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


  • 確認
  • .
2018/01/23 | Lammay
外籍白領的「今日香港明日台北」(中):連新界在哪都不知道的「文化斷層」
香港雖然引入許多具有專業能力的高級白領,但因為他們留在自己「安全地帶」的習慣,沒有真正想「生活」在這個城市,少能為香港帶來經濟發展之外的文化助益。
2018/01/23 | Lammay
外籍白領的「今日香港明日台北」(上):為什麼香港更能吸引國際人才?
台灣推廣引入外籍專業人才的政策行之有年,但效果多不顯著,對比香港的歷史氛圍和開放的移民政策,不難看出吸引國際人才的原因,但這樣極度開放的作為,真的能對社會和經濟帶來正面的影響嗎?
加泰隆尼亞獨立抗議:他們竟然不認可「移民」這個字
長久以來,「移民」似乎都不是白人社會關心的議題,而是在他們的影子後面,像個簡單的道具,負責耗盡體力的勞動以方便白人知識份子進行思考。
2018/01/17 | 觀念座標
川普的髒嘴把白宮變成美國真正的「屎坑」
承諾要讓「美國再度偉大」的川普,事實上讓美國變得更吵、更粗魯、更憤怒。美國變成一個父母必須關掉新聞的國家,因為總統的語言兒童不宜。
2018/01/16 | 黎蝸藤
「屎坑國家」粗鄙言論背後的「種族主義、性別主義、欺凌主義」
即便認爲伊拉克的海珊是「流氓政權」,但不會形容伊拉克是「流氓國家」,更不可能侮辱伊拉克人民。因爲侮辱一個國家與其人民,除了製造仇恨之外,絕對不會帶來任何的外交利益。
2018/01/16 | 觀念座標
「屎坑國家」風波:「無法在川普手下任職」,美國駐巴拿馬大使請辭
聯合國所有非洲國家都要求川普收回此語,並發表道歉聲明。駐華府的非洲聯盟使館則表示:「非洲聯盟強烈認為,目前的美國政府對於非洲大陸與其人民有很大的誤解。」
2018/01/06 | TNL特稿
《橫渡孟加拉灣》書評:拾回一段幾乎被遺忘的精彩歷史
這個環繞在孟加拉灣的大經濟圈,人口至少有36億人,幾乎是世界人口一半以上,在未來二十年的對接與鏈結發展下,孟加拉灣的發展世紀似乎已經悄悄來臨。
2017/12/31 | TIME
奧地利總理:決定誰可以進入歐洲的人應該是我們,而非人口販子
移民和難民危機離結束還很遙遠,因此,我們必須繼續盡力尋找永續的解決辦法,向我們的公民展示歐洲合作的直接好處。
2017/12/15 | TIME
川普驅逐移民「追夢者」時沒料到的公衛危機
通過《夢想法案》除了經濟上和道德上的考量之外,還有一些深遠、未曾預期過的醫療保健因素。佛羅里達州是約80萬移民的家,而身為一名在該州最大公衛系統職業的醫生,我每天都會親眼見證問題。
2017/12/12 | Abby Huang
「他們炸了我的國家」,紐約恐攻炸彈客來自孟加拉
紐約時間上午7點20分發生巴士站爆炸案,嫌犯是美國合法的移民,這起事件也讓川普表示,國家應修正「不合格」的移民體制。
2017/11/30 | 精選書摘
定義民粹主義:為何川普和桑德斯對美國如此重要?
民粹主義是一種語言,使用這種語言的是一般民眾。他們是不受限於狹義階級的高貴集合體,將他們的對手——菁英——視為追逐私利和反民主的群體,並且尋求動員一般民眾來對抗這些菁英。
2017/11/25 | TIME
一件藝術作品,一雙眼睛,告訴我們對於移民的錯誤描繪
政府最高層的反移民情緒,讓移民改革路上困難重重,障礙真實存在,但是如同JR作品呈現的,任何一道牆只要我們稍微換個角度看,就會變成一道帆布。
2017/11/22 | 書傳媒
這個「惡魔植物」,改寫了愛爾蘭人的命運
愛爾蘭曾經是歐洲低收入階層人口最多的地區,也因為如此,在1845年時發生了大飢荒,而這一切的發生,全都跟這個「惡魔植物」脫不了關係!《讀畫搞懂世界經濟史》就藉由畫作,讓我們一窺當時的情況。
2017/11/19 | 土逗公社
時尚之都的喪與窮:我在米蘭當服飾店員
我結束了8年的辦公室生涯,隻身來到義大利,準備繼續進修,為職業轉型做準備。在義大利認識的一些中國留學生,有做買手代購的、有做地陪翻譯的、有做旅館前台的、甚至有當臨時演員的,語言越好兼職機會越多。我的語言水平還不夠「給力」,只能給中國人打工。
2017/11/09 | 財訊
高稅率不保證有高稅收:富人稅全面潰敗的「稅收失血啟示錄」
11月2日,股利稅改將於立法院決戰,在野黨提出調高股利稅率的修法方案, 但從2014年實施的富人稅結果卻告訴我們,高稅率可能得到反效果。
2017/11/06 | TIME
美國公立圖書館如何歧視沒有身份文件的移民之子
雖然說圖書館理論上是開放給所有人,不管你在法律上的地位或狀態,但是當你沒有正式的身份文件時,就要習慣被拒絕。如同West說的,「當對方不知道自己的權利時,你就可以佔他們的便宜。」
「華人之城」溫哥華,百年前竟有嚴重的種族歧視存在
有時候覺得很難以想像──在幾百年前,這個城市會有嚴重的種族歧視存在。儘管今日溫哥華是個移民眾多、多元族群與文化的城市,但是過去普遍對滿清、中國有著嚴重的種族歧視。而加拿大原住民則被帶有歧視意味的「Indian band」所稱呼,並受到奴役與剝削。
2017/10/24 | 王偉雄
身份認同的界限
到目前為止,「世界公民」只是一個理想的概念。各國的人雖然同處地球,也有很多共通之處,可是,這些共通之處未能發揮足夠的凝聚力,令所有地球人成為一個「我們」。