉文化為傲,她在台灣開了一間打破傳統印象的越南餐廳

當台灣人第一次遇見身為越南人的她,總會問她是來台結婚或是工作的?她也遇到許多來自越南同鄉的姊妹,原以為嫁到台灣能過得幸福,面對不友善的狀況與挑戰都只能一個人默默承受。

2016/10/10 | 移人 Migrants' Park

「不是我請你們幫忙,而是我們一起完成!」印尼藝術家入住永安漁村再現客家風貌

藝術家阿里亞結合客家與漁村,呈現新屋鄉的特色文化。除此之外,還在臺灣停留時會四處參訪,當他看到印尼漁工同胞的處境時,內心更是難過不捨。

2016/09/30 | 移人 Migrants' Park

一場大火入獄,她從此失去與家人重逢的可能:「接受與等待,是監獄教我的兩件事」

文學上說悲劇有兩個功能:一是淨化洗滌人心,二是讓他人從錯誤中學習。陶小媚的故事便是如此。她重摔,卻在墜落過程中拉住救贖之繩。

2016/09/30 | 移人 Migrants' Park

一場大火入獄,她從此失去與家人重逢的可能:「接受與等待,是監獄教我的兩件事」

文學上說悲劇有兩個功能:一是淨化洗滌人心,二是讓他人從錯誤中學習。陶小媚的故事便是如此。她重摔,卻在墜落過程中拉住救贖之繩。

2016/09/29 | 移人 Migrants' Park

一場大火入獄,她從此失去與家人重逢的可能:「接受與等待,是監獄教我的兩件事」

文學上說悲劇有兩個功能:一是淨化洗滌人心,二是讓他人從錯誤中學習。陶小媚的故事便是如此。她重摔,卻在墜落過程中拉住救贖之繩。

2016/09/14 | 移人 Migrants' Park

幫離台移工媒合母國台商職缺,台灣青年設立創造雙贏的人力平台

臺商積極轉往東南亞投資,然而卻屢傳因不熟悉當地法規或民情,而導致血本無歸,關鍵往往在於語言、文化及資訊的落差。或許,ViPt媒合返鄉移工進入當地臺企工作的構想,能帶給政府一個挖掘人才的新管道,以及新的思考方向。

2016/09/14 | 移人 Migrants' Park

幫離台移工媒合母國台商職缺,台灣青年設立創造雙贏的人力平台

臺商積極轉往東南亞投資,然而卻屢傳因不熟悉當地法規或民情,而導致血本無歸,關鍵往往在於語言、文化及資訊的落差。或許,ViPt媒合返鄉移工進入當地臺企工作的構想,能帶給政府一個挖掘人才的新管道,以及新的思考方向。

2016/08/16 | 移人 Migrants' Park

移工專訪:門的缺乏她還能忍受,只要僱主不把手伸進房內

在等待筆者採訪另一名移工的同時,來自菲律賓的C在和家鄉的老公視訊。講著講著就哭了,那種溫柔地無聲地拭淚,分散了我的注意力。

2016/08/16 | 移人 Migrants' Park

移工專訪:門的缺乏她還能忍受,只要僱主不把手伸進房內

在等待筆者採訪另一名移工的同時,來自菲律賓的C在和家鄉的老公視訊。講著講著就哭了,那種溫柔地無聲地拭淚,分散了我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